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六十五章:温存(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凤仪宫

    夜色沉下,一如杨浅意此刻的脸色,铁青一片,脚下的地毯上全然都是摔碎的名贵瓷器,还有些许褐色的液体。

    几个宫女缩在角落跪在那里身体不自觉得轻微颤抖着,他们低着脑袋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但是眼泪像是无声的珠子不断的落下,打湿了面前光滑的地面。

    杨浅意一张美艳的脸上全然都是愤怒,彻底被怒气所充盈的她彻底陷入暴走状况中,就连平日里的言女官也是颇为忌惮的看着皇后娘娘,有些畏缩,犹豫着该不该上前劝慰娘娘。

    原本一切都还很顺利,却因为崔总管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娘娘的好心情,还让娘娘晚膳都没吃,摔了好多的瓷器,让凤仪宫中的宫女和太监们人人自危,唯恐事情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言女官本想厚着脸皮亲自去面见陛下,告知昭华帝娘娘的身体状况,可是旋即一想,若是她离开的当口,娘娘再出了什么意外,她该如何跟杨相交代,只能留在这里陪伴着娘娘稳定情绪。

    “娘娘……”

    言女官的声音有如蚊子哼哼,生怕一点点的声音就让杨浅意更加的愤怒,却还是在这之中察觉到了很怪异的地方。

    就在此时宫门外忽然间有一个太监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没有注意到宫门口的门槛,被绊了一下,完全是摔倒在言女官的面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疼的呲牙咧嘴,却还是赶紧磕了两个头,都顾不上求饶,快速的说:“言姑姑,宫门外华贵嫔求见皇后娘娘。”

    言女官闻言眉头蹙起,很快的在严重快速的闪过了一抹异样的情绪,根本是不能用很简单的语言能够形容出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并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时候不早了,怎么华贵嫔忽然间说来就来,也不知提前报备一声,现在皇后娘娘这幅样子怎么可能能够轻易见面。

    这之中到底引发出了什么事情,愈发是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展现出什么事情,言女官蹙眉的说道:“回去告诉华贵嫔,皇后娘娘已经歇下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来!”

    说道最后声音中快速的闪过了一丝厉色,似是在警告人不能有任何的改变,在这个时候到底是变成了什么更大的麻烦,没能引出别的事情。

    不论是发生什么事情,言女官绝对不允许在这个时候让华贵嫔看到皇后娘娘的状况。

    可是话音才落,身后的杨浅意已经传来了一声冷漠的声音,道:“让她进来!”

    言女官诧异的回头,就看到杨浅意虽然还是满脸的冰冷,却已经是恢复了平日的镇定,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扫过的时候却是让言女官没来由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如同筛子一般。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就连双手也是一片的冰冷。

    连忙转过身去,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强硬的摆出一副镇定的模样,冷声对着地上的太监说:“让华贵嫔一个人进来。”

    对于娘娘来说华贵嫔乃至整个顾家都不是提的上台面的人,之所以娘娘那样做不过也是为了给父亲杨相找到能够转圜的余地,现在陛下还不敢对顾家做什么,让杨相想办法在宫外和顾家攀上关系,或许就能够延缓杨家再难的降临。

    虽说杨浅意知道这样做也只是杯水车薪,可是她身为一个女子全然不知道该怎样能够继续保护自己的家族,若她是一个男儿或许不至于再次敏对这样的事情。

    可是,如今的华贵嫔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很安稳的靠山,在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的主动来了凤仪宫,难道是为了单纯的投桃报李?

    言女官跟在娘娘身边那么长的时间,可不认为这华贵嫔是个好想与的主儿,唯独能够说得过去的恐怕就是在发现了,这偌大后宫中唯一能够同莞贵妃抗衡的只有当今皇后娘娘,也只有皇后娘娘才能成为自己第二个的保命符。

    云溪宫外的华贵嫔兴致缺缺的看着这奢华的宫殿,不由想起自己居住的地方,在这当口中如何是能够变成了很大的麻烦,在这之中能够确切的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同样都是女人,总是有那三个能够踩在她的身上,得到昭华帝的爱,明明那些东西都应该属于她,为什么每当发生了一切的事情都会想要她来承担,顾衍凤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菀贵妃,不过从今天开始还要额外再多一个德妃,要将他们两个人给彻底的解决掉只能是不断的利用这种方式。

    倒是没有想到皇后会在今天她受委屈以后随意的送来了一些并不值钱的玩意儿,但是却给顾衍凤了一个举一反三的机会,她换了另外一种角度思考,既然皇后能够在此刻伸出橄榄枝,为什么她不会主动的示好。

    暂且不说杨家现在在朝局之中尴尬的局面,只要杨相一日不倒,杨浅意的皇后的位置就永远不会动摇,自然也就是她顾衍凤最大的依仗了。

    皇后差人送去的那些东西几乎是看也没看,顾衍凤随便寻了两句话就让太监收了起来,这些个东西并不值钱,就算是拿来换些银钱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让皇后知晓她的一片心思。

    打从用过晚膳以后顾衍凤一直就在琢磨一件事,为什么她不主动的去拜见皇后娘娘,没有什么比这样更加能够给杨浅意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来。

    她依旧还是那个骄傲的顾家嫡长女,但是却也不是个愚蠢的女人,要是想要在后宫里踩着他人上位,只能暂时敛去自己身上所有的锋芒,暂时栖居他人的庇护中,定然能够等待自己羽翼丰满的时刻。

    为了这一切顾衍凤可以付出所有的东西,但是她全然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根本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证明她能够不断的依靠着力量不断的去成长,然后得到帝王那并不真实的感情。

    从小到大骄傲如顾衍凤从未遭受过如此的对待,虽然沈媛并未对她做出任何的伤害,却狠狠的伤害了她那强大的自尊,自尊让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一切,只能按捺下心中的怨恨,等待有能力复仇的那一刻。

    敛了敛心神,顾衍凤知晓此刻若是就这样轻易的暴露了自己的想法,只怕皇后根本不可能接纳自己,尽可能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不要那样的阴暗,她需要皇后这个强有力的助力。

    尤其在看到小太监匆匆跑出来时候,顾衍凤眼中几乎难以掩藏的都是暗自的窃喜,看来自己今天的这次主动拜见果然有效果。

    太监低声在顾衍凤面前说:“华贵嫔,娘娘请您进去。”

    在这个太监的面前华贵嫔自然是高傲的抬起了头,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根本不搭理身后的小太监,径自朝着宫门走去。

    看着那傲慢离开的背影,小太监觉得自己脸颊上还是有些疼痛,不由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就感觉更加的疼痛了,完全没有感觉到还有别样的感觉。

    现在这个时候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也在这之中彻底给引发了出来。

    不由嘁了一声,冷哼的嘟囔道:“不过就是个小小的贵嫔,还以为这里是自己的寝宫呢,怪不得在德妃娘娘那里被狠狠的奚落了一番。”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脑袋毫无征兆的挨了一下,正打算大声呵斥身后偷袭的人的时候,却在转身之后看到了一张脸,刚刚还得意洋洋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僵硬在了地上,很快的就转化成了惊恐。

    连忙点头哈腰的说:“崔总管您怎么在这里。”

    小太监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是如同下雨,瞬间就湿透了自己的衣裳,在这寒冷的天里尤其是冻得瑟瑟发抖,却还是不敢有任何预料之外的举动,也没能彻底的发现了什么太大麻烦。

    现在这个时候到底是变成了这幅样子,小太监恨不能快速的快速的掐死自己,为什么这样大意的就说了不该说的话,如今还被崔大总管给听到了。

    若是被其他的宫人给听到,稍微的功夫也是给了点钱和威逼利诱,就能够让这件事情当做没有发生,可是这个时候企鹅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继续说下去了。

    就在自己觉得生无可恋的时候,崔总管已经收回了手,老神在在的警告小太监,说:“咱家今夜就当什么也没听到,以后在这宫里若是还敢乱说话,到时候可别怪咱家没有提前提醒过你。”

    崔富威虽然此刻看起来很是镇定,但是此番语言已经让小太监忙不迭的点头,唯恐自己速度稍微慢一点就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在这凤仪宫中虽然他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太监主事,却还是在崔大总管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也没有什么额外的东西,在这之中如何还是能够继续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