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抉择(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殿内一时寂静着,沈媛的声音突然响起,陆南城就没来的及去细想心底的奇怪的感觉了,便抬起头来望了过去,沈媛见状,自然是提着食盒主动的向前来了。

    他眼前的沈媛穿了一袭青色的衣裳,是一件青色的石榴裙,然后又在外边披了一袭青色纱衣,肩上有一条用上好的淡淡的黄色丝绸做成的披风,穿在这个人的身上意外的与裙子搭配的合意极了。

    石榴裙上绣着白色的百合花儿,那白里透着点红,让人不由的就想到她的面容,正是那白皙红润的脸庞,上层头发盘成圆状,插着根根镶了绿色宝石的簪子,余下的三千青丝则是自然的散落在肩膀上。

    耳坠也是镶着绿宝石的,随着人向前走动着,也跟着轻轻的摆动着,那白色的玉颈,带着的是珍珠和绿宝石相间的项链,绿色衬托的那玉颈愈发的动人,脸上的气色似乎也好了许多,不比那日在凤仪宫见到的苍白,那玉手还小心翼翼的提着那食盒。

    在昭华帝的打量中,沈媛已经走到了跟前,打开了食盒,将里边装在蓝釉白花鱼莲盘里的各色点心小心的端了出来,摆在了昭华帝的手前。

    桌上的奏折已经让昭华帝小心的挪了位置,空下来的地方让沈媛摆好了点心,一眼扫过去,除了那碟桂花糕,都是他常吃的,所以就如同沈媛所想的那般,将手伸向了那碟桂花糕,一口下去,桂花甜而不腻的香气就扩散开来了。

    陆南城终于知道,为何以前听雷云说过,这吃食是最能勾人的了,如今这桂花糕就是,让他总是不由的想起和沈媛的过往,同样的味道,勾起了心底最深的记忆……

    “咳……”陆南城轻咳一声,阻止了自己再继续想下去,将咬了一口的桂花糕放在了那碟子上,接过崔富威递来的帕子,细细的擦了擦手。

    “德妃无事便回去吧,朕还有折子要看。”沈媛本来看到昭华帝率先拿起了那桂花糕心里一阵喜悦,结果没一会就见陆南城放下了手中的桂花糕,接着又说了让她先行退下的话,心里有些失望。

    不过看到那案上堆积了不少的奏折,心里的不快就去了一些,毕竟昭华帝是真的在忙,处理政事的时候,自儿个也确实是不应该呆在这里迟迟不肯离去。

    “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了,皇上莫要太过操劳。”沈媛心里有些不舍,但还是明理的,从来都不会胡闹,听了昭华帝的话,便退了下去。

    出了殿,看到了张英江,就上前行了礼,两人互相问候了一番,正欲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太监从殿内提了食盒出来,那不是她提进去的食盒又是谁的呢?

    想到这里,沈媛就有些着急了,方才陆南城明明是吃了的不是吗?怎么现在又……这个样子啊,她也顾不得跟张英江继续说什么了,连忙拍了拍碧枕的手,指了指那边离开的身影。

    碧枕也看到了那食盒,心里一惊,知道娘娘的意思,也就连忙追了过去,既然碧枕已经去了,沈媛也不好在继续留在这里,若是让人看到了总是不太好的,便有些郁郁的带着碧衣等人先回了昭阳宫。

    往常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去侧殿哄一哄逗一逗小昭儿的,可是刚刚那个小太监提着食盒远去的身影,让她有些难以放得下,就径直去了正殿里等着碧枕回来,她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那食盒应该是空的,是空的……

    但是隔一会,心里又不安的说,这点心没有用完,怎么会让人先把食盒取走呢?想到这里沈媛又攥了攥手指,再一次抬眼看了看外边,还是不见碧枕的身影,心里暗暗的着急,心想这小丫头可怎么还不回来。

    碧衣看着主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正殿里来回的走动着,时而不安的抬头看看外边,心里想做些什么,但她虽然跟了沈媛这么久,对很多事情还是不太懂的,只能无奈的站在一边。

    倒是碧水几个围了上去,又是端茶递水,又是拉着沈媛坐下给她捏了捏肩膀的,倒是转移了她的注意力,碧衣见沈媛眉头没有拧的那么紧了,心里也有些高兴。

    看到碧枕那双翠绿的绣鞋急急的走来,沈媛连忙抬头看了过去,眼里带着的是满满的急迫, 碧枕也是急急的赶了回来,气息还有些不稳,先是大大的喘了口气。

    “娘,娘娘,那个食盒里,确实是有的……”虽然说的有些喘,但是这并不影响沈媛听清楚她说的话。

    “有的,是那些吗?”沈媛的神色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

    “会不会是拿到别的地方去吃的啊。”碧衣见状连忙急急的问到,心想或许昭华帝只是让人给他换了个地方,沈媛听了觉得有理,当然其实不过是她这会心情是在是急切,生怕是自己想到的那个结果,碧衣这一问,让她心里又燃起了一丝期待……

    “娘娘……奴婢问过了,那太监说,是皇上赏下来的……”碧枕咽了咽口水,声音低低的说到,其实她又何尝不想那点心是被拿到别处去的,又或者是那小太监手里提着的不过是一个空了的食盒,但是,如今这情况明显是已经让人给说绝了。

    那一瞬间,沈媛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所有的可能,所有的路,所有的希望就好像是那水里头的影子,一个小小的石子,就轻易的让它全部都碎了,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是,是吗……”沈媛跌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的发起呆来。

    “娘娘……”碧枕等人担忧的唤了唤她,因为沈媛如今这个模样着实让人有些担忧的,若是放任她这样下去的话,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就追悔莫及了。

    “本宫……本宫没事的,本宫,想自己呆一会……你们,都下去吧。”沈媛出了声来,要将人都赶出去,碧枕等人见她开了口,虽然担忧,但也比方才的情况要好了许多,也就听了吩咐,小心的退了出去,将殿门半掩着,这样可以随时听一听里边的动静,虽然沈媛不会脆弱到那般想不开的地步,但也好以防万一。

    沈媛也顾不得她们是不是关了殿门,她现在就仿佛从艳阳的天气里,一下子就跌落到寒冬腊月里,那心底的凉意不断不断的涌上来,让她不由的觉得寒冷无比,手下也在四处的扯着能够暖一暖的物件。

    颤抖着的手终于抓到了一个应该是白日里小昭儿的奶娘落在这里的一个小小的被子,连忙扯到了身上,紧紧的拥着,脸上泪水不听使唤的往下流着,那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真是让人止都止不住。

    碧枕让她们都先下去了,自己小心的守在门口,听到里边低低的啜泣声,让她心里也不好受极了,过了许久,里边的声音好像是慢慢的停了下来,她便小心的探了探头,发现主子许是有些哭累了,靠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碧枕小心的将殿门再推开了一点,放轻了步子走了进去,到了跟前都不见沈媛有反应,就又探头过去,发现许是哭累了,这人已经是睡了过去了,怀里抱着的好像是小皇子的小被子,脸上带着泪痕,眼睛闭着,但是那红红的眼眶,一看就知道是哭的狠了。

    碧枕看她睡的熟,本是不忍心叫她的,但是这正殿的椅子上睡一晚,第二天肯定是要难受极了,所以虽然是不忍心,但还是开口轻轻的唤了唤沈媛。

    “娘娘?娘娘?”一连叫了几遍,都不见人醒过来,又大声的叫了一遍,沈媛还是没有动静,碧枕心里有些为主子感到难过,因为沈媛向来就是睡的不沉的,有什么动静总是能醒过来,今天这样叫了都不见醒的,可见是真的累了……

    碧枕就又出去,唤了有力气的太监来,将沈媛移回了寝殿,小心的将人放下,便守在了床前,今日娘娘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所以她是不会按照沈媛平常的习惯出去了的,而是坐在那脚踏上,静静的守着,一夜天明……

    凤仪宫。

    “娘娘,您身子好不容易好些了,就赶紧睡下吧,凤体要紧啊。”言女官第二次劝杨皇后去就寝,自从大病了一场后,杨浅意的身子就一直不太好,脸色总是苍白的,说话声音也是虚的。

    不过可能这场病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在杨浅意生病期间杨若华得了消息后,每日都是来精心的看护着的,就是杨浅意醒了以后,她也没有离开,还是每日过来坐一坐,聊一聊。

    姊妹两个人倒是难得的有了这样平静的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头一次闲聊,不用再去想什么宫里的明争暗斗,不用去想家里的烦心的事情,就是聊一聊花花草草,聊一聊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日子倒是过的难得的安稳极了……

    只是杨皇后虽然白日里心情好了,但是晚上总是有些郁郁寡欢的,总是要再三的劝,才肯去就寝,仿佛成了一个孩子一般,总是要人哄着。

    最后可算是将人哄去了,言女官安排好了守夜的宫婢,心里暗暗的想,照这个恢复的情况来看,后日大概就可以继续处理后宫的事务了,娘娘位置本就坐的艰难,可不能再多出什么岔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