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银杏树(4)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一夜的皇宫似乎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又似乎带着一些不同,只不过是不同的人,带着不同的心情,看着百般的风景……

    侧殿里因着皇帝的存在,烛火似乎要更加的明亮一些,只不过,此刻那殿中只有两个人,也不知是说了什么,空气一时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寂之中,过了半响,不知是那火烛的“噼啪”声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静,还是轻微的呼吸声终于引起了陆南城的注意,终于是开了口。

    “但说无妨……”陆南城的手转动着玉扳指,在沈媛内心直打鼓的时候,终究是抛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那么,臣妾,斗胆请问皇上,皇上的心里儿边,有没有过臣妾?”沈媛本来是想跑到昭华帝这边,询问一番关于杨家的事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开了口却变成了这样。

    方才那一会的时辰里,她想了许多,本是想先问问如今的局势如何,再问问陆南城是否已经想到了好的法子,最后再跟他好好的商量一番,可是,看到他那个冷淡的模样,她突然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此时此刻的她只想知道的事不是那些个关乎于家国天下的大事,说她任性也好,说她不省事也罢,她也不过是个女子罢了,在这个世上,除了自己的良人,便剩下自己的孩子了。

    但是,若是她没了孩子,还没了昭华帝,还能拥有什么呢?所以,她改了口,现在不想知道那些有的没得了,只想知道那个答案是什么。

    “朕……”陆南城早就猜到或许是跟他冷落她有关系,但这样一个问题,也算是出乎他的意料了,其实这么久以来,他又何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

    从刚开始出于要用到沈家,才在众多的女子中注意到了她,后来为了大计划,又将她拉入了这漩涡之中,无论是在对付杨家的计划上,还是在江南巡游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对这个女子,心里还是有几分喜爱的。

    毕竟沈媛也算是个佳人了,至今他还记得她在出云楼的大发异彩,也记得她在四国大会时的出彩表现,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些都让他感到身心愉悦,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可以陪伴在身边哪能不心悦呢?

    但是,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和杨家的暗斗博弈,其中牵扯了太多,这个时候暴露出来的沈家,让他第一次怀疑到了他们,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沈家居然玩了这样的把戏,更可恨的是,自己的妃子或许还跟她那位假兄长有私情。

    这样的情况下,让他该如何是好,身为一国之君,这座下的龙椅都已经受到了威胁,就算这样,连头上的这顶王冕都要被人换成绿帽吗?那样的话,他的颜面又将何去何从,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还谈什么情爱?

    况且,这皇家,何时又出过痴情的种子了,若是连这龙椅都保不住了,还追求什么美人呢?想到这里,昭华帝不由的发出一声冷笑来。

    “呵。”这侧殿里只有他们二人,有什么动静自然是可以听的清清楚楚的,更何况沈媛此时可是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在等待陆南城的金口一开,这一声冷笑无疑给了她心上重重的一击。

    “朕的心里边自然是只有舒和的,旁的人,朕需要在乎吗?”那冷漠的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让沈媛霎时间仿佛掉入了冰窟之中,这比让她对自己的孩子下手,还让她心里感到伤痛的无以复加。

    这一句冷漠的话,好像给他们的那些过往都打上了可笑的烙印,好像那曾经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不,比梦还不如,至少在梦中,醒来后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伤痛的感觉,但是,现在的她,不仅仅是醒来了,还是好像被人拿着一把冰凉的刃就那样直直的捅进了她的心窝里,然后瞬间便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气。

    沈媛一个踉跄,差点倒下来了,但是她咬着牙稳稳的站住了脚步,这种时候,既然已经几乎是失去了全部,那么更不能让人看出她的此时此刻的狼狈,笑话这种东西,这将近两年多的时间里她已经经历了太多了。

    但,那不一样,那些后宫里边儿的人,不管怎么嘲笑她都是打不倒她的,因为她知道心里边还存着一丝的火光,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她已经被灭去了那火光,但还要继续的活下去……所以,现在的她不能狼狈、不能脆弱、不能倒下……

    崔富威正立在门口老神在在的等候着,就见到那殿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了,而后,德妃娘娘端着一张严素的脸从里边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没有跟任何人招呼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一边的张英江抬起头来望向自己的师父,看到崔富威点了点头,便小心的探了探头,但是不见里边的圣上有什么反应,便只好继续立在殿门外守着。

    殿内,桌案上的蜡烛已经燃了一半,烛火下的人,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不曾有任何的声响,若是此刻张英江胆子再大一些,瞧得再仔细一些,他肯定能一眼就看得出来,昭华帝的神色分明是带着几分伤痛的。

    不过,他没有那样去做,昭华帝自儿个也是不知道的,那心中一瞬间的疼痛,还有那面庞上的痛心的反应,就这样在月色中,慢慢、慢慢的归于了平静之中,无人知晓,随着夜风飘散万里……

    沈媛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回了昭阳宫,身后跟着不明所以的碧枕,碧枕虽然一句话都没有问出口,但是这么多年的感觉告诉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然主子虽然是走的稳妥,但是那披风却几次险些被一旁的枝条给勾住了。

    果然,一回到昭阳宫后,主子便一个踉跄双腿如同失去了骨头一般,跌坐在了那石砖上,双目无神,那本来明亮的杏眼留下了一串又一串的泪珠,那美丽的眼睛就这样被泪水打湿了失去了它本该拥有的神采。

    这样的情景,让大家都傻了眼,聪明点的跟碧枕进行了神色交流之后,都小心的退下了,碧枕一脸心疼的守在沈媛的后边,也知道这个时候只要默默的守着便好了,这一夜,云掩月来无归处,不知谁家灯火照天明……

    云溪宫。

    “那些个管事可要赶紧的打点打点,这眼瞅着年宴就在眼前了,到时候, 本宫可要给杨浅意一个大惊喜哈哈。”温怜宜方从凤仪宫赶回来,大笑不已,任由凝琅替她从肩上解下披风。

    “是。”一旁的听雨清脆的应了下来,她们也知道此事的重要性,是万万不敢有什么耽搁的,放在以前也不过是早或者晚了除去那个不懂事的妃嫔罢了,可现在若是有了什么差错,可是会误了大事的。

    所以她也早早的就提点下边的那些个人,可要上着一万个心才是,谁要是在这会出了差错,娘娘可不仅仅是一顿打罚了事了,到时候恐怕就是死也死的不会叫人痛快了去。

    “娘娘,外边有一个昭阳宫的宫婢来求见。”一个小太监进来恭敬的说道。

    “哦?昭阳宫的?让她进来吧,许是德妃有什么事。”温怜宜挑了挑眉毛,心想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虽然那日沈相说有些晚,但是她提到了可以准备一些混乱在年宴会之前进行,尽量快一些,沈相虽然面露难色,但是大家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得点头同意了。

    沈媛那日看起来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最好还是没有张开口,后来也没有听她的安排便离开了云溪宫,恐怕今日是来跟自己招呼这个事情的,心下了然便不加拒绝的让他们把人给放进来了。

    “奴婢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进来的果然是沈媛手底下的人,虽然不是常见的那个碧枕,但似乎也是叫碧什么的,想来应该也是德妃手里边的心腹了。

    “嗯,起来吧,这昭阳宫有何事需要找到本宫这里来?”莞贵妃端过凝琅递来的热茶暖暖的喝了一口,虽然私底下沈媛确实是给她做事的,不过这里到底是正殿,即便是已经将这云溪宫处理的密不透风,但还是怕有个什么万一的,所以,她嘴上还是带着点讥讽的意味。

    “德妃娘娘派奴婢前来给贵妃娘娘请罪,说那日在花园不小心招惹了娘娘您,心里过意不去。”显然沈媛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只是教碧水说是赔罪,反正碧水也不太清楚她私底下和莞贵妃的事情,这也是她为何没有派碧枕还是派了碧水来的原因,因为这样的话做起事来更自然一些,当然就更不会遭人怀疑了。

    “本宫知道了,回去告诉你们家娘娘,这做事啊,还是要小心着些,这身份毕竟是不比从前了。”温怜宜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沈媛这是跟她招呼意思是她会全力的协助此事的,不过面上还是要带着一些恼怒,故作生气的让人将碧水给打发走了。

    当然,此时没有人知道,经历了一夜的锥心之痛后,沈媛已经相通了一些事情,谁都没有料到接下来会有一件事,彻底颠覆了这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