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银杏树(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乾正殿。

    “这定北侯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拖了这么久都不回京,还有杨相,今天还告病了,会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啊?”昭华帝刚一进殿门,就看到了雷云在那里急的团团转,这看样子他也得了信了。

    “哎,皇上你可算是来了,你说这杨家到底是要搞些什么名堂出来,嗯?一个两个的都藏着掖着的,让人看不透。”

    “先坐,不要急,这一急,脑子就糊涂了。”崔富威已经早早的将殿里的其他人都赶了出去,毕竟雷大将军现在应该是在南疆的,倒是陆南城深信崔富威的安排,毫不担忧的模样,进来便先让其坐下再说。

    “哎呀,好吧,不过我说啊,你这个做皇帝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我可是担忧的紧,本身进宫是来跟你说大营那边已经处理完毕了,结果听他们说这杨相今儿个居然告病没有来上朝?”雷云深深的吸了口气,无奈的坐了下来。

    “哦?大营那边既然解决了,那朕也松了口气啊……”陆南城听到这话,眉角放松了一些,手抚上那玉扳指来回的把玩着。

    “嗯,已经都安排好了,不过,看不出来你也会松了口气啊,我还以为你一点都不担心,一点都不着急呢。”看到陆南城的面色缓和了些,雷云便打趣了几句。

    “朕当然也是怕的,这江山都快不保了,怎么能不担忧啊,至于这杨相告病嘛,朕当然是不急了,杨相既然告病就是个信号,这定北侯不日就会返京了,你也可以准备准备回南疆了。”陆南城心里本来也是急的,但是在朝堂上让他们那么一吵,反而是想明白了。

    杨相这个老狐狸做事自然是相当稳妥的了,这么久以来可是很少告病请假不来上朝的,就连那次杨侯爷的次子杨然被他们设计拿下,杨相可都是稳稳的站在那殿上的,所以这次告病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既然这么稳妥的一个人都突然请了假,只能说明这杨家应该是要有动作了,前些时日已经知道那定北侯将炎京大营那五万大军,那里的将领早就被收买的差不多了,而他谎报了伤亡数量隐瞒下来的那支大抵是有三万多人的军队早就上了路,一路潜伏直奔皇城。

    再加上他返回京城,怎么也要有个上千人的护卫队,倒是加起来可是要明摆着拿下这皇宫的,京城的守卫加起来也不过是一万多,还有那皇宫的护卫,也就是三千多,哪里抵得过杨家这一手段。

    不过,定北侯自以为早早买通了各大的关卡,但是陆南城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这纸里怎么会包的住火呢,昭华帝这边自然也是安排了妥当的,那炎京大营的兵马是不会擅自出动的,到时会和雷云安排好,将那些将领换了去。

    至于这守城的兵马,是交与沈廷来调度的,到时若是计划顺利,杨相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那么在他们看来,这皇城上下也不过是那三千的兵马,就这样还有杨家的那个做了御前侍卫的杨泽,恐怕都不用怎么出手,就能轻轻松松拿下这皇宫了。

    但是他们一定也想不到,这沈廷还是昭华帝的人,那杨泽也早就因为对杨家恨得不行,而转身投靠了昭华帝,甚至是那大营也让雷云前去安排妥当了,再安排雷云返回南疆,暗地里调兵遣将,到时皇城应该是稳妥无虞的。

    “嗯,既然皇上已经有了定夺,那么臣便遵旨,即日返回南疆。”听出了陆南城话里的意思,也严肃了起来。

    “嗯,现在就等等,看看杨相会有什么动作吧,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你就莫要多担忧了,朕自有定夺。”既然陆南城都这样说了,雷云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但还是放下了心里的担忧,只因为现在昭华帝更需要他赶紧赶回南疆。

    昭阳宫。

    “言女官真是辛苦了,劳烦您亲自来了一趟,受累了。本宫没什么,就是昨个儿夜里有点着凉了,多谢皇后娘娘关心。”沈媛早上在窗口站了许久,就是晚上没有着凉,这面上的颜色也是不太好看的。

    看在言女官眼里,就是好像染了病,虽然不重,但是神色确实有些苍白,她哪里知道德妃是被那个故事里的深意,弄得心慌慌的,脸色又哪里不会苍白呐。

    “没事,德妃娘娘要好好注意身体才是啊,娘娘还等着您为她分忧呢,眼瞅着这就要过年了,事情也是越来越多了,唉。”言女官叹息两声,将杨皇后的意思都暗示给沈媛知道。

    “嗯,不过是着凉了,本宫很快就能帮协皇后娘娘一二的。”沈媛自然是听出了话里边的意思,嘴上带着笑,便跟着附和着,虽然说不知道后边的事情会怎么样,但是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好事都送到手边了,放着谁都不会拒绝的。

    “娘娘,小皇子已经用了那莲子羹,还吵着要吃呢。”这边碧水已经进来了,笑着跟沈媛说了侧殿的情况,当然这话里边的真真假假就另说了,只不过大家都知道小昭儿确实是喜欢那莲子羹,吵着多吃也是有可能的。

    “小皇子喜欢就好,那我就不多留了,娘娘要多保重身体啊。”言女官听了也是高兴的,心想若是皇后娘娘知道了指不定有多高兴呢,而且话已经带到了就不必多停留了,起身行礼便回了凤仪宫。

    “娘娘……”碧枕端着药进来,满脸的担忧。

    “咳,无事,就是一夜没有好好休息罢了,你们好好照顾着点小昭儿,本宫去歇一会……”说着便接过碧枕手上的药,一口饮下,起身往寝殿走去了。

    “唉,早知道我昨日就不应该离开的,娘娘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一晚上都不睡,早上还开窗吹了风,这要是真的病倒了可怎么好。”碧枕拿着空碗,言语间满是自责。

    “碧枕姐姐,你也别太自责了,如今这种情况,娘娘她……唉,算了,如今还是要好好的看顾娘娘,别加重了病才是。”碧水也眉头紧皱着上前安慰了碧枕两句。

    “嗯,你说的对,娘娘如今身子还虚,我去守着她,你去好好照顾小皇子吧。”

    “好。”两人就这样出了正殿的门,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忙碌起来。

    “诶?人都去哪了?”连续多日都在各宫间奔波着打探消息的碧衣一回来,愣在了那里,还说要等回来以后跟主子汇报情况呢,平日里这个时候应该是有人的啊,一时摸不着头脑的她也出去四处寻了起来。

    杨相府。

    匆忙从宫里出来的沈廷,为了避人耳目,又回了家中,看着离万德楼一聚还有些时辰,便准备先赶去杨相的府上探一探,毕竟那些人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跟他打探杨相的情况,但现在具体是怎么回事,他其实也不太清楚。

    只能说有些隐隐的能感觉出来,此事应该是与杨侯爷还有杨家有关系的,但是具体是怎么回事还需要去探望一下,不仅那些人等着想知道,皇上那里他也应该要有个交代的。

    “啊,是沈大人啊,我家老爷说了,若是沈大人来了便请直接去房中找他就好了。”经过门房的通报,管家就连忙赶了过来,一看是沈廷,便带着人往卧房走去了。

    沈廷却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这杨相真是做的滴水不露啊,即便满朝文武都在猜测这杨相爷可能是在装病,也是安排的妥当,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位这会怕是人不仅仅是在卧房里,恐怕人也是躺在床上的。

    两人依次进了卧房,沈廷一看果不其然,那床上躺的不是杨相爷,还能是谁。

    “老爷,沈大人来了。”管家先开了口。

    “啊,你来了,来坐吧,杨德你先下去吧,老夫要和沈大人好好聊一聊,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不要让人随便过来了。”杨相听了管家的话,人也不躺着了,坐起身来,先将人打发了出去,便和沈廷细细的聊了起来。

    “大人这是……”沈廷已经知道杨相是在装病了的,但是这个话他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自然是要等他自己承认了才好。

    “如你所见,哈哈,老夫正是在家中装病啊……”杨相哈哈大笑了两声,接着又面带着难色,沈廷还很少见杨相这般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难道说确实是跟定北侯有关了?那可要小心的多打探些消息才是。

    “是……侯爷吗?”沈廷试探着开了口。

    “唉……老夫也没办法啊,这是劝不住了哟……”说到这里,杨相也是满面的愁容。

    “那这到时候……若是……”接下来,两人就开始探讨起杨侯爷那边的情况了,虽然杨侯爷一心想要造反,但是杨潇脑子还是清楚一些,总是会私下里跟杨相说一些他们现在的情况。

    “嗯……老夫,现在……”两人激烈的探讨了起来,到最后沈廷离开了杨相府,上了马车,心里还是烦躁的,他还以为杨相也动了些心思的,没想到这人还是在想着如何劝导杨侯爷,看样子还是靠莞贵妃那边了,只是今日进宫以后的商谈明显效果还是不怎么大的,这计划迟迟的不能实施下去,杨皇后没有事,那杨相自然也不会动,老家伙都抱着要一直告病到定北侯一事完了才肯出来,这可真是让人头疼啊,沈廷不由的揉了揉额角。

    “去万德楼。” 不过现在再怎么头疼,也还是得先去一趟万德楼,会一会那些个人,就算是杨相懒得搭理他们,他也得赶过去瞧瞧,也许又有了其他的事情可以探听一二呢。

    “好的,少爷。”马车外的奴才听到了沈廷的吩咐,一扬手,鞭子抽打了下去,马车便欢快的往万德楼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