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利用(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臣认为,既然定北侯和杨相敢于出现在朝堂,他们定然是早就做好准备。”沈廷抱拳,声音里带起一丝淡淡的深意,他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却很清晰的透露给昭华帝讯息,这二人想必提前做好准备,并没有太大的担心。

    昭华帝没有出声,只是沉默,似乎是在仔细的思考着其中究竟有什么更大的联系,可除此之外却也想不出他们共同还在图谋什么。

    陆南城套用沈廷的话仔细思考,不难发现其中还是存在一定联系,胆这联系未免有些过于蹊跷,着实让人无法发现其中存在的种种问题。

    “朕该如何应对?”昭华帝沉默了一会问道。

    “臣以为,陛下首先该稳住二人,证据已经被陛下掌握,他们无外乎跳梁的猴子,还能戏耍出天,但是陛下切莫故意将话题往这一方面引,免得引起二人的怀疑。”沈廷谨慎的说道。

    倒不是他不想一劳永逸的解决存在的麻烦,而是因为这些事情中还是涉及许多棘手问题,必须要一一找到解决的办法,彻底功课之后挨能缓慢的将他们给一网打尽,这其中势必要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

    陆南城能够明白沈廷话中透露出的意思,想到这里他反而露出更加微妙的笑意,定定的看着出谋划策的沈廷。沈爱卿还真是给了他太多的惊喜,并且如此轻易就给出个比较好的借口,不正在最大程度上减轻不必要的麻烦。

    “欲擒故纵?”陆南城眼睛眯起,淡淡的说道。

    “对!”沈廷顿了顿,低下头去:“杨相就算有野心也不敢冒然行动,只要皇后一天还是皇后,以他的性格势必要顾忌自己在宫中的女儿,一旦有了这点陛下就可以无所顾忌,至于定北候没了杨相的协助,完全不会产生任何威胁,您尽管放心。”

    现在这种情况无外乎就是豪赌一把,若是成功自然不需要担心什么,若是没能成功定然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在这之中沈廷也无法彻底做出个决断。

    毕竟在这个地方上没能彻底的发现的事情,陆南城自然是有想法,若是能够成功确保了事情的安全性,不能主动的去发现什么。

    陆南城静静的看着一切,在这之中彻底给变成了能够理解的部分,陆南城通过人的暗示能够引来了很大的想法,自然是能明白这些道理,含笑的看着人,连带心情也好了不少。

    面对杨相和定北候不是简单的事情,若是将事情本身想的比较简单,固然是不会变成牵绊住自己,也不会发觉了很大的问题。

    沈廷恭声,“陛下若无其他事,微臣想去看看德妃娘娘,还望陛吓允准。”

    原本刚刚舒缓的陆南城听到此话之后,心里不自觉的闪过了一道一样的情绪,心中刚刚放松下来也是下意识的悬了起来,定定的看着沈廷。

    沈廷有能力不假,但是自从知道了人的身份后,昭华帝就在难以用君臣的目光去看待他,毕竟沈廷和沈媛并没有血缘关系,这种想法始终像是一根刺一样横亘在陆南城的心中,让他没有办法能够洒脱的看待这件事。

    经过今天早晨变故的沈廷心中自有算计,只怕杨相那边的事情还很微妙根本不能随意的确定什么更大的事情,并且这些东西之中究竟还会有什么更加重要的细节,他需要去和沈媛好好的商讨下。

    若是一旦杨家有任何变故,沈廷首先要确保的就是宫中德妃娘娘,现在这种局势中唯独能够确保的就是绝对的没有把握,在这之中能够彻底变成了比较重要的部分。

    并且沈廷心中还有一个担忧,若是杨浅意有任何的变故却是没有办法提前预料,温怜宜的事情也是无法确保,他们之间的恩怨始终都无法明白什么事情,在这之中究竟变成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

    若是真的可以,沈廷自然是不希望白白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势必在这件事之中必须要让沈媛提前退出,若是真的引来一场两败俱伤的结果,很可能沈媛会是损失最大的那个,作为哥哥,作为一个男人,沈廷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犹疑片刻,陆南城知道此刻不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可不知为何心中那股莫名的感觉总是不断涌上,一旦猜测到什么部分就再也无法很坦然的面对,哪怕一个是自己的女人,一个是臣子。

    他真的无法确定,这二人是不是有什么亲情之外的关系。

    在这个时候,陆南城定了定心神,摈弃心中诸多的想法,目光幽深:“既然如此去看看也好,你们兄妹有许久未曾见过了。”但是在昭华帝的心中却并不能如面上这般洒脱,天知道他为控制情绪已经做到了何种地步。

    沈廷得了昭华帝的允许,也知接下来乾政殿中发生的一切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速度很快的离开了乾政殿,刚刚出宫门,身后的崔富威也紧跟着沈廷走了出来。

    看到粹大总管,沈廷还是给粹大总管行了个礼:“崔总管您也有要事?”

    方才在乾政殿中所有一切崔富威都看在眼中,着实能够发现很多东西,可是这个紧要关头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没有多少时间能够去做别的事情,所以他出来是要去完成昭华帝交付给他的另外一个任务,但是在此之前崔大总管觉得还是有些事情应当和沈大人说清楚才是。

    崔总管的面上总也挂着一沉不变的微笑,标准的让人挑不出丝毫缺陷,微微颔首:“沈大人与德妃娘娘还真是兄妹情深,让咱家十分的敬佩。”

    沈廷听闻,眸中的光变得更加幽深了,但是他并未说什么,只露出个浅淡的笑容算作回答,毕竟这点上所有人都知道,这德妃娘娘若是真的和沈廷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举动,却也会让人无法相信这些东西。

    沈廷的眼中流露出的温柔光芒如同天上的星辰,在此刻竟变的是那样的耀眼,让崔富威都无法忘却。

    “微臣和德妃娘娘乃是兄妹,这做兄长的担忧妹妹实属常情,让崔总管见笑了。”沈廷的面色坦然,看不出任何的问题。

    对他而言最为重要的就是保全宫中沈媛的安康,只要她能够安全着,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哪怕是何菀贵妃联手做一些不被人知晓的事情,沈廷从来没有绝望过,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当明白这点后就会有更加直接的行动。

    可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如何能够代表不同的东西。

    从乾政殿到昭阳宫要经过很长的宫苑,阵阵寒风迎面吹来,吹得人脸颊生疼,连官袍也被吹得猎猎作响,将周遭的一切都衬托的是那样的死寂,仿佛是充满了未知危险的迷宫,通往没有结局的目的地。

    通过这里再走一段路程就能够达到昭阳宫,不知为何沈廷距离沈媛越近,心中那中压抑的兴奋就愈发的强烈起来,俨然有种叙旧未曾见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感觉,这种温暖充盈在心中,他已经充分的开始做好准备。

    只是在这偌大的皇宫中,没有任何人可以确定明天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倘若德妃娘娘今天依旧受宠,杨浅意依旧还是皇后,这种未知的危险就还是存在,所以沈廷暗自下定决心,必定是要提前做好一切防范才是。

    沈廷,停住了脚步。

    他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感觉有些不大相信,甚至是最为惊讶的是身后传来的缓慢脚步声,道:“崔总管难道和微臣都要去昭阳宫看望德妃娘娘?”

    他的声音非常的平静,没有透露出多少感情,却已经是将自己那一丝淡淡的愤怒给压了下去。

    难道是昭华帝并不相信他沈廷当初那只是来看望身为妹妹的德妃娘娘,确切给变成了什么更大的麻烦。

    在这之中究竟还能有什么事情,沈廷自然是要询问清楚,莫非这崔富威真是被陛下叫来暗中盯着自己,若真是如此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先行告诉沈媛了。

    却听身后那人已经轻轻开口:“咱家只是和沈大人顺路,咱家要去一趟皇后娘娘的凤仪宫。”

    不管人话语里到底有多少的可信度,沈廷都在无形之中加大了对于昭华帝和崔富威的警惕,一定不能让皇帝也察觉出在他的身上到底隐瞒了沈秘密,若是真的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很可能所有的一切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变故。

    现在来看,但愿沈媛依旧和菀贵妃计划的事情没有太大的联系,毕竟沈廷也不希望人牵连太多,以免日后东窗事发被菀贵妃给牵连。

    菀贵妃尚且还有昭华帝的庇佑,但是德妃沈媛却在这偌大的皇宫中毫无依靠,仅凭一个皇子根本无法得到安全的保护,所以这点沈廷早就已经考虑过,提前做好一切的防备,预防事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