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诛心(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皇宫内,乾政殿

    陆南城一身玄色便服,从衣服上有暗金丝线绣成的龙纹式样,面前的小几上摆放一个围棋棋盘,其上各有黑子、白子数枚,他从旁侧的盒中捻起一枚白色的棋子轻轻落下,但看到棋盘上的局势,嘴角缓缓的溢出一丝笑意。

    “陛下,沈丞相和林太医来了。”影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偌大的寝宫之中,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眉毛微微跳动了下,陆南城放下手中又一枚黑子,看向外侧,道:“让二人进来!”

    影一领命,纵身消失在了寝宫之中,陆南城却知道人是去解开被激活的机关,放那二人进来。

    不多一会儿,便听门外传来的脚步声,随即便是二人跪拜,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们二人起来说话。”陆南城正襟危坐,敛了衣袖,惯性的拨弄手指上戴着的半只,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弧度

    二人谢过昭华帝,起身,还来不及有何动作,沈廷先一步抱拳,对昭华帝再行一礼,恭声道:“奉陛下口谕,微臣已将林太医带来,微臣先行告退。”

    说罢人站在原地,等待昭华帝的允准。

    “……”

    沉默,仍旧是沉默。

    “爱卿来替朕看看这盘棋应当如何走。”

    沈廷等待片刻功夫也只听到如此淡淡一句,不由怔楞,迟疑的抬起头,在对上昭华帝一双漆黑睿智的双眼时候,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再次被昭华帝的话给打断了。

    “才来便要离开,莫非爱卿有私事?”

    陆南城的目光在人的身上稍微的停留了片刻,却足够让人在无形之中产生了庞大的压力,沈廷低下头去欲说什么,身侧的林太医察觉到了沈丞相对昭华帝本能的回避,一想起方才殿外人的那番言语,忍不住落井下石,道:“陛下,这沈大人的棋艺精湛,常和老臣闲暇时刻对弈一二。”

    沈廷在此时不由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能察觉到,林太医话中些许揶揄的成分,因此,他想要快些离去,免得因什么事端牵连在自己的身上,边还要小心顾及陛下的情绪。

    他的这个举动自然是落在陆南城的眼中,陆南城也是没有说话,手指捻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道:“沈卿是连朕的意愿也要逆了?”

    高高在上的帝王只是简单的一句,却如同惊雷重重敲击在沈廷心头,身子更加低了,一言不发的保持着沉默,却听帝王再度开口,“随朕下完这局棋,你便可离开。”

    陆南城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戏谑,但在面上并无任何的表露,仍是在无形中给沈廷施加压力,让沈廷陪同自己结束这局已经是死局的棋局。

    沈廷眉头皱的更紧,无法知晓陛下此举到底为何,却还是遵循陛下旨意硬着头皮躬身走到小几另一侧,抬头认真端详起棋盘上的棋局来,不过片刻功夫,人的眉头不仅没有舒缓,反而更加凝重了,眉微微跳动几下,长叹一口气,道:“陛下,恕臣无法挽回棋局,这分明已经是一步死地,毫无破绽可寻。”

    沈廷定了定神,他知道,陛下定然是算准了他不可能将这局已经毫无生机的棋局能够彻底的挽回,才故意让他来接手这个麻烦。

    如此一来,陆南城便可利用这局棋大作文章,也能提前计划好所有的一切。

    陛下刻意让他二人来此,目的意欲何为,沈廷心中的那个答案呼之欲出,即将要吐出时候,却被另外一件事情给牵绊住,无法从中找到丝毫头绪。

    沈廷目光不由落在了一侧安然站立的林太医身上,瞧这位在宫中辛劳数年的老太医面无异色,心中已然有了个大致的猜测,却在不期然间对上了一双别有深意,带着些许笑意的双眸,几乎是在瞬间,沈廷下意识的就多避开了这道目光。

    等反应过来时,却已经心道不好。这分明已经是来不及了,他这样想着,也不敢再去抬头,任由陛下的发落。

    此刻,昭华帝缓缓的说道:“皇后身子一直不见好,自从恶疾后始终病怏怏,朕实在忧心忡忡,特召林太医回宫替皇后瞧瞧,林太医一定要仔细诊断,莫要出了任何岔子。”

    陆南城的目光别有深意的落在了沈廷的身上,似乎是有什么消息在提醒着人什么,让沈廷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了些许。

    很快,昭华帝的目光重新落回到林太医的身上,笑意盎然的看着人,仿佛是相信林太医此举出手定然能够确定皇后到底处于什么病症。

    林太医也是太医院的老人,自然知道如何回应昭华帝的话,且不能说的太满,况且现在的他已经身无太医官职,一些个罪名若是落在身上定是无法脱身,自然是小心了许多。

    林太医恭声道:“娘娘身体康泰,老臣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娘娘调理身子。”

    说完,转身由着引路太监带领林太医往凤仪宫而去。

    此件是仿佛就是一个插曲,将这二位君臣之间的尴尬氛围给少许打破,但沈廷仍旧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陆南城却捻起一枚白子放在了棋盘上,淡淡道:“沈卿再看,此棋不就是能够与白子解围的关键之处。”

    解围?沈廷心中却并不这样想,怕是陛下您利用围棋来告诫微臣一些东西。

    “围棋自古就被先祖所创,有千百种解法,却也能被这小小黑子所吃,陛下您自是能按照这围棋之法破解,微臣不能以一子之力破了您的局。 ”沈廷抬头深深的看着面前的昭华帝,面色是让人可怕的沉静,点名扼要的开口。

    既然现在已无外人,沈廷自然也是在这方面少了些许的顾及,并未太过于直白的说出人迂回曲折到时是为了什么。

    谁知,昭华帝听后朗声大笑,声音清亮,仿佛很久都没有这样轻快的发泄过情绪般,身子微微晃动,眯眼敛去了其中的欣赏光芒,他就喜欢和这种聪明的臣子打交道,总能够清晰的点明他这位帝王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所以陆南城才会大费周章的让沈庭留下。

    沈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昭华帝说出留下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也做好了向这位帝王坦诚一切的准备。

    昭华帝沉吟片刻,心中已经有了个大概的想法,这沈廷到底如何不用人猜想也能明白,此人能担当重任,但他到底也有些许忌惮,不是昭华帝自己的人,这用起来自然是多了诸多的麻烦。不然也不至于用这围棋来试探一二。

    如今自然是能够确定,这沈廷是个聪慧之人,平日里韬光养晦,从不将自己的聪慧表露在外,反而是敛去其锋芒,让人一时间无法捉摸其本质到底如何。

    正所谓钟灵毓秀,说的正是沈廷这种沉稳之人。

    想到此处,昭华帝看沈廷眼中更多了一丝欣赏的味道。

    “沈卿,朕以为你定能够助朕完成大事。”昭华帝语气略停顿了下,别有深意的说道。

    听闻此话沈廷的眼角没来由的跳了跳,心中很快有了个清楚的答案,昭华帝还是对自己持有怀疑,这番言语却是故意在试探自己,当真也是不会主动露出自己的马脚来,声音谦恭:“微臣是陛下的臣子,必定为陛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昭华帝但笑不语,仿佛这些话听过太多次,人已经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是在这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麻烦的地方。

    沈廷心里暗自苦笑,为什么自己没能随同林太医一起离去,此刻的昭华帝分明是有所察觉,不然为何要在此时让自己进宫来,难道真只是单纯的利用一局棋,想到这里人反而是心中了然些许,既然只是持有怀疑,那沈廷大可不必如此惊恐,有何只管坦然面对就是,定然是没有太大问题。

    昭华帝似乎也只是随意问问,很快二人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围棋上。

    唇角绽放出一个舒缓的笑容,昭华帝手持黑子落在棋盘上,抬起头,露出了不符合帝王的促狭笑容,坦然的说:“朕很怀疑林太医所说是否为真。”

    沈廷听闻不觉有些头痛,目光落在围棋盘上,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这场棋局可真是互不相让,你来我往间尽是凌厉的杀机。

    只要他稍微有些许退缩之意,昭华帝的棋子必定毫不客气的追击上来,绝对不给她任何可以喘息的机会,也是在这之中逐渐将沈廷的白子逼迫的渐渐不敌露出了败退之意。

    沈廷也深知,自己若是扭转战局,很可能会变成另一番场景,但是他并不想将事情变得愈发的麻烦,不如趁着这个机会露出不敌,尽量让昭华帝能够生出疲惫之态,主动的放了他回去,却也是个最好的方式。

    但沈廷并不知,自己的这番心思都被昭华帝深深看在心中,并没有如他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