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琉璃盏(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昭阳宫

    “你说是华贵嫔?”沈媛眼睛蓦然睁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跪在地上自称大武的男人,没想到他的幕后主使居然就是华贵嫔顾衍凤。

    他们二人在宫中素无牵连,华贵嫔为何要找人来昭阳宫偷听,到底是何居心。

    双眼眯起,又猛地睁大,斜睨他:“休要胡说,本宫与华贵嫔素无恩怨,她为何要派你来昭阳宫偷听……莫非你是想利用此举来让本宫替你主人解决了华贵嫔,让你主人高枕无忧?”

    沈廷闻言,不禁主动向前踏出一步,身体却是在等待沈媛的下一个命令。

    大武哼道:“既然德妃娘娘不信小的所言,不如将小的杖毙了事,免得引起您的无端猜忌!”

    倒没想到方才还怕死的大武,此刻居然摆出一副不怕死的阵势,难道以为这副模样就能让沈媛轻易相信了他的话,声音漠然:“就你,也想威胁本宫,这偌大后宫中暗中处理掉像你这样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假惺惺根本不能保住你的性命。”

    沈媛倒是不担心,只要此人还想要活下去势必会供出幕后主使,只是这华贵嫔顾衍凤好端端为何要针对于她,他们二人往日从无牵连,连带这菀贵妃那边也是没显露出任何问题,怎地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她?

    顾衍凤身份不差,可惜入宫选错时间,如今要想和正受到昭华帝荣宠的菀贵妃争夺,自然是螳臂当车,不可能完成,可是她在宫中从来也不主动找寻任何麻烦,怎么也不该对她沈媛动手,这件事实在是太有蹊跷了,根本无法做出个合适的解释。

    沈廷早早察觉到,此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不由看向妹妹,见人也在当场犹豫,温柔的道:“此事透着蹊跷,不如先将此人扣下,暗中逼问,也许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从他的角度考虑,不论幕后黑手是谁,还是早些解决掉比较好。

    但看沈媛的表情,怕是此事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华贵嫔不会无缘无故指使一个人闯入德妃的宫中,难道就是为偷听什么。

    沈廷眸中闪过一抹厉色,目光落在跪着的大武身上,道:“你在华贵嫔身边是什么身份!”

    想起方才在宫殿外的搏斗,沈廷心中忍不住阵阵后怕,此人的鹰爪功已经成了火候,若是在放任下去很有可能就会威胁到他自己,饶是如此沈廷制服他仍旧耗费不少时间才控制住,若他真的是华贵嫔身边的人,身份定然不会太低。

    果然,在沈廷问出口后,大武的脸上露出一抹迟疑的神情,嘴唇动了动也是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沈廷看一眼沈媛,道:“鹰爪功能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想必你在华贵嫔身边身份不会太低,身穿太监服饰却并非太监之身,想来除却华贵嫔身边贴身保护的侍卫,就再难确定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顾家在朝堂中也算是赫赫有名,这顾衍凤虽然只是贵嫔的身份,却在当初入宫时候也是礼聘入宫,这在某一方面昭华帝必然是达成了一定的条件。

    以沈廷对宫中禁卫的了解来看,禁卫军中没有人学会鹰爪功这等歹毒却能够有效致命敌人的招数,若此人真的是华贵嫔身边的人,唯一能说得过去的是,当初顾衍凤进宫时候带着的人中必然有这个叫做大武的男人。

    没有什么是比进宫前就陪伴在身边的人更加让人信任,所以,沈廷做出了如此的猜测。

    沈媛脸上的表情有片刻的僵硬,于情于理一个后妃带着陌生男子入宫本就是不合理的事情,但是能够让这大武公然在宫中出现,只怕也是得了陛下的允准。

    “既然你是华贵嫔身边的侍卫,本宫倒要问问,你主子让你来昭阳宫究竟有何目的。”沈媛眯着眼,静静的等待对方说出事实的真相。

    她也不想白白浪费太多时间,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太有趣的东西,既然是顾衍凤,沈媛也不想讲事情闹得太大。

    若是到了不可收场的地步,恐怕顾家也会因为沈媛的身份,不会让沈廷在朝堂上有什么好日子过。

    似是察觉到沈媛的担忧,沈廷投去安心的眼神,让人尽管放心,顾家他还不放在眼中。

    虽说有些麻烦,却还不至于到不能解决掉的地步,一旦有什么决断,日后小心应对顾家人就好,却也没有什么觉得麻烦的地方。

    见身份被拆穿,大武索性也就一五一十的说出华贵嫔让他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这个由头听的沈媛心中莫名窝火,因着她是三皇子生母的身份,她一直信奉在宫中不主动与人为敌,奈何顾衍凤可不是个老实的主儿,不断挑衅温怜宜,这次来偷听的理由也很简单,竟然就是昭阳宫的德妃娘娘和菀贵妃走的太近,想要看看他们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既然如此,沈媛觉得她要是不去华贵嫔那里走动走动还真是博了人的好意。

    “兄长,妹妹打算去华贵嫔那里走一趟。”话锋一转,“本宫不想与她为敌,她顾衍凤却将本宫置于何地,将菀贵妃置于何地!”

    他顾家固然在朝堂中有不可置疑的地位,但能力还未滔天到能够去染指贵妃之下的她,既然你顾衍凤最先打破这种局势,那我也不必客气,在这后宫中自古信奉适者生存的理由,你若是不能活下去,只怪你顾衍凤命运不济,下辈子投胎莫要再入了帝王家。

    沈廷知晓妹妹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但看沈媛此刻眼中迸射出的怒意,忍不住低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莫要和华贵嫔起太大冲突,若是不行就去找菀贵妃。”

    对于这个妹妹,他终究还是无法做到袖手旁观,尽一切可能也要保护好心中最重要的人,明知道这种保护微乎其微,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

    沈媛闻言心中暖流奔涌,唇角收敛的笑容重新绽放,目光遥遥落在碧枕怀里的昭儿身上,“兄长尽管放心,妹妹不是冒进的人,此次前往只是提醒华贵嫔,在这后宫中不是她一人可以随心所欲。”

    堂堂德妃若是没有一定手段,如何能让后宫中其他妃嫔信服,一直以来不过沈媛不想告诫他们其中些许的规矩罢了,既然顾衍凤最先破坏了宫中规矩,她也不介意出言**下,让人学学后宫女人的礼仪。

    沈廷本还想嘱咐更多,却知,他一个朝臣对于这后宫诸多手段就算知晓一二也不能提醒沈媛,总不能让妹妹成为自身的傀儡,每一件事都按照他的想法去完成,只怕这样会给他们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将此人先行关押,此事不要传出。”沈媛简练的吩咐下人处理完现在的一些事情,转身对碧水道:“碧水替本宫梳洗打扮。”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要去会会华贵嫔。

    沈廷也知在这里停留就超出一个外臣的身份,当即对沈媛行礼,道:“微臣先行告退。”

    说完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昭阳宫,背影之洒脱,没有丝毫的留恋。

    他知道,一旦回头就将再也没办法克制心中最后的理智,想要陪伴在对方的身边,但是现在根本不是时候,只有在暗中完成一系列的事情,他才能通过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好她。

    就让时间来磨平他心中那一丝不该产生的想法,静静等待时间的度过,然后让一切尘埃落定。

    沈媛没有回头,也没有去看离开的兄长,他们之间的守护就像是宫墙隔绝了所有,但是不论发生什么彼此也不会背叛,因为没有什么比他们在世间更加的亲密。

    沈媛会在所有都结束之前好好的保护自己,她要让一个人知道,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一而再的付出,当那份感情被不断的伤害和忽略之后,剩下的就会是绝望和恨意。

    她要让那个背叛了自己的男人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不过才是刚刚开始,要一点点的磨灭掉那个人最后的骄傲,让他彻底明白背叛是有多么残酷。

    不过现在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好好看望下许久未见的华贵嫔,看看对方是不是依旧和入宫前那样,明媚动人。

    “碧枕,将陛下赏赐的那套琉璃茶盏拿来。”沈媛看着铜镜中并不清晰的面庞,心情看起来似乎很不错。

    碧枕愣了愣,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快速去找当时昭华帝赐给娘娘的那套琉璃茶盏。

    虽说这套琉璃茶盏并不算是什么太珍惜的东西,但是对于华贵嫔而言,或许就会是一个最好的刺激了。

    因为她沈媛不在意的东西,就要亲眼在你华贵嫔的面前毁掉,这都是你顾衍凤究其一生也不可能得到的珍贵东西。

    昭华帝虽然对你尊重,却还未曾将小小的顾家放在眼中,你顾衍凤的存在不过是为了平复顾家的野心的产物罢了,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价值? 请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