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战火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国百年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我国者,无不待之以怀柔。而今,玄赤之国,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枭张,欺临我国,竟将我北冥王储至于死地。乃至我北冥使臣全军覆灭于玄赤土地,此乃大我国之大辱,人人忠愤,旷代无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庙,抗慨以示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定与玄赤国一决雌雄。彼仗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实有厚望焉!”

    很快,北冥国那边就有了动静,北冥国的皇帝针对玄赤国的圣旨一经公示发出,举国上下无不为之动荡起来,尤其是上官家更是鼎力支持,毕竟家族中最为优秀的年轻子弟已经折了,他们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行动。

    玄赤国这边,一切都如同昭华帝谋划的那样,杨家出军应战,身后则是一张大网已经张开在静静的等候着。

    战火一起,全国上下都紧绷着神经,深怕杨家军顶不住了,北疆失守,那么接下来可就容易多了,到时候,恐怕玄赤国都将不复存在了,这样的谣言,在民间四处传播着,好在杨家军第一次告捷了,这让不少人都安了心,那些谣言不攻自破。

    当然北冥国毕竟是个拥有着数十万铁军的国家,那打起仗来也是不要命的,就这样,两边久久僵持着,战火也在持续的蔓延下去。

    沈廷这些日子里,已经在杨相那里得到了充分的信任,让他参与了很多内部大大小小的事,但这些都不是昭华帝需要的,他需要的是,等到合适的时机,将杨家一举拿下。

    当然在杨家这边的埋伏的可不止是沈廷,还有杨家的那个不受关注的,前不久刚刚就任御林军统领的杨泽,这让杨家还得意的很,一个分支的子嗣,都能得到皇上的赏识,说明杨家的风姿还是不减当年,由于沈廷表面的投诚,杨家就更是得意了。

    尤其是定北侯,就如同陆南城的到消息那样,他已经有了不臣之心,所以,这离他们的计划就更近了一步,这让他高兴之余,又耐住了心,因为他知道要是跟杨相那个老狐狸比拼的话,耐心是必须要有的,一个好的猎人,自然是要有耐心守在洞口,才能用陷阱抓到好的猎物。

    沈媛最近一段时日,有些烦忧,因为昭华帝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昭阳宫了,也很久都没见过她了,甚至连昭儿都不曾来探望过,而且,宫里的风声都是在传言说她已经失宠了,这让她有些慌张起来。

    可是,不久后,从沈廷派人传进宫里的话来看,昭华帝确实是正在忙于朝中的大小事物,对付杨家的事,正处于两方博弈的状态,让她安心,此外还让她去亲近杨皇后,这样可以让杨家再少些防备,而且后续的一些计划也好方便实施。

    沈媛自然也是知道此事的重要性,所以,也不敢再想昭华帝那边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么久不来昭阳宫了,而是要开始紧锣密鼓的谋划,该如何再一次赢得杨皇后的信任,接近她了。

    这个时机,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并不难找,沈媛很快就想好了办法,先是慢慢的接近杨皇后,然后就是要慢慢的得到她的信任,后面的一点做起来会有些难度,但是第一点还是可以的。

    趁着失宠谣言传的到处都是的时候,人们惊奇的发现,德妃居然去巴结杨皇后了,不明所以的众人静静的观看着,想要从中发现些什么,但是杨皇后的反应也让人大吃一惊,因为她居然没有拒绝沈媛的示好。

    她们不知道的是,那天在凤仪宫时。

    沈媛穿了一身惨淡的颜色,将自己打扮的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有些怜惜,重要的是她抱着陆德,大家不知道,但是有了孩子的沈媛知道,杨浅意这么多年来,最悔恨的就是没有一个孩子了,拿孩子接近她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这样做,对小陆德可能不大好,但是沈媛现如今已经有些慌乱了,陆南城的疏远让她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惶惶不可终日,而在寻找之下,只有小陆德是她真正拥有的,而且又能更好的去接近杨浅意的。

    “给皇后娘娘请安。”沈媛都不需要刻意的再去安排些什么,她只需要这样恭敬的行礼,再带着小陆德,杨浅意的眼睛就已经有些移不开了。

    “哎呀,这是陆德吧,来抱来给本宫瞧瞧。”杨浅意自然也是明白沈媛的来头的,这沈廷已经是投靠了杨家,那他的妹妹自然也是要像杨家靠拢的,不过,她是不知道杨家已经有了反心,不然又会是另外一种表现了。

    由于沈家的变动,这朝中的风向也有了变化,虽然北疆还在打着仗,但这完全影响不到他们在这里拉帮结派,结党营私。

    半年后,北疆军营。

    杨潇大步的走进帐篷,脸上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爹,那北冥又一次攻城失败了,我看他们的士气已经大受打击了。”

    定北侯虽然在平日里,总是冲动行事,但是到了战场上,到底是个经历过战争的将军,虽说不像是父辈那般身经百战,但是,也是经验丰富的,他一把拦住了杨潇,“你呀,还是经验太少,对方的将领是何人弄清楚了吗?”

    “嗯,这个我知道,是上官东顿的兄长,上官东新。”杨潇一脸的自信。

    “嗯……这上官家的到底是作战经验吩咐一些,不然咱们也不会在这里耗了这么久了,这个上官东新虽然比不得他老爹,但是绝对也是个狠角色呐。”定北侯沉吟思索着。

    “咱们怎么能老长敌人的威风啊,明明咱们自个也是很厉害的。”杨潇有些不乐意了,这是这半年来他第一次独立作战取得了胜利,心里的激动是难以言表的,对于定北侯不称赞反而思考着战役是不是什么问题,自然是有些不太乐意的。

    “潇儿啊,我哪里是在长敌人的威风,你现在是少将军了,这么大的人了,不要因为一次胜利就被冲昏了头脑,你要好好看看这局势,如今咱们虽然一直防守的很成功,但是北冥到底是兵强马壮,他们在私底下谋划着什么,你能知道吗?”定北侯也知道他心急,自从心里有了那个计划以后,对阵北冥军队的时候,总是在惦记着早早归京,就出言教训了他两句。

    “唔……儿子知道了,那依您看,他们这都又失败了一次,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呢?”虽然喜悦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但是杨潇还是耐心的听定北侯讲解,他也知道,自己的经验确实还不够充足。

    “嗯,你来看这里……”定北侯走到沙盘前,拿手比划着,“这里,还有这里……如果他们从这边……还有这里,我觉得需要加强一下。”

    “嗯嗯,那我就去……然后,加强戒备。”杨潇听了后,恍然大悟,冲出了大营。

    “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唉,潇儿到底是为人正直了些,然儿要是在就能互补了……”定北侯深深的叹息着。

    “将军莫要担心,这北冥成不了气候的。”

    “对!”几个老副将,都跟着附和起来,一时间,大帐里又弥漫起昂扬的斗志。

    京城,沈府。

    “如今杨家在北疆已经……那北冥军队已经处于了弱势,所以,臣的想法是已经可以准备下一步的计划了。”沈廷正恭敬的像乔装出宫的昭华帝汇报近些日子在杨府的一些见闻,以及北疆的情况,还有他的建议。

    “嗯……都半年了啊,这杨家如今的损失如何?”陆南城摸着手上的玉扳指坐在主座上,细细的想着,自从沈廷明里投靠了杨家后,他们便靠隐卫来互相的联系,但今日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陆南城想亲自来一趟沈府。

    在沈府随便闲逛了一下,不知为何,在看到几乎没有太多和沈媛有关的痕迹后,昭华帝的心情好了很多,此刻坐在那里,虽然是在探讨着他极为讨厌的杨家,但是,脸色却没有往常那样低沉。

    “据臣得知,那杨家兵力损失不大,如今最多不过两万多罢了。”沈廷将得来的情报告知,其实两万已经不是个小数字了,实在是北冥的军队打的非常不要命,毕竟这才打了半年,这样算下去的话,若是多打几年,别说是国库和粮草,那杨家怕也是顶不住的。

    “哼,朕就知道杨家不会老老实实的,给朕的奏章上说的可是损失三万多呢,长久下去,怕是要让定北侯又藏起来一个军队了。”昭华帝不悦的轻哼了一声。

    “那皇上的意思是……?”

    “嗯,就按沈爱卿说的办,让北原的人手脚快一些,早些把事情交代给北冥国,也好让杨家歇歇。”说完陆南城就起身了,这是一副要走了的架势。

    “是,臣会让他们抓紧的。”沈廷恭敬的回着,心想这可算是又快了一步,眼瞅着离杨家败落又近了,那么他离沈媛自然也是近了一些。

    “嗯,朕就先回去了,沈爱卿留步。”昭华帝在影一的帮助下,又扮作了一个老翁,缓缓的离开了沈府。

    就算沈廷不提议让北冥国知道那个已经准备好的真相,杨家都已经蠢蠢欲动了,有了第一次隐瞒损失,那么这断断续续的一千、八百、三千的就在往上虚报,很快杨浅意就先嗅到些不同寻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