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七十二章:行刺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廷当夜在沈府中被不知名的歹徒行刺受伤,此事传至帝听,引昭华帝龙颜大怒,令大理寺和刑部同时协助调查,规定在最短时间内调查其中行刺当朝宰相的凶手。

    一时间沈廷行刺的消息在京城中不胫而走,成为街坊间议论的话题。

    大家纷纷猜测,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想要沈廷的性命,这不约而同的也引起对沈廷这个年纪不大便已经做至丞相的猜测。

    若是没些能力,只怕这位年纪轻轻的沈家儿子也不可能得陛下重用,成为和杨相并列的丞相,着实让百姓们为此事颇为感慨。

    不论他们对于这些事情有多么在意,到最后真正被抓住了凶手也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只不过是对于这次的受害者充满好奇。

    自从沈廷受伤之后,沈廷就命令管家将沈府都给封闭起来,拒绝所有有心人的上门探望,一律用伤势过重需要静养为理由,打发掉了许多前来拜访他的官员。

    沈总管看着前院多出来的那份厚礼,还是命令手下将这些个礼单全部都登记出来,等到少爷苏醒过来后就将这些礼物重新送回,现在收下不过也是少爷在昏迷前嘱咐的权宜之计。

    “沈总管,少爷何时能够苏醒。”

    跟在沈总管身边许久的阿志在清单上将这些送来的礼物都登记清楚,却还是忍不住担心少爷的身体状况,目录关切的看着现在唯一能与少爷接触的沈总管。

    在他看来,少爷就像是个全能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碍少爷,只是当夜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超出所有人的预料,尤其是少爷因为伤势过重没有多久就昏迷了过去。

    沈总管依旧背着身子,脸上却已经是浮现出了丝丝的担忧,真的无法确定,少爷现在的状况也不稳定,虽说宫里有陛下派来的太医帮助诊治,可是无法被止住的血液总是会让沈总管忍不住胡思乱想,若是少爷就这样忽然间重伤不治,只怕宫里的德妃娘娘也不可能轻易的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但一想到,如今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沈府,安静等待沈廷传来什么不大好的消息,这样他们就能够很轻易的去完成这一系列的事情,也能从中大做文章。

    当即冷笑着说道:“那么小的伤势对少爷来说不说太大问题,你只管完成手里的事情,少爷那边交给老夫照顾就好了。”

    沈廷重伤昏迷,现在沈府上下所有事情自然而然落入沈总管手中,负责打理协调沈府中的日常事务。他自然是不能流露出任何能够让人怀疑的表情,至少在和之中自己这个做下人的做好了,昏迷中的少爷应当就能够安全些。

    “登记完后将这些东西都搬去后院,并且嘱咐下人小心看护,莫要丢了任何一样东西。”沈总管低声嘱咐道。

    这些个东西往日里少爷最不喜欢去收下,如今没有任何办法,他一个小小的管家是不能做主,也只能按照少爷的嘱咐暂时将这些东西都给记下,待到少爷身体稍微恢复后主动将这些东西都给退回。

    沈总管步履匆匆,快速的朝着正院的方向,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两个身着盔甲的侍卫给拦住了。

    他抬起头,正看到这二人一脸的肃穆,手中的长矛却很坚毅的阻挡在自己的面前,不让沈总管能够再前进一步,其中一人低声说道:“什么人!”

    这句话让沈总管微怔了一下,谁能够想到少爷夜里行刺之后,皇宫里非常快的就派遣来了人手,一方面是给少爷确诊身体的太医,另外就是这几个侍卫,美其名曰是为了贴身保护丞相大人,但是沈总管却很清楚,只怕是陛下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样简单,想要趁着保护少爷的功夫尝试抓捕那个行刺沈廷的凶手。

    既然如此,沈总管也是没有拒绝的机会,只能从坏中摸出了块儿木质的牌子,这是他行走沈府之中身份的象征,同样也是此刻唯一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了。

    这些个侍卫可以说是非常负责,但是他们也不相信任何闯入人的身份,唯独看到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在确认沈总管的身份后才算是放他进去。

    沈总管不敢耽误,连忙快步朝着紧闭的房门走去。

    吱呀一声,沈总管小心的推开了房门,就看到几双眼睛同一时刻锁定在自己的身上,让他小心翼翼的动作瞬间僵硬在了门口。

    好在几道目光就收了回去,目不斜视,对于外界任何的讯息没有其他的兴趣,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

    却只是一点点的行动已经让沈总管后背溢出一身冷汗,不敢再这二人面前有丝毫的停留,赶忙关上房门,却没想到这次是刚出虎口又如龙穴。

    正抬头的功夫就看到几个年龄不一的男子凑在一起,不知道低声在讨论些什么事情,但还是有人略微一眼瞟在沈总管的身上,也很快的转移开视线,只露出一阵阵低调的讨论声音。

    “喂,沈大人是不是学过什么强身健体的武术?”其中一个年龄不大的太医直直说道,性子耿直的让同行的几个太医不自觉侧头,装作一副与他不怎么熟识的模样。

    但是这个年轻的小太医也不怎么在意这个事情,仿佛是并没有被这些东西给牵连到,依旧是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明亮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期待的神色,想要从沈总管的口中得知有用的消息。

    谁知沈总管很出给出的回答就让年轻的太医有些失望了。

    “老奴自小看着少爷长大,少爷年幼的时候只是练过几年的拳法,从未学过什么其他的去武术。”沈总管略微一思考,根据自己过去的记忆一点点的回忆出少爷小时候的模样。

    对于这件事情沈总管着实很不熟悉,因为少爷自小性子就很内敛,若非是老爷在少爷小时候为了条i少爷的身体,特意请了会拳脚功夫的武师教了几年的拳法,但是在少爷身体逐渐恢复健康以后,老爷也就没有再强行逼迫少爷学习武功。

    就算是在神总管看起来这种东西只要能够自保就可以了,何必非要学成武林高手,这对已经是身居丞相高位的少爷也没有更大的帮助。

    但是这个回答显然是不能满足年轻的太医,他不信邪的再次检查了昏迷中的沈廷胸口的伤势,摸了摸下巴,迟疑的说:“不合理,实在是不合理,明明伤的这样重,为什么没有流多少的血液,就连创口也非常的简洁。”

    旁侧的几个太医已经是被这家伙给弄的满脸无奈,他们来这里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确定沈丞相的性命,至于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在他们这些太医院太医的在意范围内。

    没错,沈大人胸口上的伤势非常的严重,甚至是连内脏都被锐利的凶器给刺破,乍一看上去非常的惨烈,但是沈大人这运气着实好的让人咋舌,居然在这样严重的伤势下还能挺过来。

    其中一位太医尴尬的笑了笑,用咳嗽遮掩自己脸上的愧疚,捋着胡子老成的说:“沈总管尽管放心,沈大人的伤势已经没有太大问题,我等已经将沈大人的伤口处理好,不过这沈大人因为伤势过重只怕段时间内无法苏醒,老夫稍后开上两幅药,每天定时煎熬服用,不久后沈大人定然能够苏醒过来。”

    听到这样一说,沈总管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放松的表情,看来少爷是已经脱离危险了,既然如此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点点头还是赶忙追问道:“少爷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醒转过来。”

    没有谁比听到自家主人没有太大危险更加开心的事情了,可是沈总管担心的却是另外的事情,他依稀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怕是少爷这次受伤也是被有心人给算计了。

    还没等年老的太医说话,最先开口的男子已经再次打断了他们之间的交谈,脸上挂起意思得意洋洋的笑容,挑起下巴骄傲的看着担忧的沈总管,老神在在的说:“你尽管放心,你们沈大人的性命已经保住了,他身上的伤口伤的很重,但是并没有彻底威胁到自己的性命,顶多就是流血过多,顶多三到五天就能醒过来。”

    有一个确定的时日沈总管是更加的放心了,可是在看到这是个年轻太医的时候,显然流露出了怀疑的表情,并不怎么相信这个男子刚刚说的话。

    将目光重新投在年轻男子旁边的老太医身上,比其他,还是这位老太医的话更加具有权威些,这种事情他一个小小的管家是不能随意决定,尽可能确定少爷醒转过来的时间,很有可能能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确定这个凶手会不会再次来。

    老太医自然是明白沈总管的怀疑,清了清嗓子,掩饰掉眼中存在的尴尬,打包票道:“你尽管放心,这孩子虽然年轻却还是有些能力,既然他已经说了,沈大人肯定会在这个期间苏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