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银杏树(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清晨的风总是让人觉得冷,这进入了十月的天气,总是夹着着寒冷的气息,让人知道,啊,这冬天就快来了,各宫也都纷纷的忙碌起来或是裁制新衣,或是准备过冬的炭火。

    但在这样的一个冷风呼啸的早上,沈媛却站在那窗户前,许久未曾动过,她的心随着那书上所记载的一切,慢慢的便的寒冷,加上那风,更是觉得通体冰凉。

    在那个记载里,那个母亲那么狠心的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其实也不少见了,记载中那些怀着身孕,却为了博得上位机会而使自己小产的女子比比皆是,但是,这个不同,那孩子都已经生了下来了,怎么还舍得将他狠心的抛弃呐。

    不过,那妃子若是没有将皇后扳倒,那等待她的或许的是更艰难的未来,先下手为强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其实再细细的想一想,如果她不能一举扳倒那个皇后,那么也许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了,所以才狠心的下了手。

    那么她呢?她又该何去何从啊……如今杨家之事迫在眉睫,宫中的形势也如此的紧张,她又该如何呢……沈媛不知道,只觉得那寒风不断的扑在脸上,让人心痛不已。

    崇和殿。

    “今儿个杨相怎么还没来啊……”

    “嘿,你不知道啊,杨相他老人家今天告病了。”

    “告病啊……杨相都,你说会不会这杨家?”

    “我看呐,八成是有可能的,杨家如今是越来越胆大了,杨侯爷带了兵,这迟迟不回京,我看呐这天恐怕是要变了……”那个穿着绿色官袍的大臣小声的念叨着。

    这京城的形势可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不过明里边大家都能隐约的感觉到这是杨家和皇家的在斗法了,只是这四大家族的其他三个都是暗暗的没有个什么动静,大家也都人心惶惶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更不用说那北疆的情况了,那战事半月前就已经结束了,但是这定北侯接了皇上的旨意,却迟迟未曾归京,如今杨相还告病,这真是越来越让人胆战心惊了。

    “唉,谁说不是啊,上次定北侯府的寿宴就让人胆战心惊的,你说说,这可怎么办啊……”

    “哎哎,你俩小声点,崔大总管已经到了,皇上也快来了……”

    “咳咳,好……”那个开了话茬的大臣,不自然的拢了拢宽大的衣袖,握好了手中的玉板定定的站在那里收了话音。

    “皇上驾到……”随着那高昂的调子响起,文武百官皆叩拜行礼,听到昭华帝的声音后,才慢慢的起身,恭敬的分列着。

    “众位爱卿有何启奏啊?”陆南城一眼扫过去,看到了前面空了个位置,心里冷笑不已,杨家这怕是起了内讧了吧,杨相都推脱生病不来上朝,看来这定北侯是有些蹲不住了。

    “臣有本奏……”

    “嗯,这江南的税赋向来是交的最足的了,今年又交的要丰厚一些,既然苔原遭了灾,就免了一年的税赋吧,准了。”

    “……还有啊,这兵部是怎么个情况了,定北侯是不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尔等可不能虚报啊。”

    “臣等不敢,只是这定北侯……这北疆的战事历时将近两年,这军队也确实……”

    “臣认为这……,还有这杨家军也是……”

    一说到这定北侯,朝内一时看起来热闹非凡,但是个个都在推脱着,谁也不想去猜测什么,谁也不想主动站出来说什么,他们如今是两边都不想招惹,陆南城就冷眼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解释着、推拖着。

    “好了,既然如此,就再等等吧,还有何事启奏,无事便退朝吧。”昭华帝听到后边颇有些不耐烦,心里最近又因为杨相的事情有些窝火,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听这些人在这里抱怨。

    听到昭华帝终于不再追问了,底下的大臣可是心中松了一口气,这如今可是两头都得罪不得,还是静静的观望着,生怕惹怒了这位,若是杨家没了好果子吃,那他们也不会好,但是又怕得罪了杨家,到时皇帝占了上风,一样是没有个好下场。

    如今聪明的早早就将宅门守了起来,私底下观望着,看哪一边占了上风,再投向哪一边,不怕死的则是投诚了杨家,要知道一旦杨家成了,那他们可就是从龙之功了,那自然是富贵缠身了,还有那些个左右摇摆不定的,今天跟着这个打探打探,明天又跟了那个。

    这种情况下,只有四大家族的人最淡定了,杨家虽然是在四大家族的首位,但跟其他的家族比起来,还是算年轻的,如今又有了这样的心思,其他家族也不会做什么,只是冷眼旁观着。

    毕竟有句老话说的是“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说的就是这么个理儿,不管是杨家败了还是皇家败了,总是有人再顶替上去的,而他们三家依然可以屹立在这片大陆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冷眼旁观就好了。

    他们不会站在任何人的那一方,也不会帮助任何人,只会独善其身,默默的等待着,等待那个最终的结果……

    “沈大人,沈相!”昭华帝既然是退了朝,众人也就陆续的离开了崇和殿,沈廷正顺着那玉阶往下走的时候,就听到后边有人在喊自己,便回了头去。

    “哎呀,沈大人你走的可真快,那个李大人还有我们几个想请你去万德楼一叙,怎么样?”那人见沈廷停了下来,连忙加快了步子上前来了。

    “好啊,不过沈某还有些事情要做,晚些时候会去万德楼寻各位。”沈廷笑着应了下来,心里大概是知道这些人的目的,如今形势不明,总是有人在想着法子探听些什么,要是放在以前,沈廷也是不会过多搭理他们的。

    但是如今沈廷明面上可是投靠了杨家的,既然杨相今日告病了,那么这些摸不着头脑的人,自然是要想尽办法打听打听情况的,本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询问沈廷的,但是没想到沈大人还挺好说话的,这让大家心中暗喜不已。

    沈廷则是做好了准备,既然昭华帝让他假意投靠杨相,除了适时的传递消息,还有迷惑杨家,这种其他臣子有了异心的情况自然也是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的,这种时候,本就是可以检验异己的好时候。

    “好的,沈大人,那咱们到时候见。”那位臣子见沈廷爽快的答应了,便高兴的离开去跟其他人说话了。

    沈廷却是看着出了这宫门,却在侧面换了马车又从其他的地方进去了,定北侯拖着迟迟不做反应,杨相又告病了,这一切都说明如今的情况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但是莞贵妃那边还没有动静,所以只得再进一次宫,好好的商议一番。

    凤仪宫,正殿。

    “嗯?今儿个怎么不见德妃妹妹啊?”莞贵妃一如既往的在面上把矛头对准了杨皇后身边的人,大家对此也习以为常了。

    “这人总是有个身体不适的时候吧,总不能不让人休息不是?”一听温怜宜开口了,一边的贤妃嘴上也是不依不饶的,这要是放在旁人,莞贵妃还会多说几句,但是慕容璐这个疯女人实在太难缠,所以便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定定的坐在那里喝着茶水,面色平静。

    慕容璐见她这个样子,恨恨的绞了绞手中的帕子,却又无可奈何,毕竟现在这个场合要是不依不饶的,到时还要被皇后批评,所以即便是心里不平,还是只好放下了,于是话题就这么让大家心照不宣的给绕过去了。

    “娘娘的身子可好些了?”有人来回的暗地里打交锋,自然也就有人乘机的示好,杨皇后这是自从大病以后第一次开了凤仪宫的门,让各宫前来请安,面色虽然已经好了不少,但是跟平常的比起来还是可以看得出有些苍白的。

    “是啊,皇后姐姐若是身体不太好了,这宫务妹妹们也是可以分担的啊,要多休息才是,可不能伤了身子,接下来的事情也是不少呢,娘娘且莫要太勉强了。”话题一引出来,底下的人就顺杆往上爬了,慕容璐虽然是一心的对付温怜宜,但是若是有机会能让她多些权利,自然也是不肯放过的。

    况且今日那个一心维护杨皇后的德妃又不在,杨皇后就是想推脱给别人也是不能够的,此时不动更待何时啊。

    “这个,就多谢众位的关心了,本宫身子已经大好了,有女官们协助一二也就够了,各位妹妹们也就不必太过担心。”杨皇后嘴角带笑,心里冷笑连连,虽然她现在的情况去处理宫务确实有些勉强,但是她也不会将这把椅子随意的让出去了。

    而且她说的话也确实是如此的,这几日虽然是在病中,但是有了言女官在旁边协助,也是或多或少的处理了一些事情,不过这慕容璐说的后边的事情,无非是已经快到腊月了,这眼瞅着就到了年根底下了。

    再过不了几日就该筹划着安排年宴了,这年宴向来是涉及宽广的,这也是最好的机会能跟各宫各所的掌事的搞好关系,要知道在这宫里边人脉从来都是最重要的,有了人脉,就有了消息的来源,才能保证在这宫里边不论是得宠还是避祸。

    这往常杨皇后也确实是会分担一些出去,但大都是给自己身边的人,毕竟谁人不想增加自己手里的势力,所以今日这慕容璐是趁火打劫了,但是也得杨皇后给面子,她没想到杨皇后牙咬的这样紧,脸色一下子就不太好看了。

    一场交锋过去,大家看足了戏便都陆续的离开了,杨皇后倒是没想到沈媛今日没来,往常这种情况她是不会缺席的。

    “你去昭阳宫看看吧,顺便再带碗莲子羹过去。”杨皇后其实说是惦记着沈媛,但心里想的还是小昭儿,不然也不会有那碗莲子羹了,言女官也看得出来,嘴上应了,也就连忙下去安排了。

    杨浅意站在窗前,看着那已经落了一地的银杏叶子,心里一阵烦闷,不知这年还过不过的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