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五十六章:琉璃盏(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脚程捕快,从昭阳宫到华贵嫔这里几乎只是一顿饭的功夫,她也省了撵轿的那么多担忧,在碧枕和碧水的簇拥下亲自去见见这华贵嫔。

    停下脚步,抬头看眼气势恢宏的牌匾,嘴角溢出一丝残酷的笑容,碧枕应声走到她身旁,道:“娘娘,此处是陛下赏了给华贵嫔居住的宫苑,并非只有华贵嫔一个小主儿。”

    关于这些事情在公众的他们清楚明白,若是真的想要去改变什么,通过这种心思算计根本不可能成功。

    碧枕也不说话,伸手替德妃拉紧身上暖和厚实的斗篷,低声说:“娘娘此处阴冷,还让奴婢替您理理衣裳。”

    沈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块牌匾微微发呆,这个自己苍劲有力,除却昭华帝不可能再有这样深厚的书法力道。倒是有些出乎沈媛的预料,华贵嫔的居所居然有陛下特此的牌匾,看来还陛下还真是对顾家厚待如此。

    “小主儿,您看这梅花开了。”莺莺燕燕的声音从院内传来,带着些许的雀跃。

    声音传入沈媛耳中,尊贵的德妃娘娘凤眼微眯,给碧枕使了个眼色,碧枕两步踏入宫门。

    宫内的宫人虽然放松却也注意到忽然间多出的宫女,一个年纪不大身穿浅粉色宫装的少女蒲扇着眼睛,有些好奇的盯着出现在门外的碧枕,还没开口,一道清冷倨傲的声音已然响起。

    “哪宫的婢子如此无礼!见到本宫还不跪下行礼!”

    碧枕没有动作,依旧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猛然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大有一副违背命令的驾驶,引得开口的高挑女子眉宇间现出一抹凌厉的神色。

    余光瞟见女子身侧一个宫女,跃跃欲试想要冲上来给碧枕一个下马威,就在此刻那女子再度开口:“你是哪宫的婢女,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再不说明来意本宫便要叫人了!”

    她的声音嗓门极大,几乎是在呵斥碧枕。

    “喔?”清冷的声音扎染打破了女子的高傲气场,将在场所有人都杀个措手不及,他们抬起头茫然的看向宫门外,唯独开口的女子脸色忽地难看起来,沉声一句话也不说。

    接着,一道清丽的身影踏着莲步缓缓朝他们而来,寒冬将她的脸庞冻的有些苍白,但那殷红的唇并未因为天气而有丝毫的褪色,反而愈发的娇艳欲滴。

    精致勾勒的五官深深印刻在女子的心中,竟也是难以从沈媛的身上转移丝毫的视线,但是在这个时候究竟有什么更大的问题,女子也不知该怎样形容此刻的心情。

    沈媛停在碧枕的身边,凌厉的眸子扫过这不大的院落。虽说这牌匾是昭华帝亲自书写,可这内里的一切缺陷的是这样陈旧不堪,饶是在她沈媛的眼中也是提不起丝毫兴趣。

    从过着的裘皮披风中伸出素白的手,沈媛眉头微皱,用手在鼻子上轻轻遮掩了下,“这是什么味道,刺的本宫鼻子生疼。”

    话语中厌恶和嫌弃不言而喻,引得那站在原地的高挑女子身子晃动几下,几欲张口说什么,却还是强行忍了下去。

    他们如此不起眼的地方能盼来一个后妃,还真是蓬荜生辉。

    碧枕也极为配合的服侍着沈媛,全然没有将院中的华贵嫔顾衍凤放在眼中:“此处偏僻也不是上得台面的人住的,娘娘受委屈了。”

    沈媛不以为意,随意摆摆手,目光遥遥落在华贵嫔的身上,嘴角缓缓溢出冷然的笑意,目光看的华贵嫔不自觉倒退了一步,以为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多避开沈媛的森冷目光。

    不等沈媛下命令,碧枕和碧水已经自发的将院内其他人都给暂时请了出去,现在这个时候德妃娘子囊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其余人在场也只是白白打扰娘娘的心情,不如清扫感情的轻松。

    “德妃娘娘大驾,真是叫臣妾居所蓬荜生辉。”华贵嫔眉头微挑,阴阳怪气的说道,语气中不无对沈媛的冷冷嘲讽。

    在她看来,沈媛不过是依靠着菀贵妃的庇护才能活到如今罢了,还有什么是值得她顾衍凤放在眼中的。

    在这偌大的后宫中,只要和菀贵妃温怜宜有关系的人,不论是谁她都不会轻易放过。

    沈媛不紧不慢的上下打量着顾衍凤,这华贵嫔虽说算不上真正的后妃,却也是个在生活上几位注重细节的人,并且也在这之中彻底展现出顾家女儿的一个风范,任何时候也都要展示出自己最完美的一幕。

    下颌微抬,沈媛惯用这种居高临夏的方式看着任何人,但是在华贵嫔眼中无疑是对她**裸的挑衅。

    虽说这在位份上她顾衍凤见了沈媛必须要行礼,一切遵循宫内所有的礼仪进行,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可不会任由沈媛踩在自己的脑袋上为所欲为,哪怕她是堂堂的德妃娘娘。

    “华贵嫔在这里的生活很是满足,本宫这里有一套陛下送的琉璃茶盏,原本记挂着贵嫔妹妹,既然妹妹不愿意本宫也何必白白浪费一片心意。”沈媛朱唇轻启,有些黯然神伤的说道。

    当初顾衍凤一意孤行,违背父亲的意愿也要进宫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所有后宫中的女子都知道,为了昭华帝的一颗心,可是真的当进宫以后,现在所面临的一切不还是生生将顾衍凤最后的愿望给彻底的击碎。

    无论什么时候,她顾衍凤依旧不能取代在昭华帝心中温怜宜的位置,那个女人就像是盘踞在陛下心中的毒药,永远也不可能找到救命的解药。

    但看到顾衍凤眼中闪过的一丝希望的光芒,沈媛便明白这又是一个痴情的人儿,可惜一颗心放错地方,明知不可能有任何额结果却依旧还是要飞蛾扑火般的寻找死亡的绝境,既然如此她沈媛倒不介意给人一点最后的建议。

    顾衍凤久居后宫,自从那次之后嫌少见到陛下,虽然是顾家最受宠的女儿又如何,一旦进入后宫中后也会曾为芸芸众生中最不起眼的一粒沙子,真正在昭华帝心中能够有位置的永远都是菀贵妃。

    她敛去眼中的希冀,嘴角溢出一丝不屑:“德妃娘娘来此怕不是送臣妾小小的琉璃茶盏,此物岁说不上价值连城,却也是陛下亲自赏赐给德妃娘娘,难道娘娘就不怕将此物给了臣妾,陛下那边怪罪下来?”

    后宫的女人不论怎样赏赐皇帝都不会插手,可是这转手再把陛下赐的东西送给其他人,华贵嫔还未曾见过,她要试试这德妃到底是什么目的。

    沈媛笑了,伸出手在冰凉的琉璃茶盏上轻轻拂过,看着上面五光十色的光彩,心中也是喜爱的紧,但是一想起那日的种种,她本能就产生了抵触的心里,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同昭华帝有联系的东西。

    “三皇子自幼聪慧,陛下对三皇子喜爱非常,再者这琉璃茶盏如同妹妹所说虽然珍贵,却还不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小小一套茶具送了给妹妹,想陛下也不会责罚姐姐。”

    字字诛心,生生将华贵嫔最后的防线也给撕破。

    既然你想要得到皇帝的宠爱,那本宫就亲自给你看看,身为贵嫔和本宫最大的差距。

    甚远目光有些出神,嘴中却依旧说道:“你我同为陛下的女人,有些东西彼此心知肚明,在后宫中没有绝对的荣宠,也不会有长久的冷遇,有时候要想在后宫里更好的活下去就要看有没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说着,沈媛无名指的甲套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胸围位置,似乎是在提醒华贵嫔,她有没有一颗一样的七窍玲珑心。

    “有人自以为所作所为不会被人发现,可是也有人因为自己的小聪明白白送了性命,妹妹你说这样的浪费到底值得吗?”沈媛故意拉长语调,就是在提醒顾衍凤莫要忘记的东西,她不怎么喜欢逼迫一个人说出心中隐藏的秘密,若是这人不愿意,沈媛还有无数种办法慢慢的完成。

    在这里,不论经历多少她顾衍凤始终不能引起陛下的注意,只要温怜宜存在一天,这后宫中就不会有华贵嫔生存的余地。

    一直以来她和菀贵妃之间的较量也不断,奈何位份问题,菀贵妃从来也没有将她当做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没有什么比爱而不得更加让人觉得可怕,既然你想要的东西就一一全部夺走,到那个时候顾衍凤就算再有通天的手段也不敢去主动与她为敌。

    那些日子一切都还很顺利,并没有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顾衍凤也始终都低调的生活在后宫中,唯独一件事情让她再也没有办法能够安稳的做她的华贵嫔。

    沈媛感觉已经差不多,伸出手摊开,在华贵嫔的面前。

    手掌心里赫然是一个很精致的翡翠手镯,沈媛似笑非笑得看着顾衍凤:“华贵嫔你可认识这个翡翠镯子?”

    顾衍凤定金一看,脸色骤然大变,一眼不发的保持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