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杖毙(4)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碧水这丫头在看到被沈大人强行带进来的男人,下意识的就蹿到了碧枕的身后,有些惊惧的看着此刻情景的变化。

    只见这个男人一身太监的服饰,但是那张脸上有着明显不属于太监的特征,尤其是那副粗犷的模样,完全和宫中白净细嫩的面庞,着实是让两个婢子深深受到惊吓。

    沈媛倒是表现的很是镇定,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目光最先落在进来的沈廷身上,和他的目光最先交汇后,在无形中已经达成了个共识。

    “德妃娘娘,微臣将在昭阳宫外行踪诡秘的外宫人捉拿至此,一切还凭娘娘处置。”沈廷伸手抱拳,一脸坦诚,毫无丝毫的隐瞒。

    德妃娘娘微微点点头,目光重新落在被控制住的男人身上,眼中快速闪过锐利的光芒,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阴寒,大有一副要逼迫人说出为何偷偷在昭阳宫外偷听的模样。

    男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耸耸肩膀,表现出不论怎样他都不会告诉沈媛自己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却在这个时候,碧水这个丫头已经如同一只飞翔的雀儿,两步出现在沈廷的面前,有些激动的对着人说:“沈大人您是如何抓住这个坏人的,奴婢看他身上的衣服多处都有破损,您是不是刚刚在外面和他恶战了一场。”

    碧水的眼中有着一丝期待,想要从沈廷口中知晓,是如何制服了这个可疑的人。

    可是这些东西并不能代表什么,当场两个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因为只有他才能给出最后的答案,可惜现在男人并不配合他们的行动,从这之中究竟引来什么样的事情,就连一向都小心谨慎的沈廷也是无法确定。

    若是不想让这种麻烦给演变成巨大的再难,唯独就是想办法从口中撬出幕后黑手的一切讯息。

    却在此刻,始终也未曾说话的沈媛终于缓缓开口:“本宫只问你一句,为什么要闯入昭阳宫,你背后指使你的人到底是谁。”

    一字一句中带着的都是那种很阴冷的味道,仿佛是在等待这些结束后还会有能够商量的余地,却提供男人冷笑几声,眼中闪现出的全然都是讥讽,大有不将沈媛放在眼中的意思。

    看到自己的娘娘被如此对待,两个婢子当即就怒从中来,想要发火,但是却被沈廷给拦了下来,低声道:“你们两个都冷静点,现在只有你们的德妃娘娘可以从他口中得到重要的信息,你们是打算要去阻止我们得到重要的消息?”

    说着,锐利的光芒几乎是同一时刻看向他们二人,彻底看的碧枕和碧水心里一阵心虚,再也不敢去做什么,只能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事情的进展。

    谁知沈媛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那你可知闯入皇帝后妃寝宫被发现的下场是什么?”

    男人本来还在坚持的脸上立刻出现了裂缝,本来还能装作没有发生的的眼睛中也快速闪过了异样,但是很快就恢复镇定,并没有什么让人感觉异样的东西。

    但是这道目光还是被仔细监视男人举动的沈婷看得一清二楚,心中了然,看来这个男人也并没有像是他口中说的那样根本不畏惧死亡,不过是他们使用的方式并不正确,始终没能由内而外的威胁到这个男人,心念一动,不由道:“娘娘这未经陛下允许,也不是太监,私自闯入宫妃后宫的人一经被发现将会面临怎样的惩罚。”

    给沈媛使了个眼色,让她尽可能按照自己的话顺下去,一定能够让这个男人主动供出某后主使,带到那个时候一切自然而然是水到渠成,顺男人供出的线索进行调查,定然能抓住这个野心不小的人。

    有时一个重要的眼神总是能胜过千言万语,沈媛自然明白兄长暗中透露出的意思,唇角微牵,“闯入宫妃寝宫者,一律杖毙,不留活口。”

    她温润的声音此刻却像是来自地狱的死亡忠告,一点点将男人最后的心里防线给彻底摧毀掉,再也无法能够保持绝对的镇定,嘴角的笑容却已经是在逐渐僵硬,再也不能做出称得上完整的笑容。

    即将在最后彻底成功,沈媛不可能放弃如此重要的机会,继续开口攻击已经破碎的心里防线:“若是你主动告诉本宫谁是幕后主使,本宫定然能够在陛下的面前替你求情,虽不能逃脱活罪,却也免除杖毙的责罚。”

    谁都没有注意,在这个时候原本站在两个婢子身边的沈廷,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沈媛的身边,还不等人说接下来的话,沈廷已经如同飞射而出的利剑,猛然扼住男人的脖子,硬生生将人从地上抓起,面容上露出的狰狞,道:“既然你什么也不想说,我送你一程,免得遭受杖毙那种痛苦的刑法,浑身都被刑杖打的血肉淋漓,你到底做好这个准备了吗。”

    此刻男人最后一点点的希望都已经被彻底的撕开了,他还记得当时主人交付的任务,并没有告知这样做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单纯让他跟着面前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男人一起来到昭阳宫,偷听男人和德妃之间到底在暗中说些什么。

    将他们的话收集完毕回去一一告知,却也没有说他会被昭阳宫的人发现,现在还要面临杖毙这种残酷的刑法,犹豫之下却已经是来不及做出反应。

    用一条性命进行交换,也不知道这种交易划不划算,但不得不说德妃说出的交易让男人很动心,活罪难逃却还能够在最后关头活下去,既然所谓的主人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生路,为什么他还不去给自己挑选一条生路。

    几番犹豫之后,男人最终还是选择在沈媛的面前选择妥协,能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我能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德妃娘娘,再次之前娘娘还千万保证我的性命。”男人眼中闪过挣扎,最终还是尘埃落定,这个选择不会错误。

    乾政殿

    陆南城沉静的看着站在堂下面色平静的二人,殊不知此刻的这种宁静还能持续多长时间,但是能够真正明白,他们都是在等待彼此将最后的宁静给打破。

    杨相不动声色的看眼一言不发的定背后,心道,这老家伙还真是老奸巨猾,一句话也不说,就是等待让他最先触碰昭华帝的霉头,看看昭华帝是否真的知道他们正在暗中谋算什么。

    隐藏在官袍下的手指轻轻动了动,却不能将一切的情绪都给展现出来,在这个时候上到底有什么更加怪异的地方,杨相分明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晓陛下口中刻意被隐藏起来的一切。

    陆南城放下手中的毛笔,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二人,仿佛是在等待最后的决断,可惜在这之中能有几人给出个正确的答案,偏偏他还要采纳沈廷给出的建议,看看这二人还能继续在他面前折腾出什么事情。

    “二位爱卿,可知朕为何要将你们留下。”昭华帝和颜悦色的说道,但在人心中还是强行压下那一分一劳永逸解决掉他们的想法。

    现在还不是真正行动的好时候,只有彻底掌握二人背后盘综复杂的势力后,昭华帝才能从容布局,提前做好一切准备,并不需要太过于担心什么,自然能够在以后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仔细想想沈廷所说未必没有道理,在这个情况中对昭华帝来讲不过是利用一些时间让他们自己狗咬狗,也能发现更多有趣的东西。

    定北候安然的站着并未做出任何反应,权当没有听到昭华帝的话。

    目前还不是人能彻底做出回复的事情,现在这个地方上定北候还在观察情况,杨相这个老狐狸太过精明,若是一个不留神就会让他在什么地方挖坑。

    本来定北候就是个谨慎非常的人,为官一辈子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完成毕生图谋的大事,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的放弃这一切,也在最后绝对不可能让杨相得逞。

    他们两个人就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永远都要相互敌对,却也没有办法分开彼此,一旦有所利用必定要充分将对方的价值给彻底的利用完毕才可以。

    杨相拢起袖子,笑呵呵的隐去唇角那一丝玩味的笑意。

    你昭华帝精明一生,在老夫这里不过也是被玩弄的小角色,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老夫,却还是在这之中彻底变成愈发麻烦的事情。

    在这之中,昭华帝已经是将他们二人之间的表情给刻印在眼中,不动声色的将很多东西都个压抑了下去,并没有拆穿杨相心中的那一丝微弱的算计。

    只是在这个时候到底能够持续多久,昭华帝还在给他们更多的时间,能够去将这些事情给彻底的解决掉。

    目前要搞定的就是,先让这二人相互猜忌,忌惮,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