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六十八章:价值(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莞贵妃到!”

    突如其来的一声太监的声音,打断了寝宫内两个人的商谈,几乎是同一时刻,两双眼睛齐齐看向打开的宫门外。

    只见一到俏丽的身影抬脚跨过宫门门槛,巧笑嫣然的看着那在一起目露惊讶的二人,眼中全然都是隐藏的笑意。

    “臣妾冒昧前来看望姐姐。”温怜宜笑意盈盈的看着表情僵硬的二人,转瞬间露出一丝迟疑的表情,说:“似乎……妹妹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温怜宜已经清晰地看到华贵嫔眼中转瞬即逝的阴冷,但是并未放在心上,依旧是那副无懈可击的模样,表示自己只是单纯前来看望皇后娘娘,若是不方便也不会在凤仪宫多留。

    说着,欠了欠身子,转身就要让接引太监带着自己离开。

    “妹妹才来就急着回去,未免有些太生分了。”杨浅意端坐起,隐藏起隐隐抽搐的嘴角,尽量的维持皇后端庄雍容的模样,不让温怜宜看出任何的问题。

    虽说这皇后神情自若,不过这华贵嫔倒也是差了些许,反应极快的女人却也还是被温怜宜清楚的看到此刻情绪的表达。

    暂且不管佟皇后之间达成怎样的合作,此刻的华贵嫔都不敢公然的做逾越的事情,恰好也就给了温怜宜一个适当的机会,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合作并不能成功。

    想到这里,转念一想,目光看向旁侧的华贵嫔,脸上浮现出一丝迟疑,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片刻后关切的问道:“听说今日德妃去了华贵嫔妹妹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话一出,全然就是对于这件事并不知情的模样,也是让华贵嫔略微骄傲的脸上浮现出尴尬,张口欲要说什么却生生止住了,目露戒备的看着温怜宜,好似是在防备她接下来会给自己挖坑一般,根本不愿意多说什么。

    杨浅意也没有说话,却仍旧还是保持着笑意盎然的模样,这完美的表情几乎都是挑不出任何问题,果然真是皇后娘娘的不二人选。

    只怕在这后宫中,没有谁比杨浅意更加能够胜任皇后这个位置,并且还能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绝对的完美姿态。

    杨相将这个女儿当作掌上明珠,任何的事情皆是以杨浅意为中心,唯恐这个女儿在宫中出现任何的意外。

    尽管没有露出任何可以察觉的破绽,但是以温怜宜对杨浅意的了解,只怕她恨不能将自己生吞活剥了,只要她一日存在,昭华帝的心就不可能会放在皇帝的身上,也因为此他们之间的仇恨是愈发的深厚了。

    华贵嫔手指紧紧的绞住宫装的袖子,目光阴沉却也透露出丝丝对于温怜宜的恐惧,始终不能找寻到个更好的理由来推脱今日发生的事情,因为她有十足的把握肯定,此事温怜宜必定知情,不过是为了遮掩用来假意关心的由头罢了。

    她虚应了一声,显得有些底气不足的说:“只是德妃娘娘关心臣妾罢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温怜宜听着,唇角的笑容也随她的话变得越来越诱惑迷人。

    这一切自然是被杨浅意看在眼中,她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了下,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想要出声阻止,却已经是来不及,便听华贵嫔略带委屈的说:“臣妾也不知究竟为何事。”

    “哦?”温怜宜眉毛轻佻,忍不住提醒:“本宫和德妃虽很少有往来,却也知自从诞下三皇子,鲜少会主动离开昭阳宫,此次去妹妹那里只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吧。”

    状似不在意的一句话却是将这件事情引上了另外一条大路,她倒要看看在两个外人在场的时候华贵嫔还能说出多狡辩的话语来。

    华贵嫔的脸色剧变,有些惊恐地看着仍旧是一副笑意的温怜宜,此刻这个笑容犹如地狱到来的使者,将她所有的一切都给缓慢的吞噬掉,再也没有办法能够继续保持冷静。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浑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那惊恐的眼神不自觉的朝着别处看去,再也很难有勇气和温怜宜的双目对上。

    温怜宜全然不在乎华贵嫔的闪躲,她来这里的目的便是要将被压下去的恐惧再次揭露,看看华贵嫔有没有办法能够在这种场面下依旧保持绝对的冷静。

    眼看着事情就要朝着温怜宜主导的方向发展,杨浅意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打断温怜宜咄咄逼人的架势,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要如此咄咄逼人,有什么委屈妹妹只管说出来就是,本宫和菀贵妃能够做主的定然要替你做主。”

    她也不好在这里说到底是谁的错,华贵嫔今日做了什么杨浅意或许还不知道个始末,若是当真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她这个皇后娘娘也只怕是难逃被陛下责罚的结果,尤其是有温怜宜插手的事情,只能小心再小心。

    温怜宜也不说话,静静等待皇后的喜爱一句话,毕竟这里并不是她的地盘,有些东西说出来只怕当面驳了皇后娘娘的面子。

    这一次,华贵嫔总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什么叫做给自己挖坑,在全然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中了菀贵妃的陷阱,一点点的掉进去,如今若是再去说些什么也已经是来不及了。

    不由看向皇后,希望在这个时候皇后能够给自己一丝公道,怎么说他们二人也算是临时达成的协作关系,为了互惠互利她也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如此重要的一根橄榄枝。

    眉头皱起,片刻后又展开,杨浅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一下变得很是温和,笑道:“两位妹妹还没有尝过家父从云南带过来的茶叶,据说可以安神休养之用。”

    果然如此。

    温怜宜什么也没说,华贵嫔却已经是应着皇后娘娘的话接了下去,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改变现在这尴尬的局势,所以她也顾不上其他。

    “是啊,早就听说杨相年轻时候曾经在云南待过,一方天地养一方人,姐姐在杨相心中如此宝贝,自然有什么好的都是紧着姐姐宫里送。”温怜宜目不改色,从善如流的说道。

    这种事情仿佛自己已经经历了非常多,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能够应对现在存在的问题,并且全然没有一丝担心。

    杨浅意忙道:“言女官去将父亲送来的茶叶泡上。”

    目光有些闪烁,并不能很确定这些基本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实质性的联系,但还是依照娘娘的嘱咐去泡了茶。

    宫外,沈府

    沈廷倒是没想到会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情,抬起头看向已经黑漆漆的夜空,深知此刻若是进宫也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等到第二天具体看看什么情况。

    因为事出突然,沈廷没有想到这一方面,若是真的能够找到个比较好的理由,自然是会让人相信这些东西。

    可就是在这之中,管家忽然间敲了敲门,在门外说道:“少爷您睡了吗?”

    沈廷收敛了外放的意识,重新回过神来,朗声道:“沈叔您还没休息呐。”

    外面传来的是沈叔苍老熟悉的声音,道:“少爷府外有一个自称是您的熟人,在沈府门外等着您。”

    管家沈叔一辈子也都是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后来跟随沈廷一起来了全新的沈府,自然而然的担当起管家的职责来。

    一方面是因为沈叔是老人了,沈廷不希望让身边多个不熟悉的人,也就没有再找其他人,毕竟没有什么是比知根知底的人,加上沈廷的性格自然用的是更加顺手。

    沈廷顿了顿,不大明白是什么人在外面等待自己,不过他还是穿上外衫打开了门,道:“沈叔是什么人,您可曾看清了他的相貌?”

    什么人大晚上没来由的跑到沈府来,尤其是他沈廷的朋友,到底是怎样的状况。

    管家沈叔稍微思考了下,依照刚刚见过那人的相貌,几乎没有花费多少的精力就将人的大致相貌给描述了出来。

    谁知不仅没有减轻沈廷心中的疑惑,反而是更加无法弄明白了。

    站在原地稍微犹豫了下,沉声道:“沈叔您在这里等等我,我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沈叔注意到沈廷脸上闪过的一丝沉重,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外面的那个人恐怕少爷并不认识,不由也是捏了一把汗,小心翼翼的说:“不如少爷您别处去了,大晚上冒然出府恐怕也不安全,不然带个人也好?”

    沈廷随意的摆了摆手,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只怕沈府的那些人根本派不上太大的用场,甚至是会影响到沈廷的正常发挥。

    不过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也是有别的方式能够提前找到,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若是真的能够发生什么的话,只怕那些东西也不能轻易的去完成。

    在这之中,沈廷还是怀揣了一份小心,就担心此人来此的目的不纯,这目的中掺杂多少其他的东西,在没有见到之前根本无法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