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诛心(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昭阳宫

    秋风送爽,带起阵阵寒意,吹得宫中唯一一棵树的树梢上最后枯黄的叶子也落了下来,在风中颤巍巍的飘落在地。

    一道纤弱的身影站在窗前,身上拢着外衫,五黑的长发倾泻而下,被寒风吹得青丝飞扬,飞舞的发丝遮住了苍白病态的面庞,带出一抹憔悴神伤之色。

    端着铜盆的碧水刚踏进宫门,就看到自家主子一人站在那里,面上快速闪过忧色,连忙放下手中铜盆,疾步朝着沈媛的方向走了过去,伸手替德妃将松开的外衫重新披好,眼里全是对主子的担忧,张口欲要说什么,唯恐惊扰了神游的沈媛。

    半晌,沈媛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这才缓过神来,忽觉身上遍体生寒,不禁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拢紧身上的衣衫,别开目光正看到站在身旁的碧水,但见人那略微出神的模样,忍不住扑哧声笑了出来,伸出微凉的手刮了刮碧水的鼻尖,“这是怎地了,站在这里发呆。”

    碧水被沈媛的情绪所感染,站在一侧竟也发起呆来,忽感觉鼻尖有微凉的触感,接着便是德妃那略带玩味的话语,忙回过神来,对上一双漆黑睿智的眼眸,人的所有思绪在顷刻间尽数化为乌有。

    碧水的嘴唇动了动,没发出一个字音,却忽然想起自己工作还没完成,暗道声不好,匆忙的就去端铜盆,脚下动作快速,还没来得及踏出宫门,就听沈媛的声音从窗前传来:“本宫记得昭儿出生时陛下赏赐的云锦缎,去给本宫找来。”

    碧水低头思索片刻,那云锦缎是陛下赏赐不假,当时娘娘说过要留着,待小皇子稍大些做了衣裳来穿,怎地娘娘今日就让她连娘娘都舍不得制成衣裳的缎子拿出。

    “娘娘,云锦缎您说过,待殿下大些拿去做了衣裳,这现在到底……”碧水只想到当娘当初的话,至于现在忽然又了变故,着实不知该如何应对,想了想又道:“难道您是?”

    “放肆!”沈媛眼神一凛,拉了衣裳,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压抑的光芒,转而舒缓了眼神,用她那惯用的温润桑心淡淡道:“本宫有何打算还不许你这婢子插嘴,只管按照本宫的命令去做,若是有任何差池,绝不轻饶!”

    此话就像是针重重刺在碧水的心上,饶是服侍德妃许久的碧水也忍不住浑身哆嗦,忙告退去完成娘娘交付的任务。

    半个时辰后。

    碧水有些瑟缩的低下头,不敢去看沈媛的双目,声音也如同蚊子哼哼,道:“娘娘,您要的东西奴婢已经差人送来了。”

    这缎子自从昭华帝赏赐后,沈媛一直舍不得拿来做了衣裳,便留到现在。

    但此刻看到这些个精美的木箱,沈媛不可抑制的想起那日陆南城的每一句话,乃至每一个眼神,深深的刺痛她的心脏,闷的她几乎喘不过气,努力克制着酸涩想要流泪的感觉,她才将这种痛苦的情绪给强行的压下,深深呼出口气,“叫人拟一份拜帖,以本宫的名义送去凤仪宫。”

    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完,沈媛耗费了身体所有的力气,无力的靠着床榻,花容失色的坐在那里,眼中尽数蕴含的都是心酸的泪。

    一字一句犹如诛心,将她的心残忍的剖成两半,沈媛却要为了所有的一切,不断的付出惨痛的代价。

    既然你不给我活路,那我便也要将你想得到的东西一点点毁掉,让你无法按照计划在顺利进行。

    凤仪宫

    “臣妾拜见皇后娘娘,菀贵妃。”沈媛垂目欠身依次给两位姐姐请安,敛去了眸中的流光,声音恭顺温润。

    杨浅意点头,赞许的看着谦恭有礼的沈媛,对这德妃她自是有些许的满意,在宫中也就数她安分些,有了皇子仍旧没忘记自己身份,自然是得这位皇后的青睐。

    这心中下意识两相对比下,居于后宫之首的皇后目光不自主的落在左下方端坐的菀贵妃身上,但见那张美艳跳不出任何毛病的面孔时,不自觉心中的沉闷感愈发的强了,不由自主用帕子掩唇咳嗽了几声,忙引得旁侧的言女官一阵嘘寒问暖,唯恐皇后的身子在出什么岔子。

    言女官小心帮皇后拍着后背顺气,这责备的目光先一步落在了德妃的身上。这菀贵妃她不敢招惹,但是德妃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偏还不知死活的说:“娘娘,您这身子刚有些起色,不该随意外出,这万一受了风寒加重病情可怎么办。

    坐在下首的菀贵妃用手掩了唇,全当没听见。

    这沈媛眨巴几下眼睛,想出个化解此刻尴尬的方法来,就见沈媛从袖中摸出一份清单,递给了言女官。

    言女官对德妃并不信任,再三确定了这份清单上没什么猫腻,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将清单递给了杨浅意。虽说皇后自从大病身体并不见多少好转,沈媛却发现这皇后的气色大有恢复,想来定然是言女官没少花心思给皇后调理,不然也不可能短短几日的功夫,就恢复了这么多。

    皇后感觉喉咙稍微舒服了些,唇角溢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有些恹恹的道:“身子总是病怏怏的,不见太好。”

    沈媛恭敬的坐回属于自己的椅子上,并不说话,偏听那菀贵妃笑意盈盈的开口:“德妃妹妹,你今日将皇后和本宫都邀在这儿,倒是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姐妹一场也能帮你一把。”

    虽不见人故意嘲讽,这番言语之中也不见得有几句是好话,沈媛就当是菀贵妃给自己设下的一个障碍,也没太多思忖,免得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牵连和麻烦,却还不至于让这殿内的气氛都变了样。

    沈媛也并没有在凤仪宫久留的意思,匆匆寻了个由头就先行离开了。

    杨浅意捏着清单,期初也是不在意,却看了片刻后,一双眼眸逐渐认真了些许,仔细的看着德妃呈上来的清单中的那些个东西,不由地蹙起眉头,都是昭华帝平日最喜赏赐妃嫔们的东西,但是这其中少有几样就连皇后这里的库存都没那么多,看的杨浅意禁不住道,当真小瞧了德妃,竟暗中有了这么些好东西。

    但随即而来的人体,让杨浅意更得不到任何解答,正当开口要说些什么时,余光忽然注意到温怜宜那略微异样的眸光,也顷刻间明白了什么,眉宇舒展,淡声道:“若菀贵妃还有事,本宫也就不留你了。”

    温怜宜寒暄了几句跟在沈媛之后也离开了。

    言女官站在杨浅意的身侧,看着那先后离开的二人,愤愤道:“娘娘这二人分明就是故意……”

    杨浅意放下手中的清单,有些疲惫的伸手捏着自己的额头,让疼痛稍微舒缓些许,渐渐的能够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倦意,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带了一丝,疲惫地道:“德妃也有些能耐,竟在她手中得了这些东西,也真难为身为昭儿的母妃却还有如此心机。”

    言女官听闻有些不甚清楚,只当皇后娘娘是在说德妃精明的很,竟用这种手段来曲意逢迎,难不成自家娘娘就真的会被这些东西所吸引?

    还来不及开口,却听杨浅意低低笑了起来:“本宫早知温怜宜不可能如此放心,定然训个理由来本宫处,到没想到她才是让德妃做出此举的关键人物。”

    开始皇后还当做德妃是刻意讨好,却在看沈媛送了礼单却不停留,没多久温怜宜竟然也匆忙离开,却足以证明一点,他们二人之间必定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发生,偏偏她杨浅意成了二者之中示威的一个最能利用的工具。

    想到这里,连带手中那份德妃送上的礼单也没了兴趣,随意将礼单丢给言女官,闭眼道:“将上面的云锦缎都装了送去昭阳宫,说是本宫留给昭儿做新衣裳的料子。”

    这些东西她杨浅意不收,却还是要给这二人一个下马威。

    不论是她杨浅意还是别的什么人,在这后宫之中断不能用这种方式来警告他人。

    云溪宫

    温怜宜面色难看,差点将昭华帝赏赐的琉璃珊瑚给摔了,引得凝琅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只得跟在莞贵妃的身边,生怕出了什么岔气。

    但看这副模样也只,肯定是去凤仪宫又生了什么事端,就听温怜宜端起茶杯冷笑出声,道:“好一个沈媛,利用这一招来告诉本宫,若是这样就失去了你的一个计谋,还真是让本宫无法明白你的好意。”

    今日这沈媛着实是杀她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料到这位在自己手下做事的德妃竟然有如此手段,让她在皇后面前失了面子。

    不过这样也好,她温怜宜从来就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也该是让杨浅意明白一点东西了,不能人有杨浅意继续在后位上逍遥太久,不然温怜宜的这份大仇可真是不知何时才能彻底的得到回报,她也似乎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