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不客气(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凤仪宫

    杨浅意的双眼犹如钉子,牢牢的钉在菀贵妃的身上,不论身边的言女官怎样暗示,半天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言女官瞧见这个架势,心里着实是担心的很,这东西是她转成嘱咐太医院那边给娘娘专程研制出来的药膏,其中用了很多名贵的药材,不仅能够让皇后娘娘身体得到放松,还能够保养肌肤。

    她听太医院的太医说过,这种药膏对身体的损伤非常小,绝对可以从外用帮助娘娘好好的调理身子,此刻这重要的东西居然被温怜宜提前拿到了。

    也顾不上去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点彻底变成什么更加棘手的问题,这之中能是有什么全新的东西,现在这之中言女官分明是已经顾不上去想别的事情了,在皇后娘娘的身边非常小声的提醒,“娘娘。”

    这声很低的呼唤,却还是将杨浅意的意识给拉了回来,脸上的表情有些默然,不自觉的看过周围那些看好戏的嫔妃,顿时眼中的光芒沉了沉,也没能吐出一个字

    杨浅意很快就明白过来,目光缓缓收回,这脸上的笑容却是露出的更加自然了,毫无破绽,仿佛方才失神的并不是自身,依旧是那个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毫不露出瑕疵,也还是在这之中彻底变成更大的事情。

    现在这地方上还能是变成什么样,温怜宜自然也是明白,唇角含笑,似是对杨浅意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也还是在这之中能彻底变成了什么模样,很安静的看着一切等待这之中的事情,因为刚才杨浅意的反应实在是让自己觉得很有趣。

    温怜宜这才慢悠悠的开口:“皇后娘娘您的气色看来很不好,不知我们姐妹这次来是不是打扰了你的休息。”

    话虽然是这样说,却从眼中并未露出任何的笑意,也在这之后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能有了更大的麻烦,若是真的表现出愧疚的神色绝对不会变成什么更加麻烦的地方,只不过温怜宜可不认为她杨浅意是个好相与的角色,却从这之中到底变成了这个模样。

    杨浅意也笑着,隐藏在袖中的手不动声色的捏了捏身侧言女官的手腕,让人不要生气,安静的待在潘策,绝对不能在这些个妃嫔的面前露出任何的马脚。

    他们来绝对不是单纯地目的,杨浅意自然是要小心地方,尤其还有其余上不得台面的后宫女人,这些人若是没有什么更大的问题,她杨浅意这皇后也就白当了。

    菀贵妃话音才落,其余的宫妃们也是打开了话匣子,此起彼伏的主动开口关切询问皇后娘娘的身体是否康健,虚伪的模样真的是不值一提,让杨浅意都不想和他们虚以为色的恢复,统统都用微笑给代替了他们的关切。

    也在这之后,逐渐的代替了更大的问题,在这个时候上彻底变成什么模样时,到底有了什么更大的麻烦,因为在皇后的眼中除却菀贵妃,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就再也没有了更大的对手,并且有了这一种复杂的感情,杨浅意才能容忍人继续活在自己的周围。

    单凭这一点还不以证明什么事情,也在这之中究竟变成什么事情,菀贵妃的复仇就像是能够打发时间的事情。

    或许到现在为止,杨浅意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丝的渴望,昭华帝并不是真的对她没有一丝的感情,留着菀贵妃是唯一能够挽回陛下最后心的意愿。

    这些年皇后死死的维护着皇后的位置,死死的在陛下面前保护好杨家,所做的一切正在一点点的磨灭掉所有的一切,在这之中就近变成了什么样子,连杨浅意已经彻底忘记了曾经的海誓山盟。

    目光不自觉的落在温怜宜的身上,有时候真的好恨,为什么她温怜宜始终能够得到陛下的心,不论做出什么事情也依旧是愿意守候在人的身边,何尝给过她杨浅意什么东西,哪怕是一句很简单的话都未曾有过。

    很多次杨浅意已经彻底失望了,唯恐能够依靠那些虚伪的梦才能够继续活下去,如今她杨浅意活着就是为了给杨家保驾护航,将他们这些后宫女人牢牢的压制住,只要她杨浅意一天还是皇后就不可能让他温怜宜踩在自己的头上作威作福。

    如此看来,沈媛尽管什么都没说,却是现场唯一一个能够清楚看清局势的人。这菀贵妃还真是和皇后不死不休,不论任何都要让人付出惨痛的代价,只可惜这种代价有的时候未免有些过于残忍了,但是随即一想,这和她沈媛又有什么关系。

    沈家和杨家并没有直接的冲突,她沈媛也不需要依照杨皇后的脸色在后宫中活下去,他们之间的这种恩怨何必还要去插手,沈媛要做的就是在菀贵妃需要帮手的时候提供帮助就足够了,剩下的一切也足够让她安稳的活下去。

    想到这里,沈媛也就对菀贵妃接下来要进行的事情感觉到有些无聊,百无聊赖的用手掩唇打了个呵欠,眼中的余芒敛去了最后的算计,根本未曾有过任何的想法。

    现在这种时候考虑太多完全就是子浪费时间,不如好好趁着这个功夫看看他们到底是怀有怎样的野心,也在这之中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在这当口,有个宫妃故意看着菀贵妃,不动声色的说:“菀贵妃姐姐,您手里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挺精致的样子。”

    菀贵妃殷红的唇角轻轻勾起,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总还是有人能够明白他现在的心思,固然是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让人熟悉熟悉,最重要的是给皇后一击,不然她温怜宜为何要白白浪费如此重要的机会,还刻意拉来了这些宫妃们。

    杨浅意听人一说,自然是明白温怜宜接下来是在进行什么事情的打量,却从这时候究竟是变成了什么更加棘手的问题,同样也在这之中到底变成了无法能彻底明白的事情,到底是变成了这种太大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能够发现什么的话,固然是美欧太大的问题。

    杨浅意唇角含笑仿佛是装作没有听到,仔细的看了看温怜宜的身上,固然是为了保证好绝对的东西,在这个地方上究竟是给变成了更加重要的部分,在这之中人能彻底的说出什么更大的事情,不过现在杨浅意根本也是没想去说什么。

    早前听言女官说过一件事情,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言女官特意嘱咐太医院的太医单独炼制出来的药膏,能够利用外用让她的身体放松,起到恢复的辅助性作用。

    期初杨浅意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或许还是对于这种药膏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但是没想到言女官前脚刚说了消息,这菀贵妃带着一群宫妃浩浩汤汤闯来凤仪宫,毫不客气的拿出这样东西。

    心中不是没有怀疑过此物为何到菀贵妃手中,但随即一想,皇后心中也了然了,并不是她杨浅意在太医院才有人,这菀贵妃得昭华帝宠爱,自然也是有专门的太医,兴许这件事情就是哪个太医暗中告诉了温怜宜。

    在温怜宜的嘱咐下才拿到了手,现在出现在这里只怕要用她的手段来奉给皇后娘娘,让杨浅意记住这份恩情。

    杨浅意相当配合的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似乎是在等待温怜宜主动开口,打断这一切,在这之中看看还能有什么更大的事情,甚至是为了确保这之中给变成愈发棘手的问题。

    不过这之中,杨浅意却还是变成了更大的问题,在这之中如何能够发掘更大的问题,这之中能引来更大的事情。

    “本宫巧合下得了这样一件东西,听太医院太医说此物能够好好的调理身子,妹妹刚刚到手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实验,就想拿来给皇后试试。”温怜宜的表情极为到位,并未露出任何的诧异表情,仿佛是真的出自内心的担忧皇后娘娘的凤体。

    不过这之中究竟有什么更大的问题,也在这之中逐渐的展现出温怜宜的来意并不单纯,已经将心中图谋的事情说出,就在等待这个时候杨浅意能做出什么反应。

    杨浅意神色如常,根本没有任何的异样,在这之中确切的能够发现什么更大的事情,固然是能引来了很大的影响。

    她依旧从容镇定,很淡然的看着这一切的事情,还是需要去找到不同的马鞍事情,杨浅意心中并不相识表面上这样从容镇定,哪怕还能给人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着实是能发现了很大的事情。

    在这个关口上究竟变成了更大的问题,也在这之中究竟是带来了更加棘手的部分。

    她倒是要看看好容易抓住机会的温怜宜,仔细看看这个温怜宜到底会给变成什么事情,这个部分之中还能是有了什么太大程度上的变化,在这之中能给人找寻到什么,看看温怜宜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