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示好(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凤仪宫

    华贵嫔趁着面见陛下的空档已经充分的想好了说辞,待真正见到皇后娘娘必须先表明自己此刻想要投靠娘娘额真心实意。

    刚刚抬脚迈入门槛时候,杨浅意的声音已然从里间传来:“华贵嫔进来坐。”

    华贵嫔脚步一顿,脸上显然是露出了迟疑的表情,但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并没有彻底的去露出此刻的惊讶,表现出了一副很镇定的模样,但是她心里却远远没有表面上那样镇定。

    一切事情只能是静静等待所有的结束,此刻还是有足够的耐心能彻底的等待杨浅意彻底的给出结果。

    华贵嫔在还未见到皇后娘娘已然恭敬的跪下,恭声道:“臣妾华贵嫔拜见皇后娘娘,祝皇后娘娘身体康泰,凤体安然。”

    这番说辞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的后妃说过,听得杨浅意已经心中产生了厌烦,却还是仍旧要保持母仪天下的风姿,安然的端坐在椅子前,并不将这些东西都给彻底说出。

    言女官就站在杨浅意的面前,在皇后娘娘之前先一步开口:“华贵嫔时辰已然不造,您不在自己的宫中休养,缘何要来凤仪宫。”

    说起这华贵嫔就让她心中没来由的生气,明明娘娘的身体并未彻底的恢复,可是仍旧还是要前来打扰皇后娘娘,莫非她一个小小的贵嫔已然有了足够的能力,能够来侵扰皇后娘娘的休养。

    华贵嫔跪在地上没有说话,心中此时也是七上八下,并不能很确定这次的行动是太过于安稳,毕竟这大半夜侵扰皇后娘娘的罪名可是没有办法承担的事情,只怕这些东西都会给变成更麻烦的东西。

    “臣妾只是特来感谢娘娘今日的赏赐,并无其他想法。”顾衍凤因为着急想要表明心迹,难免声音听起来就有多少的焦急,并且还带了一丝真诚的味道。

    这次只有一次的机会可以,若是就这样放弃的话未免就失去了最重要的时候,将再也没有办法能够提前按照计划好的去完成,只能是利用这种方法才能够勉强保证。

    言女官看到之后有些焦急,刚准备上前在说一句,就被杨浅意给拦住了,现在这个时候若是让言女官说什么,只怕是会将事情给变得愈发麻烦,原本她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这高傲的华贵嫔能够做到什么程度罢了。

    她也是知道这顾家的女儿自从进入后宫之中就一直不曾安稳过,心心念的都是陛下,不过陛下一直以来也都没有明确表示过,顾衍凤也就这样尴尬的待在贵嫔的位置上始终没有得到升迁。

    杨浅意微微挑了挑眉毛,抬起下巴骄傲得看着跪倒在自己脚下的华贵嫔,不论什么时候她顾家的女儿在后宫中若是想活下去也必须要懂得服软,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从这里活下去。

    可也就是在这些东西上面如何能够真正的表现出,“本宫只是做了些分内之事,华贵嫔莫要放在心上,这入了后宫的女人就都是姐妹,自然该是相互照应。”

    她这番话可以说得上是滴水不漏,一面形容出女人入了后宫以后会遭遇的种种事情,一面便是将她杨浅意的善意更大的展现出来,侧面告诉华贵嫔,想要在风云变幻的后宫中活下来只能来投奔皇后娘娘。

    这之中有很多东西并没有清楚的说出,杨浅意仔细的观察着这一切,并没有去说什么,她要看看华贵嫔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

    因着父亲是杨相的缘故,杨浅意曾经很多方面都了解过关于顾家的一切,顾家唯一一个女儿进入了后宫,自然是想尽办法也要保全这个女儿,自然而然的是让事情演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若非顾衍凤当初的一意孤行,也不至于会弄得顾家此刻无比尴尬的局面。

    现在这个地方上彻底引发什么东西,杨浅意在心中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全然没有表露出来。

    杨浅意的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温和的说:“妹妹不要跪着了,不然显得生分,赶快起来,到姐姐这里来。”

    华贵嫔跪在地上稍微犹豫了下,心中的担忧并没有因为皇后友善的一句话就轻易的放松戒备,因为对于皇后娘娘的了解,这个女人若是没有惊人的手段自然是不会很轻易的成为皇后娘娘,必定是有他很过人的一面。

    所以顾衍凤不的不小心应对,以免落入更大的陷阱之中。

    虽然她想要找到杨浅意作为一个很可靠地靠山,却还没有想要真正成为杨浅意对付菀贵妃的棋子。

    稍微犹豫片刻后她还是从容的起身,仍旧没有抬起头去看坐在上面的皇后娘娘,微微低着头,做出一副羞赧的模样。

    可是这幅模样并没有落入杨浅意的笑容中,在华贵嫔没有看到的在皇后眼中转瞬即逝的阴冷,也算是那一抹异样的情绪能够引发更多的事情。

    “贵嫔妹妹这大晚上的来,本宫这里也未曾准备什么东西可以招待妹妹。”杨浅意脸上绽放开一个舒缓的笑容,关切的看着下方站立着的顾衍凤。

    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其余的表情,浑然天成的仿佛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关心,连带眼中的关心都是那样的仔细,华贵嫔脸上的表情也未曾有过任何的变化,仍旧是那样从容镇定的站在原地,迎上杨浅意的笑容,嘴角轻微勾起。

    他们两个人的视线在无意间相互碰撞在一起,形成了某种很微妙的状态,并且是从现在这个时候能够仔细的看出彼此之间的想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华贵嫔毫无征兆的忽然开口:“皇后娘娘,臣妾特来感谢娘娘今日的援手。”

    并没有主动说出杨浅意在其中究竟伸出什么样的援手,但是华贵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故意将所有的的消息都给模糊化,为的就是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感谢皇后娘娘对自己伸出了援助之手。

    现在这之中彻底能够引发了什么不同的事情,并没有清晰的说出。

    言女官眼睛里透露出似有似无的厌恶,虽然有娘娘在旁侧并没有表露无遗,却也在看华贵嫔时候下意识会流露出倨傲的神情,也是在这个时候收获了皇后娘娘警告的眼神。

    言女官自然明白娘娘不会毫无征兆警告的看待自己,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烦心,但是在看到娘娘的眼神后,言女官并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算是在这之中能够彻底弄明白一件事情。

    还是后退了一步,保持绝对的沉默,看看娘娘到底是有什么打算。

    就在这个时候,杨浅意忽然间开口,道:“只怕妹妹还是不要嫌弃本宫这里寒酸,既然来了就都是姐妹,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忙的只管来凤仪宫就是,姐姐定然是不会放任不管。”

    随着此话出口,杨浅意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愉悦,她这个人并不怎么喜欢利用他人,既然顾衍凤是主动送上门来,那为什么不利用这个当口让背后顾家的人无条件给杨家提供帮助。

    纵然她身为一个皇后,于情于理都不能偏袒自己的娘家人,可是却还是没有彻底规定了不能用隐晦的方式去提供帮助,或许这中帮助是陛下所不齿,但是杨浅意只要能够帮助自己的父亲度过难关,全然不在意还有其他什么后果。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浅意临时起意,以华贵嫔对温怜宜的恨意,定然能够成为个很不错的助力,且让她在前面代替自己扫除道路上的障碍,也算是能够让皇后娘娘稍微的放松下。

    她可从来都不是没有任何代价的去帮助人,况且现在的华贵嫔还能够提供非常多的帮助,也算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牵引出很多更加重要的东西。

    华贵嫔面上虽然并未表现出来,心中却还是忍不住的雀跃,看来她这次的豪赌真的成功了,并且皇后娘娘还很乐意接纳她,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充分将自己所求究竟为何。

    正打算开口的时候,杨浅意已经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本宫这凤仪宫哪向来都冷清的很,不如妹妹一同来了这宫里跟姐姐平日里也好有个照应。”

    此话刚刚说完,华贵嫔的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一丝诧异,全然没有预料到事情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由的有些慌张了,她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求来自皇后前有力的帮助,却未曾想到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她的惊慌自然是被杨浅意看的一清二楚,嘴角划过不明显的笑意,眼中闪过的却是转瞬即逝的冷漠。

    在提供帮助以前也要切实的警告华贵嫔,现在的一切主导都占据在杨浅意的手中,还没有她能够主动选择的余地。

    要是想要更好的保护好自己就学聪明点,莫要去做节外生枝的事情,她杨浅意可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往往这种人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危险,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