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往事(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会不会是……媛儿那出了什么问题啊……”想到了那件事后,沈佑民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吞咽了吐沫,小心的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你是说……”听了沈佑民的想法,沈傲光若有所思,不过心里倒是觉得很有可能,若是那边暴露了什么,那么确实昭华帝会对沈家不那么放心了,这私底下来查一查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要是这样说起来,那位不应该轻易就让人发现了,怕是里边还有什么吧,我看这个事,你应该跟廷儿好好说一下才是,这过去的事嘛,说清楚了,也可以避免过多的误会了,这要是真在这上边出了什么事,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看着沈佑民已经有些紧张了,沈傲光倒是还淡定一些,细细的思索后,便授意他应该去找沈廷好好说一说。

    “哎,您说的是,那我现在就去寻他了。”沈佑民有些慌乱的心,被沈傲光一番话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觉得儿子那么能耐,这个事应该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吧。

    “那我就不留你了,快去吧。”沈傲光连忙挥手让他去忙了。

    到了沈廷这边,听小厮说他去正在书房处理事务,沈佑民本是有些犹豫是否要在这时打扰沈廷,但一想到沈傲光严肃的嘴脸,还是让人敲了门,进去了。

    “父亲。”见沈佑民进来,沈廷停下了手中的笔,起身相迎。

    “廷儿啊,你这会可忙?”沈佑民有些稍稍的局促,自从他不管事情以后,这个家里的担子便几乎都交给了这个儿子,而他自那以后也就很少和他多交流了,比起他来,沈廷跟沈傲光相处的时间都要多上许多。

    而今日来寻沈廷,确实为了他的身世这样一个涉及到过往的话题,让许久没有和儿子多多交流沈佑民神色间有些不太舒服,看在沈廷眼里就是有些别扭了。

    沈廷倒是觉得还好,以前父亲就是忙于官场的事情,对他就是很少管教的,而母亲又忙于后院之争,所以看到父亲的神色,他也没有多想,这毕竟是少了很多的交流,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常有的。

    “不算忙,父亲是有什么事吗?”沈廷见他一来,就知道应该是有什么事情的,长久以来,他们一直是这样相处的,没有事情的时候,基本很少见面,最多是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其他就没什么了。

    “是……”沈佑民有些犹豫,不知该怎么开这个口,说到底还真的是他以前犯下的混账事啊,乍一翻起旧账来,他的脸上,也会觉得有些难堪。

    看到曾经说一不二的父亲,如今却在自己跟前迟疑着什么,沈廷觉得有些纳闷,但还是耐心的先去倒了杯热茶端给了他,然后坐在对面,静静的等着。

    “咳咳……”沈佑民接过茶盏,喝了一口,掩饰的咳嗽了两声,看到沈廷还在等他说什么终究是心一横,说了出来。

    沈佑民对沈廷说,儿子,为父先给你讲个故事吧,沈廷心里笑着想父亲何时要用这种好像在哄小孩一般的法子来跟自己说话呢,罢了或许真的是要这样才能说出口吧。

    “很久以前,一个宅子里,这男主人在得知妻子有了身孕后,狂喜不已,被好友拉去一同饮酒,喝的酩酊大醉回来后,错将婢女当作了妻子,第二日自知有错,悔恨不已,可是接下来,妻子因为身孕不能时时的看顾与他,于是他就再次再次的和那婢女在一起,直到那婢女也有了身孕,被妻子知道了,才再也不能遮掩下去了。”沈佑民一边说着,一边还看着沈廷的反应,生怕他露出什么不好的神情来,好在看起来沈廷还在认真的听着,所以他就继续往下说了。

    他不知道的是,等这故事一开口,沈廷就大概明白他要说些什么了,心里正在思谋着父亲的用意,这事情不是他作为族长时一度不想让人提起的吗?怎么今日却是拉着他说了起来,莫非是想要认错吗?

    可要是认错也应该是去寻母亲才是,寻他又是因为什么呢,不明所以的沈廷便只好定定的坐在那里继续听他说着。

    “男子为了哄妻子高兴,便将那怀孕的婢女送到了乡下的庄子里去了。后来,妻子先生下了一个男孩,全家上下都很高兴,大概半年多,那乡下的庄子里也偷偷传来说是婢女也产了一个男婴,不过是偷偷传了信给男子,男子看到妻子抱着儿子高兴的样子,也就暂时先将这个事给瞒了起来。”

    说到这,沈廷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因为听刚才故事的内容,父亲说的应该就是自家的事情,可是这故事里却跟现实好像不太一样啊,因为那婢女生下的应该是沈媛,媛儿是个女孩子啊,不过沈廷没有打断沈佑民,还是在认真的听着。

    “可是没多久,妻子生下来的孩子因为奶娘的粗心,房子里的炭火烧的太猛,所以夭折了,妻子伤心欲绝,整日里浑浑噩噩的,男子看在眼里很是心急,请了很多的大夫,都在摇头说心病难医,后来通过小厮的提醒,男子才想起,在庄子里还有一个儿子,因为月份差的不是太多,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就将那儿子先接了回来。”沈佑民说起来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的,不过用这种方式来阐述那样的曾经,让他多多少少能有一种遮掩起来的感觉。

    “没想到妻子真的是把那个孩子当作了自己亲生的,这让男子登时松了一口气,就这样一晃过了许久,不知因为什么,妻子突然想起了那个婢女,听到底下的人说那婢女也有了孩子,便说什么也要看一看那孩子,这让男子一时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硬着头皮派了马车去接婢女回来。”

    听到这里,沈廷心里的疑云是越来越多了,这故事看似跟他无关,好像又有着莫大的关联,甚至让他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正因为如此,他还想继续听下去。

    沈佑民看到儿子好像微微皱了皱眉,便停了下来,多看了他几眼,“您继续说。”沈廷见他停下来,便开口到,如今父亲的反应,让他心里更是怀疑了,便催促他说下去。

    “哎。”沈佑民小心的端起茶水又抿了一口,然后继续说了起来。

    “没想到,小厮接回来的婢女还带着个**,当时男子忙于应付妻子也就没有多问,甚至是有些大喜过望,而妻子见了因为是个**,所以两边也算是相安无事了很久,直到有一天,男子的家里出了一些事情,于是就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将婢女和那**赶出了家门,却无可奈何,后来……”

    “好了,父亲!不要再说了……”听沈佑民说道这里,沈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忍受着心里巨大的震撼,打断了沈佑民的话,心里觉得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沈佑民被儿子打断后,知道他是明白了,现在可能是需要静一下,所以便停了下来,一声不发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所以说……”过了许久,沈廷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眼中有些沈佑民看不太懂的东西,“所以说,我才是那个青姨的孩子是吗?”

    沈佑民点了点头,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他也觉得有些于心难忍,曾经这段往事,现在只有他和沈傲光知道,本身想带着这件事就这样入土了的,没想到却因为意外,不得不告诉沈廷。

    “那……媛儿她是?”沈廷深吸了口气,在接受了自己身份的同时,不由的想起了那个妹妹,有些犹豫,因为在父亲的故事里还没有明说。

    “媛儿……她不是你的亲妹妹,是青姨后来在庄子附近捡到的,她想的是你给了宅子这边,多照顾一个孩子也算是做了母亲,所以就……”沈佑民听到儿子这样问,就知道没什么问题了,看过去,好像面色也好了很多。

    “没有亲缘关系啊……”沈廷喃喃自语着,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吧,不然在这种时候,怎么都应该是为自己而担心,但是却首先想到了沈媛,想到了她……也许不用错过的。

    “嗯,这个事因为族长说好像有圣上的人在查,不知道是因为何故,但为父想,既然如此,也没必要瞒着你了。”沈佑民看到了儿子的反应比自己想象的好太多了,心里的那块石头也就移开了些。

    “好,儿子知道了,还有事情要忙,父亲您……?”

    沈佑民知道这是示意自己可以离开了,左右事情已经说了出去,心里积压了那么多年的秘密终于一吐而快,所以也就没再多注意沈廷的反应,“好,那为父就先不打扰你了。”说完话,便离开了书房。

    等沈佑民走了以后,沈廷自然是再无心处理公务了,只定定的坐在那里,许久脸上重新带上了笑容,如今可是连老天都在帮他啊,于是,他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