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所谓真相(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北冥国王宫。

    “什么玄赤国的使者要来,哼,本官认为他们绝对是不安好心的。”在听说今日玄赤的使者已经抵达,正等在殿外要面圣的时候,众人仿佛炸开了锅一般,热闹不已。

    “是啊,不过啊,也不不一定是不安好心,依末将看怕是那杨家老头顶不住了,所以那皇帝派人来求和了吧,哈哈。”一个武将捧腹大笑,那洪亮的声音将众人的视线都引了过来。

    “哎,你说说,这都打了一年多了这玄赤国才想起了派人求和,会不会有点晚啊,我看那这昭华帝也不怎么样嘛。”

    “是啊,是啊。”另一个大臣随意的附和着。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万岁。”众人停了下来,纷纷行礼叩拜。

    “众爱卿请起,想来玄赤国使者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朕想先听听你们的看法。”北冥国的皇帝上来就直接说了这件事,让大家探讨。

    说起来,昨夜就已经得到消息说这玄赤国的使者已经抵达了,今日就赶着来面圣,倒是挺心急的。

    “末将以为,如今战役已持续了一年零八个月了,玄赤国在此时派了使者前来,定然和战役是脱不开关系的。”一位大将军率先上前说到。

    “嗯,此话有理。”北冥皇帝点了点头。

    “臣认为……”又有人上前说了起来。

    “众位大人既然众说纷纭,不若还是将那使者请上来吧,末将以为在这样的时间下,玄赤国的来意怕是不简单啊。”上官东顿的叔叔已经按耐不住的上前了,要说这件事,其实最吃亏的就是他们上官家了,平白的折了一个好孩子进去,如今一提得到玄赤国人,真是恨不得把他们都给抽筋剥皮了才好。

    不过,现在虽然是按照皇上的吩咐他们已经跟玄赤国那边对战了这么久,但是说到底上官东顿的死因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到现在都抱有着深深的疑惑,按照他们家的线报,此次玄赤国应该是查到了什么,所以他才会这么的迫不及待。

    “嗯,既然如此,就传玄赤国使者吧。”北冥皇帝挥了挥手。

    “传玄赤国使者。”随着高昂声音的响起,大殿上也都静了下来,先前还在激励探讨着国事的各位大臣也都停了下来,顺便对那个不急不慌步入大殿的使臣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臣刘子帆见过北冥国国主,陛下万福金安。”刘子帆上前恭敬的行了半礼,却迟迟没有听到北冥国皇帝让他请起的话,一联想到千秋节时上官东顿的嚣张反应,他心里暗暗苦笑,这北冥国真不愧是以武治国啊,一个个的都不讲礼。

    “嗯,请起吧。”北冥国皇帝掀起了眼角,瞅了瞅那个人,不动声色的施加着威压,不论此人是来干什么的,但今日他代表的就是玄赤国,就要做好准备承担北冥国的怒火。

    “臣此次前来,首先谨代表我玄赤国国主为您送上亲切的问候。”刘子帆不紧不慢的说着,其实他一点都不心急,因为他知道,等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知道了真相后,那痛哭流涕的就不会是他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等皇帝开口,一个粗犷的武夫就已经开口骂了一句,这话一说出来,底下有不少的人在偷偷发笑。

    “咳咳……”刘子帆虽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是突然听到这样的话,还是不由的被噎住了一般,不由的尴尬咳嗽起来,他在心底安慰自己不要跟这些人过多的计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泰若自然的说了起来。

    “然后,我国在调查贵国使者在我国境内北原时,发现了一些东西,经过查证,我国国主认为此事跟北冥国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故此才派下官来此。”这会是一口气说了个清楚。

    而因为他这样的一番话,整个大殿先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接着就有人先急着打破了这样的寂静。

    “什么?这事当然与我们北冥国有关了,不然你以为死的那些是玄赤国人吗!”有些大臣已经在不余遗力的反驳刘子帆了,现在不论他会拿出怎样的证据来,首先都要下意识的否认。

    “这位大人,请稍安勿躁,我国既然拿出了这样的说辞,自然是不会空口无凭的,在下这就拿出那物证来。”刘子帆说了先前那段话后,更是有了底气,说起话来不卑不亢的。

    接着他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明黄色布包着的物件,捧在了双手间向北冥国国主方向示意着,接着就有太监总管从他手里接过了那东西,呈递给了北冥国皇帝,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大臣们还是不断的对他投来鄙夷的目光,不屑的等待着结果。

    “这……这,这是……”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皇帝在打开那块布后,却是颤抖着手拿起了上面的东西,声音中也透露着不安。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是金银色鹰牌!”刘子帆再次朗声的说到,当然他的这番话再次掀起了大殿中的浪潮。

    说起这金银色鹰牌,北冥国是个以武治国的国家,又拥有着广袤的草原、肥壮的牛羊和鲜美的牧场,而这“鹰”则是他们所信仰的,他们向往蓝天白云,相信“鹰”是天神所派来的使者,所以他们将“鹰”更是奉为了北冥皇室的象征。

    也就有了鹰牌这样的物件,只是只有坐在那皇位上的掌权者所拥有的鹰牌是全金的,亲王则是全银的,皇子就是这玉石雕刻再用金银分别勾勒的了,也就是所谓的“金银色鹰牌”。

    而玄赤国所发现的这个,因为是木头雕刻的,但不代表它失去了应有的价值,上边那鹰的做工可是货真价实不可仿制的,这东西只要北冥国皇帝看一眼便知道真假了,至于为何是木牌,这皇子或者亲王总是有个心腹大臣什么的,确认了关系有了绝对的信任,就会赐下这样的鹰牌来。

    北冥国皇帝也是从皇子的位置上一路走来的,自然清楚这样的鹰牌意味着什么,也难怪他会如此的震惊了。

    “我想,北冥国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清楚,这个物件对北冥国的皇室是很重要的象征吧,而且,从四国大会至今,来过玄赤国的皇储只有那位在大会上不幸陨落的了子琪王储,但是我国已经在经历了北原一事后,已经将使团遗留下来的各物均已转交,其中已经有了一块玉制的金银色鹰牌,当然还有一块木质的金银色鹰牌,在下才疏学浅,但也知道,以万俟王储的年龄,这木质的金银色鹰牌是只能有一块的,所以……如今这第二块木牌……”刘子帆适时的添油加醋,他可一点都不怕了。

    “这……”当然他想要达到的效果也有了,这北冥国皇帝到底年事已高,手止不住的在颤抖,一旁的总管担忧的上前一步。

    “你们玄赤国又有何证据说明这块木质的金银色鹰牌不是仿制的呢?”底下有臣子气不过,上前一步咄咄逼人到。

    “这位大人稍安勿躁,此物是真是假,在下觉得没有人会比北冥国的国主更了解了,而方才国主的反应已经告诉在下,此物定然是真的了……”刘子帆毫不客气的反击,只是配上那温和的面容,更是让人有一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

    “是,真的……”上首的北冥国皇帝只觉得咽喉出有些血腥的味道,一字一顿的说到。

    这下,各种反驳各种鄙夷的目光还有不屑的神情都收敛了,既然国主都说那鹰牌是真的了,就应该没有错了,只是,这既然是真的话,就有了另一种让人不得不深思的可能性了……

    “经过调查,我玄赤国国主认为此物兹事体大,怕是跟北冥国脱不了关系,但是却因各种限制无法深入的追查了,还请玄赤国国主好好查查才是,我国国主说了,此事若是冤枉了玄赤国还好,这战争一时半会的也打不完,但是……”刘子帆适时的停了一下,看到北冥国国主神色中流露出来的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他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到。

    “但是,若是牵扯到了陛下您的安慰,玄赤国作为曾经北冥的友好邦交国,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啊……”刘子帆这话里饱含着讽刺的意味,但现在的北冥国人就算他的话里透露着再大的不敬,也是不会拿他怎样的,如今眼下的事情才是最让人感到棘手的。

    “朕……多谢玄赤国国主关心,刘大人请移步驿站好好歇息,朕会安排人接风洗尘的。”到底是一国之主,再失态也不能在外人面前没了仪态,所以,他无力的安排了一下刘子帆的去处。

    “皇上……”等刘子帆离开了大殿,一名大臣急急的上前,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却被皇帝挥了挥手给制止了。

    “容后再议吧……朕,累了。”说完后,老皇帝有些发颤的起身,有些出神的离开了那龙椅,众臣就这样目送着他一步一步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