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不安(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刚蒙蒙亮的的天边还挂着一抹深蓝色,太阳久久也没从地平线上升起,一个个模样格式的轿子正不约而同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有的武馆骑着马儿,一副从容镇定的模样,不多时从远处传来阵阵马儿蹄子在地面上有节奏的敲击。

    短暂停留在宫门口嘱咐下人在外等候的朝臣不约而同超马蹄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但看那骑着马儿的人越来越近了,有的人链上狠快蔓延其微妙的表情,几乎是在瞬间一些个自诩孑然一身的朝臣也早早转过头去,尽量装作没看见来人。

    马儿迈着轻快的蹄声缓缓结束了这种令人压抑的音节,一道略微沙哑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诸位朝臣的头上方传来,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诸位我们又见面了。”

    本想当做没有发生,但这位的身份着实让他们不想主动去招惹,尽管心中一百个不愿意却还是仍旧耐着性子露出还算友善的笑容,低声敷衍着:“定北侯又见面了。”

    在他们之中的所有朝臣谁不知道,自然朝堂间开始传那件事情以后,定北侯就再也没有主动的出现在早朝上,昭华帝似乎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关注,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触碰陛下的霉头,面的引火上身,偏在这个时刻中竟然看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一位。

    定北侯也不去太在意别的东西,轻巧的从马上跃下,把马缰绳丢给宫门外侍候等待的太监,随口道:“将本候的马儿照看好了,这是你应得的。”

    说罢,在小太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样明晃晃的东西已经飞快的朝着小太监的方向飞了过来,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小太监下意识伸手,硬邦邦的东西丢在怀中,打的他的胸口一阵沉闷的痛意,但看到怀中忽然多出来的东西,小太监竟然兴奋的合不拢嘴。

    定背后根本不在意身后发生了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身形笔挺,大步流星朝着半开的宫门走了进去,宫门两侧的禁卫军一时间也无法确定该不该将人给拦下,就在失神的空档,定北侯已经走进去老远。

    这一幕被周遭的人看在眼中,少许朝臣彼此教会视线,仿佛是在进行什么不方便透露的事情的交流,随后便是阵阵此起彼伏的叹息声,这定北侯也真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现在自己都是自身难保了,居然还在这方面上没有丝毫的收敛,甚至比起以往更加明目张胆,故意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什么。

    彼此之间个有想法,无法确定定北侯出现在宫门外到底有何居心,但绝不认为定北侯是想要去看望昭华帝,顺便和昭华帝好好叙叙旧。

    不过更加让他们惊讶的是,一直在丞相府推脱身体抱恙的杨相居然也乘着那顶熟悉的轿子晃悠悠来了,在众人几乎是惊愕的目光之中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的气色依旧是那样好,甚至还比诸位上一次见到时候更加的发福了些。

    “诸位同僚你们再次难道是在等什么人?”杨相慈眉善目的看着众人,笑呵呵开口。

    却不知方才自己的笑容在所有人的眼中看起来是那般诡异,他们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并没有对于这一方面有任何主观性的判断。

    这早朝还未开始,连续发生的两件事情已经让他们足够忘记今日需要在朝堂上说什么,有没有继续需要弹劾的成员。

    杨相就像是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消息,如此诡异的几乎和定北侯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他们面前,难道是今天会发生更重要的事情?

    想到这点,并且迅速反应过来的朝臣已经顾不上给随同而来的小厮嘱咐什么,忙撩起官服的下摆就朝着正殿的位置奔了过去。

    殊不知今日早晨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被隐藏在角落里的眼睛清晰的看到,就连他们之间的对话和表情也一一被人记录下来。

    那个身影几个闪纵,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是连守卫皇宫安全的禁卫军都未曾差觉过,若不是人刚才呆的地方出现的一株小小的草在微微颤抖,恐怕真的很难肯定刚才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大活人在偷听。

    皇宫,乾政殿

    上朝在即,崔富威却还在不紧不慢的伺候着陆南城穿上龙袍,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用了明黄色的发带挽住,确保不会对自己的行动造成任何的影响。

    “陛下稍微花费些时间,很快就能准备完毕。”崔富威虽然语气里有了一丝焦急,但是手中仍旧是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将各项事情做到最好,决不能在他的手出现任何的岔子才是。

    因为没了无上帝王尊荣加持的陆南城少了那种摄人的气势,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安静非常。

    恰在此时,一道身影快速的掠进乾政殿内,在崔富威还未曾察觉的关口,影一已经在昭华帝的耳边低声说完自己在宫门外监视得到的情报,并且简明扼要的说了下现在存在的种种问题,提前跟陆南城做好报备。

    “好,很好,朕还愁没办法让他们二人一起聚聚,看来今天的早朝要比平时都要热闹许多了。”人的眼中飞快的涌出了算计的光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明帝王才应该拥有的沉着冷静、

    崔大总管手中的伙计还是没有停下,但从影一的出现和陛下脸上浮现出的表情心中大只有了个猜测,身为距离昭华帝最亲近的大总管,崔富威从不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有些东西只要心里明白就可以,完全没必要主动透露出去,不然迎接的并不是美好的未来,而是时刻都存在的死亡。

    也正因为如此,陆南城才如此信任崔富威在身边不会背叛,也能放任人去做些自由性比较大的事情。

    于昭华帝来看,身边绝不养没有能力的人,却也不会养会背叛主子的狗,崔富威无意就是众多人中最聪明的那位,很清楚知晓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所以皇帝在某些方面并不吝啬,只要能够拿出定然都会满足人的愿望。

    一番思考后,崔大总管也是想明白其中曲折,怕是陛下要利用这次的早朝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谋,一方面是让这好容易出现的二位无法预测昭华帝的行动,也是没有更大的变化,如此一来陛下就可以由明转暗,在做什么也会愈发的得心应手。

    只可惜这些东西绝对称不上是最好的方式,也在这个地方上能够崔富威隐隐感觉有些冒进,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还是不要进行这个危险系数非常大的计划,一旦暴露随时都可能让这二位提前做好警戒,甚至是在最后还会提前部署,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影一静静等待主人的下一个命令,却没想到陆南城只是挥了挥手让他重新隐藏在阴影之中,没什么其他事情不要贸然在宫中随意行走。

    影一所负责的能力昭华帝自然很是清楚,但也明白它们都是重要的一部分,绝对不能轻易的使用了,最为重要的是不能让杨相和定北侯察觉到他们被跟踪和监视的事情。

    想到这里昭华帝忍不住感觉到了事情前所未有的艰巨,因为就连这二位最近时间里有没有私下往来还都无从得知,今日只怕也是没有那样轻易的会让人主动里去。

    也就在这之中,陆南城还是要让他们快些留下蛛丝马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没有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同样让杨相和定北侯承认他们谋划的神情,昭华帝知晓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没有绝对证据下,他们绝不会轻易的承认自己犯下的罪孽。

    如此一来赵华帝还没能按照想法去完成,就会陷入他们联手布下的局中,稍微不慎就有可能荡然无存,也许更为严峻的还会将先祖打拼下来的江山也被白白的葬送了。

    只不过在这些事情之中,陆南城还没有个确切答案能够确定,这其中到底是变成了比较直接的关系,也还是在着细节之中有什么他没有察觉到的部分,若是真的如此就必须提前做好部署才是。

    所有的一切就是会在即将开始的早朝上发生。

    “崔富威一会儿你不用同朕前往,朕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附耳过来。”任由崔总管将腰带系上。

    崔富威的眼中闪过了狐疑,但是还是毫无保留的凑了上去,等待昭华帝额外交付给他的任务,心道,这次陛下恐怕是真的要准备动手了,不然也不会额外去做两手准备,只怕那二位都不是简单能够对付的角色,不然也不至于让陛下将自己都从身边给支开。

    一时间无法亲眼看到那二位,他这个崔大总管竟然也是感觉有些失望了,心中像是感觉到淡淡的遗憾,却又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因为什么产生的,如何能够变成更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