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谋心(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廷细细在脑中对比了杨相和定北侯的不同,说起来,杨相这个人还真是让人觉得没有什么弱点,他审时度势、不贪心不贪欲、脑子灵光、背景强硬,要把这哥俩摆在一起,大家怕是只能感慨这可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啊。

    这杨相怎么看都是机智的,定北侯怎么看都冒着一股子傻气,也难怪前者成了一家的族长,后者虽说是承接了侯爵的位置,但是却把尚武这一支,搞得越来越虚弱,到如今更是狗急跳墙要咬人了。

    只不过,这再厉害的人,也还是有他的弱点的,人无完人,没有弱点的人,几乎是不会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所以,这就奠定了,杨相他虽然是一个能够让人完全挑不出什么错处和痛脚的人,但是经过了对比,他的弱点也就暴露了出来。

    定北侯一家会因为丧子之痛而剑走偏锋,那么同一辈分同一年龄的杨相又何尝不会,虽然杨相只有女儿,但正因为如此,人们总是就忽视了这一点,但事实上,杨皇后还真是他的弱点。

    杨相有两个女儿都是在宫里,但是,听到沈媛说过,那小女儿杨若华不过是妾生的记在了主母名下,但是杨浅意可就不一样了,这位可是如假包换的堂堂正正的杨家嫡长女啊。

    经过这么久和杨家的接触来看,杨相因为没有儿子,所以对这个长女是极为上心的,听院子里的奴才无意间透露的意思是,当时杨相是不同意将杨浅意嫁给昭华帝的,奈何杨浅意对昭华帝上了心,所以无奈才请旨赐婚的。

    最早他对女儿的安排是要好好的培养,最后再招个上门的女婿,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这样一来杨相的一番心血都泡了汤,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在杨浅意身上也是投入了太多太多的。

    或许真正要清算起来,沈廷觉得这定北侯对小儿子的情感,恐怕都抵不上杨相对杨皇后的情感,定北侯还有个长子在身边,又不曾将小儿子当作继承人培养,情感就有了分担,所以小儿子走了,心里虽然痛苦,但很快也就缓了过来。

    但是杨相不一样,虽然,杨皇后已经身在深宫之中,但是,杨相对她曾经付诸的心血可是不一样的,这投入的情感也是要更深一些,只不过女儿入了宫,很难相见,让他慢慢淡化了心底的念头。

    不过,这不代表,如果杨皇后出了什么事,杨相不会有所反应,沈廷揣摩,或许这反应还会更大一些,因为有时候,那埋藏在心底的,一旦爆发出来,就是别人再怎么样都难以抵挡的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有了计较,既然杨皇后是杨相不易让人察觉的弱点,那么自然是要早早的先下手为强才是,只不过这杨皇后人身在深宫之中,他一时也不能做什么,看来,明日要再跟莞贵妃好好商议一番才是……

    凤仪宫。

    杨皇后自从昨个夜里接到了杨相的传信,心里就一直的难以安稳了,她怪自己没有早早的察觉到杨家的动向,才成了这样一番混乱的情景。

    可是,如今连父亲都没了法子,她又能如何呢?于是一晚的担忧终究是让身子受了凉,言女官便传了口令下去,让各位妃嫔都免了今日的请安,皇后凤体欠安,需要歇息。

    安排好了请安的事,言女官便开始尽心尽力的忙起来了照顾杨皇后的各项事宜,如今宫里风向虽然混乱,但是她知道有关杨皇后身子的事,无论大小,她都不可掉以轻心,说不准哪个不长眼的就想要乘机搞垮了皇后的身子。

    所以,这从煎药到喂药再到换湿了的帕子,样样都是她亲力而为的,其他的宫婢也知道言女官的脾气,就都站远了一些,不敢随意的上前。

    看着杨皇后在睡梦中极其不安稳的摆着手,嘴里念念有词,眉头紧紧的皱着,言女官深知,这回怕是要多些日子才能好了。

    昨个夜里,那信她也看到了,被杨家如今的形势吓到了的她,还未有所表示,就看到娘娘她已经满脸的泪水,所以连忙照顾她,可是就这样主子还是心情不好,不顾劝阻的在快十月的天气里,坐在窗前吹了一夜。

    最后,杨浅意就那样倒下了,伴随着高高不下的体温,吓坏了凤仪宫的众人。

    其他的妃嫔得了信,自然就懒得去理会杨浅意是个什么情况了,只是打发了人去凤仪宫候着,看看有什么情况,好早早得了信,当然,到时候若是杨浅意的病好了,也算是表达了一份关心。

    但是沈媛不同,毕竟她现在表面上是和杨皇后一个阵营的,这表现诚意和忠心自然是要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的,而现在杨浅意虽然是生病了,可不就是个好机会吗?所以,她亲自去了凤仪宫探望杨浅意。

    再说,现在大家只知道杨皇后生了病免了请安,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大家都不知道,这杨浅意究竟是卧床在榻不能动了,还是只不过是故弄玄虚,沈媛都不知道,那言女官将消息封闭的极好,让人打探不出来什么。

    也正因为如此,她就更要去了,因为杨家现在的状态还不太明了,若是杨浅意是因为杨家的事在故意搞些什么名堂,那可是万万不能放松了的。

    当然,为了表现出自己的诚心,沈媛故意让人连妆都没有上,便冲到了凤仪宫去,以此来凸显出她的心急和担忧。

    其他妃嫔很快就得了风声,都暗暗的骂,这德妃如今可真是块狗皮膏药啊,杨浅意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病了,她就急匆匆的冲了上去,这让其他人也很难做啊,本是只派了心腹在凤仪宫前守着等消息就好了,让德妃这样一搅,这下可好了,不去也得去了,不然到时候若是落得个对后宫之主不敬的名头,可是更难混了的。

    沈媛的表现是在是太容易让人信服了,那还未来的及描摹的妆容,还有发髻上还没有插上的簪子,无一不让言女官信服她是真的担心杨皇后,虽然杨皇后早先对德妃的突然投靠表现的平淡,但这么久了,还是对她好了许多。

    所以,虽然言女官也没有让沈媛真的见到杨皇后,但是她亲自见了沈媛,而看到言女官那憔悴不做假的模样,沈媛虽然不甘心没能见到杨浅意,但心里还是隐隐的相信了。

    罢了,戏已经唱过了,既然这寝殿是进不去,就再派碧衣小心的探一下就是了,现在的她既然已经演过了探病的戏码,接下来自然就是为杨皇后认真的祈福了,故作神情落寞的离开凤仪宫,回了昭阳宫就抄起了佛经来。

    让沈媛这样一搅,各宫自然也就不能只是看看了,都纷纷的想着法子来做些什么,毕竟杨家现在也算是北疆战争的一大助力,如今昭华帝虽然没开口说什么,但是想想杨家的势力还在,所以面子上也要好看些才行。

    当然这就是沈媛的另一个目的了,如今就是要搅着大家都乱起来才好,俗话说的好,“水至清而无鱼。”这后宫要是不够乱,她也就不好在私底下打探些什么,现在既然乱了起来,四处都可以说是各宫在打探消息的探子。

    这时,她的人再混迹其中,岂不是刚好能够大隐隐于市了,哪怕那言女官看守的再严,也是抵不过人多的,这局势一乱,就不是那么好掌控的了。

    沈媛预计的没有错,她这样一出,闹得其他嫔妃先是一边赶到凤仪宫装作一副为皇后担忧的模样,一边又安排人四处打探情况,再来就是赶着抄佛经、念经祈福、送药方、送药材、做药膳、绣荷包等等,总之是花样百出,应有尽有。

    一晃,杨皇后已经躺了三日了,连昭华帝都先是派了崔富威前来探望了一次,自己又跑了一趟凤仪宫,这下可是更乱了。

    第一日的时候,众人虽然跟风的忙前忙后,但大多还是持观望的态度,第二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揣摩着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文章,心里有些慌张起来,第三日的时候,看到连昭华帝都来了以后,更是紧张了,恨不得要替杨皇后生病一般,一个比一个跑凤仪宫跑的勤快。

    就连温怜宜都有些坐不住了,虽然已经得了信,知道杨浅意是真的病了,但她就是不知怎么,心里就是不舒坦,总觉得这个女人就算是败了也不应该是以这样一副缠绵于病榻的姿态离开。

    对杨浅意的敌意太深,甚至让她有些担忧,若是她就这样突然倒下了,那她的仇恨岂不是无从得以报之了,所以,怀揣着这样心情的温怜宜也动身去了凤仪宫。

    因为是贵妃的身份,又有昭华帝在后边为其撑腰,言女官虽然不乐意让她见杨皇后,但还是不得不放她进了寝殿,好在娘娘这会因为服了药所以已经沉沉的睡下了,不然,她可真怕杨皇后会再被温怜宜气出个好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