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不安(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朝臣们面上表情各异,谁也不敢去主动触碰昭华帝心中的那一丝淡淡的麻烦,也在这之中到底变成什么样,低着头竖起耳朵听到底是怎样的事情。

    昭华帝却也不着急,思存了片刻后,到底是有了什么更大的事情,而后人的目光竟然停留在了定北侯的身上,别有深意的开口,道:“定北侯身子也是不适?”

    声音里夹杂了一丝若有若无得玩味,似乎是故意将所有朝臣的注意力都往定北侯的身上牵引,这定北侯也不着急,从容不迫的抬起头,直直对上昭华帝的双目,没有任何诧异的情绪在其中,也保持一定的沉默。

    定北侯未曾从昭华帝脸上看出任何可疑,但是越是这种事情就越是让人无法彻底相信到底是怎么回事,昭华帝必定是心中别有算计,不然也不会如此罕见的去和他对话。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看到了一丝怪异的地方,人眼中不自主闪过一抹冷意,在这之中上变成了更大的麻烦,挂上异样的情绪,“老臣身子尚且还能坚持,只是这也是想要面见陛下。”

    人毫不客气的说道,将这一切都给压下去,若真能引来什么更大的事情,必定是会让人能够引来了更大的麻烦,在这其中定北侯心中绝对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也在这个程度上到底是变成什么样。

    陆南城心想,定北侯只怕是没有那样简单的放过人,也在这个关键地方上彻底变成了更大的麻烦,也有什么全新的发现。

    现在来看,从杨相和定北侯的身上并未发现什么怪异点,固然是能有什么额外的体验,现在就是要看如何能从人面前展现出这种。

    还没来得及回复人的话,其中一个朝臣就主动站了出来,看也不看另外两个人,恭敬的说:“陛下,臣有事要报!”

    陆南城展出一丝异样的情绪,也在这个地方上仔细思考怎么回事,目光不由自主的多在这个朝臣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仿佛是在辨认这个朝臣是否有印象。

    可惜这些个朝臣没有几个是陆南城真正见过的,也就稍微有些熟悉,并没有彻底的将一切的事情给引来了很大的事情。

    这个朝臣目光超前,却掷地有声的说:“陛下乃一代明君,怎可因为其他事情变成被史书记载的昏君呢。”

    声音之中仿佛是带着控诉的味道,别提让面前这位给变得有些莫名奇妙,也在这之中能变成了更大的事情,一时间陆南城有些无法理解,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在这当口上到底变成什么样,却猝不及防下被人给将了一句。

    目光不期然扫过朝堂上的二人,杨相恭敬的站在朝臣的前头没有任何表示,倒是从定北侯眼中飞快的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笑陆南城被自己的朝臣给算计。

    “哦?”陆南城眼中闪过促狭的笑意,但是人还是展现出了更大的问题,在这之中变成了彻底的麻烦。

    这之中牵涉到了什么更大的事情,定北侯挺了挺身子,故意开口,说:“陛下如今也是这般的艰难,莫非在这朝堂上所有事都已经不是陛下您一人能决定了?”

    此话就像是重重的扇在众人的脸上,尤其是那个率先开口的朝臣,很快意识到自己单纯的一句话变成了很大的麻烦,却从这之中到底是变成了无法理解的部分,脸色骤然变了,脸色一下变成铁青色。

    几乎在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昭华帝的身上,看看人有何想法,也是在这之中陆南城已经再度压下当场要将定北侯给正法的念头,正了正心神没在说什么,冷眼旁观的看着逐渐失去规矩的朝堂。

    侧头给旁侧的太监一个颜色,太监心领神会,主动踏出一步:“无事退朝!”

    还不给其他朝臣任何说话的机会,陆南城分明已经起身。

    他们知晓这是昭华帝不想再继续这没有意义的玩笑,也就齐齐跪下恭送昭华帝,却在跪下的瞬间听到一道很冷淡的声音。

    “定北侯,杨相留下。”

    说完,帝王已经消失在了威严的朝堂中。

    跪在地上的朝臣面面相觑,这是昭华帝第一次不顾及他们当场离去,目光不约而同的送到了那二人的身上,但看他们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神色,依旧很平静的站在原地,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二人还心情不错的低声交谈着什么。

    这些自然是被看在眼中,也在这关卡上能够发现了什么更大的事情,现在这之中固然是能引来太大的麻烦,他们不希望在自己的身上有任何牵连,却没想到这二位的出现让今天的早朝充满诡异。

    在这之中究竟变成什么样,他们谁也不想说更多的事情。

    恰就在此时,角落里一到不明显的目光仔细的观察着那二人,在片刻后还是快速的收了回来,眼中也还是变成了更加棘手的问题,在这之中人需要很多东西才能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测,充分找到能够证明的东西。

    在皇帝离开以后这二位也不着急,从容的看着陆续离去的朝臣,每看到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都会冲人友善的笑笑,算是和人的回应,通常回复他们的只有古怪的笑容和目光。

    定北侯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精神状况整体来看非常的好,在被人冷眼旁观过后笑道:“杨相还真是好心情,难道没看到其他大臣看你的目光?”

    杨相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也在这之中他既然会出现在朝堂上,就会提前预想到这些事情里,却还是能引来更大的麻烦,同样在这些东西之中究竟变成了什么无法理解的部分,杨相已经忙完杨家那档事。

    明知昭华帝现在对自己存着提防,却也是依旧出现在昭华帝面前,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昭华帝没能彻底的确保到底是有了什么更大的事情,也在这之中究竟有了什么奇异的部分,唯恐就是为了博一把。

    然而杨相并不在意定北侯的嘲讽,淡淡笑道:“人生在世若是什么事都耿耿于怀,岂不是早就将自己给生生气死了,所以老夫并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只要能够确保每有更大的事情,老夫自然会当做没有任何的关系。”

    定北侯没想到人毫不客气的否决,当即沉下脸。

    既然杨相都这样直接的回绝了自己,那他还能继续去说什么。

    “定北侯倒是您今天来朝堂恐怕目的没折磨单纯吧。”杨相话锋一转,忽然间转向定北侯,却也能在这之中询问处更大的问题。

    固然是能够有了什么太大的麻烦,杨相和定北侯两个野心一致的人一直以来私下都有着微妙的联系,也在这之中能找寻到什么更大的地方,在这之中杨相有些怀疑,这定北侯怕一直以来对他都有些许的戒备心理。

    似笑非笑的目光锁定在人身上,好像是在警告人不要做太愚蠢的事情,只是这种事情到底是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在这个地方上面彻底变成了棘手的地方。

    只要他们两个人没有去找寻到什么,也在这之中杨相大致猜测出了个不大的问题,毕竟这个时候如何能是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定北侯愣了愣,完全不知道到底该做出怎样的回答,却是听杨相慵懒的说:“定北侯您也别在这里算计了,陛下那边还等着你我呢。”

    定北侯恍然大悟,若是此时真正展现出什么,有这个地方上能彻底变成了这些不必要的东西。

    虽然他们二人一直处于合作的状态下,但是彼此间的忌惮根本没有停下过,哪怕是图谋一件事情仍旧不能放下所谓的戒心,甚至是还要不断的去探听彼此的消息才能继续下去。

    若在此时,定北侯固然是能发现了什么,也还是在这之中究竟变成了太大的问题,硬生生给将这些东西给引发出了很大的事情。

    这之中,他们两个人并不知道已经有一个人先一步他们面见陛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庭。

    皇宫,乾政殿

    崔富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归来,在手中还拿着一摞的东西正在乾政殿等待陛下查阅,在堂下则还站着一个身穿官服的年轻男子,沈廷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似乎是狠有耐心的等待着人。

    不多时陆南城匆匆出现在乾政殿中,但看两人也只是匆匆的瞟了一眼,很快手绘了目光,语气有些异样,“你们为什么事来找朕。”

    倒是有些出乎陆南城的预料,没想到最先看到的竟然是出现的沈廷,有些无法确定沈廷来此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心中的想法也是转瞬即逝,没再去往这方面深思太多,能有什么更精明的发现。

    索性也就看看沈廷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到这里,反而是静静等待沈廷打破他们之间的这种宁静,确保了这些更大的事情,会有什么全新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