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零九章:风雨欲来(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接下来就是那舞蹈的比赛了,可谓是群花争芳啊,最后那取得了头名的是个小国家的女子,居然当场就要将其献给昭华帝,这让众人一时面上都有些尴尬,毕竟这四国大会主要是文化和艺术的交流,如今突然来这样一出,可是大家都没想到的。

    而在场的臣子们也是不好替昭华帝做主的,最后还是杨相站了出来,严厉的拒绝了,当然是拿着大会的规矩来压制对方的,这样一来,在场的人也都明白了,这要是收了人,怕是丢的就是他们玄赤国的脸面了。

    虽说是有了这样一个插曲,但对整体的四国大会影响不大,因为参加舞蹈比赛的人比较少,所以一个上午就完事了,下午就将那次受了影响的书法比赛安排进行了。

    “主子,咱们明天会去看那个武艺的比赛吧。”跟着沈媛后的这些日子里,碧衣也摸清楚了她的一些性子,所以行事起来倒是没有以前那么拘束了,有什么事情也会直截了当的提出来,也是个直率的性子。

    “怎么?一听到要打架你就激动了?”沈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也难为她一个有着武艺的人,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了,自然是也没机会接触到太多的打打杀杀了,这心里边有点痒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嘿嘿,您真了解我。”小姑娘羞涩的卷了卷衣角,傻笑两声。

    “嗯,那就去吧。”沈媛点了点头,看到她一声欢呼,就跑出去了,也有些高兴,其实,就算碧衣不说,她也准备是要去的,这武艺的比赛上,女子这边就是雷家和杨家的人,有了那天的事,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呢。

    现在的形势这么紧张,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要了然于心,那日在她开口辩解之前,昭华帝的反应显然是对沈家也有了芥蒂和怀疑,要知道很多事,一旦有了开头,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是难以预知的。

    现在的她得好好的协助他们扳倒杨家,沈家和她已然是一体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唇亡齿寒,这些道理她还是懂得的……

    京城雷府。

    “不行!你怎么能这样胡来,四国大会是能让你乱来的地方吗?”接到昭华帝传信的雷云匆匆赶回来,此时正冲着从建章行宫偷溜回来的雷玥发着脾气。

    “我!自然是要好好教训那杨家一顿的!给二叔报仇!”雷玥一甩手里的赤色长鞭,毫不示弱。

    “你……!”雷云一回来还没来的及进宫去见昭华帝,就见管事的匆忙赶来,让他去拦住雷玥,所以只在赶过来找雷玥的路上,听了管事的说了个大概,什么大小姐从建章行宫偷溜了回来,然后正在嚷嚷着让家里的几个护卫,让他们率先去武艺比赛的场地上做陷阱什么的。

    雷云对自家的妹妹还是很了解的,结合最近发生的二叔的事情,很快就明白过来她想要干什么了,可是现如今这样可不是报仇,这是添乱啊。

    “你别胡闹!这要是四国大会上杨家出了事情,谁都能想得到是咱们家干的了,你说说你,长这么大了,什么都见长,偏偏就是不长脑子啊你!”雷云心里也是着急的,本身就急着赶去宫里见昭华帝,这会又因为雷玥在这里胡闹,才又匆忙赶过来,所以嘴里说起话来,也就急了一些,口气硬了一些。

    “哇……”雷玥听他训自己,不知是委屈还是怎么居然哭了起来,看到这个从小到大摔倒挨打受伤都没哭过的妹子,今天居然让自己训哭了,雷霆也有些着急起来,连忙上前,也顾不得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身上还带着灰尘,便一把将人揽到了怀里。

    其实他也能理解雷玥的心情,二叔他一辈子都没有成家,所以从来就是把他俩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养的,对他们极好,比父亲对他们的关怀还要多一些。

    雷云还好,很早就进了军营,雷玥从小就是个闲不住的主,闯祸什么的特别能耐,每次被父亲追着训斥的时候,都是二叔护着她,如今二叔出了事,大家心里边都不好过。

    “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给二叔报仇……他……怎么就,呜呜……”雷玥哭的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哽咽着抱着雷云。

    “哥哥都知道,玥儿是个好姑娘。”雷云看到这样的情形,自然是不会再骂下去的,大手轻轻的拍着雷玥,心里更是恨杨家恨得咬牙切齿。

    “哥……”雷玥听到他安慰自己,压抑了两日,终于是放声大哭起来。

    兄妹二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许久,雷云将苦累的雷玥小心的抱回了她的房间里头,让管事的寻人去跟行宫里的德妃娘娘说一声,就说雷玥明天比赛前会赶回去的,然后赶忙去更衣,进宫面见昭华帝了。

    因为受了那日的影响,这书法大赛可算是如约的举行完毕了,沈媛接到了雷家传来的消息,心下了然,在那边再次统计确认明日武艺大赛的参赛人员时,帮忙打了个掩护。

    经过这次雷家的事后,沈媛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兔死狐悲之感,雷家那样尽心尽力的为皇家效忠,可是说没了,就没了,不知沈家的未来又是怎样的……

    乾正殿。

    听完昭华帝身边的影一仔细的将那日的情况从头到尾的复述了一遍后,雷云沉默的坐在昭华帝下首的椅子上边,久久不曾出声。

    “所以说……二叔他,最后是被……”雷云的声音有些嘶哑,声音低沉。

    “是。”陆南城看到发小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太好受,“雷云……此事,朕会给雷家一个交代的。”昭华帝缓缓的走过来,站在了雷云的前面。

    “嗯,臣知道。”雷云缓缓起身,身形还有些颤抖,他怎么也没想到,二叔不仅仅是被杨家陷害了,还受到了北冥国来使的言语侮辱,那样的情形,骄傲一生的二叔,自然是只能选择……

    “臣先退下了。”雷云嘶哑着嗓子,给昭华帝行了个礼,便离去了。

    看着那沧桑的背影,陆南城握了握手中的玉扳指,心里暗暗的布下了一个棋局。

    武艺的比赛因为参赛者众多,所以这花样自然也是要多一些的,什么骑马、射箭、围猎等等,根据参赛者自行的选择,最后再得出不同项目的头名,因此,这比赛的时间,也是在琴、棋、书、画、舞蹈这些里边最长的一个了。

    “首先,众位看到的将是弓射比赛的部分,这部分,分为骑射和步射两个部分,请各位参赛者做好准备”邓清在台上一如既往的解释着比赛的情形。

    “哇哦,主子,您快看,那个不是雷家的小美女吗?前面只见过她甩鞭子了,这回一看,原来她的弓射也很厉害啊。”碧衣的目光早就被场上来回飞舞射出的箭矢吸引了目光。

    “确实,还真是化悲愤为力量了。”沈媛若有所思的盯着那个还是一身红衣打扮正骑着马挽起弓射箭的姑娘,心里对雷大将军也是多有赞许,看她这个表现,今天的比赛应该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了,心里稍稍安慰了一些。

    “接下来便是骑马比赛了,请各位参赛者上马,以广场那边的红线为起点,分别是围绕行宫、猎场里的赛马场一圈再回到广场作为线路,分男女组,路线也是不同的,请各位做好准备。”很快的进行到第二个项目了,据说是因为围猎的项目,还要在林子里过夜的,所以,这些要赶在上午完成。

    “诶?那个雷家的姑娘,连骑马也报了啊,我还以为她只参加骑射就已经很厉害了。”碧衣一眼就看到了那扎眼的红色衣装。

    “嗯,你没看见那杨家的姑娘报了什么她就报了什么吗?”沈媛淡淡的回了一句。

    “啊,那她们会不会……”碧枕在一旁有些担忧,经历了这么几日,也知道这要是参赛的是由沈媛挑选出来的,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么到时候也会找上她们的麻烦的。

    “无妨。”沈媛端起一旁放着的茶盏,润了润嗓子,看到两人一脸的不解,才又说道,“那日回去应该是让雷将军说过了吧,小姑娘现在是收敛了怒意,可是眼里透着一股狠劲呢。”

    “啊,那岂不是更容易出事,娘娘您不是说过这会咬人的狗不叫吗?”碧枕继续担忧的问道。

    “话是这么说,但也是要分人的,这雷玥可是个霸道的主,看性子也是个直的,要是想做些什么,怕是掩不住的,更何况如今这个情形,明显是被雷将军说教过了,可以放心了。”这小姑娘,如今不过是想要通过正当的方式来压那个杨家的姑娘一头吧,所以才这么积极的忙活着。

    “厉害啊!要不是身份不方便,真想去跟她过两招。”碧衣看着雷玥取得了女子组的头名,难压住心中的激动。

    “你呀,还是好好的跟着我吧,少去欺负人家小姑娘了。”沈媛指尖轻轻的点了点碧衣的额头,无奈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