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零七章:满江红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西边的日光已经只留下了残影,一阵风吹过,卷起了昭华帝垂下的一缕青丝,他神色不明的盯着将军的脸,企图从他的身上看到些什么,但是,正因为他深知将军的秉性,所以,他也知道,这无论如何,他都是阻拦不了此人的。

    “本将,无愧于天地!”最后的他从喉咙里喊出这样一句,话音落下,雷霆将军露出悲伤的神色,然后徒然而起,拔过站在一边的一个护卫的佩刀,便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这一幕,让在场的众人都久久的沉默着,那鲜红的血液汩汩而出,染红了将军的铁甲,而将军,直到鲜血从身体里流干,还是毅然挺立着身姿面朝着天空,那伟岸的身形,好像在诉说着对老天的不满,还有对故国的留恋……

    “狂风吹古月,窃弄章华台。北落明星动光彩,南征猛将如云雷。手中电击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我见楼船壮心目,颇似龙骧下三蜀。扬兵习战张虎旗,江中白浪如银屋。身居玉帐临河魁,紫髯若戟冠崔嵬,细柳开营揖天子,始知灞上为婴孩。羌笛横吹阿亸回,向月楼中吹落梅。将军自起舞长剑,壮士呼声动九垓。功成献凯见明主,丹青画像麒麟台。”

    昭华帝的声音突然响起来,确实在用着那洪亮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的哽咽,一字一顿的读完了这首诗,站在一边的玄赤国人都有感而发的露出一些悲伤的神色来。

    此诗是一位古人所做,描写了一位将军为国建功立业的场景,那宏伟的场面,还有诗中描写的将军的身姿,无一不让人联想到将军生前为国家所做的一切。

    在诗中那狂风乱作,天边的圆月好像被吹荡着来回隐藏着身影,那月光窃窃的射下私弄在那章华台上。北方的天空啊,那明星正闪动着不一样的光彩;南征的猛将,打起战来是如云如雷。

    他们手中的倚天剑挥舞着好像电闪风生,那直斩长鲸的气势,让海水都裂开一般。我看见那兵家楼船上的气势宏伟,就像当初王濬直下三蜀时率领的龙骧战舰。

    那大张的虎旗,扬兵习战,江中白浪,翻滚如银屋。将军身在那中心玉帐里,面朝月神的方向,满面的紫髯若戟冠崔嵬。就好像如周亚夫在细柳开营前拜揖天子,这才知道灞上敌军简直是儿戏的婴孩。

    远处不知是谁的羌笛响起,那羌笛吹奏着《阿亸回》的乐曲,一旁那向月楼中吹响了《落梅》的笛声。于是将军帐中而起,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属下壮士们的呼声如雷,惊动了九垓。等待那功成名就之日,将携带胜利的凯歌回京面见明主,届时你的丹青画像一定是可以供在麒麟台上啊。

    诗中,将军最后取得了胜利凯旋而归,得到了明主的赏赐,得到了万民的称颂,可现如今,一个曾经征战南疆的将军,就这样永远的离去了,这样的画面,让人悲恸不已。

    上官东顿也是有些诧异,他只是想刺激那人与自己过上几招,再亲手将其拿下,而现在,这满目望去的鲜红,让他不知为何,对这位也许是谋害王储了的将军,染上了一些敬意,没错,他的心里用的是“也许谋害”,明明那证据已经摆在了眼前,可是如今,他有些不自信了。

    同样是经历了沙场磨练的上官将军向来是个极其自信的人,因为他从生下来起,便是上官家这个百年武将世家的后人,从学会走路起,便同时就由着家中的长辈操练着懂得了扎马步,从学会识字起,就已经开始经人传授各式的兵书。

    从自信的学会了各样的招式,自信的摸过各种的兵器,自信的第一次在沙场上斩下敌人的头颅,自信的接过那封将的圣旨,自信的……然而,现在的他,头一次不自信了,脸上甚至露出一丝迷茫来。

    “现在,施大人可满意否。”昭华帝起身,手指扣着,目光冰冷的看向北冥国的诸位,话语间不带一丝的情感。

    “多谢玄赤国国主,为我国王储主持公道。”施大人的内心也是不平静的,不过现在的他更多的是沉浸在如何措辞将此事报告给皇室,然后摆脱掉自身的责任上边,便虚虚的还了礼。

    然而昭华帝却神色不变的起身离去了,将在场的众人全部抛下……

    “走吧。”良久,上官东顿先发出了声音,将众人拉回了现实之中,他也不管其他人,只是一步一步的离开了人们的视线,而施大人则是点头指挥着那些侍从们,将王储的尸首一同收敛好,便也离去了,现在他可是迫不及待的要回去磨墨下笔,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回禀给国主。

    “我送你回行宫吧。”沈廷望了望沈媛的神色,有些担忧的说着,虽然好像是问句,但话里的语气,确实不容人拒绝的肯定。

    “好。”沈媛此时的内心也是不平静的,雷霆将军的死,让她回想起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回想起梦里那个盘踞在宫闱里有着血盆大口的巨蛇来,现在她只觉得通身是渐渐侵袭自己的寒冷,所以她没有拒绝沈廷,只是觉得,或许此时身边有个人能多少的驱散一些寒冷吧。

    在这个宫里边,堆彻着的是数以万计的白骨呐……

    “此事幸亏你机灵,不然沈家怕是也不能免于一难了。”两人一同往行宫的方向走着,沈廷突然出声,看起来是夸赞,其实是他看出了沈媛那故作平静面容下的不平静,想要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吧。

    “嗯,本宫觉得此事不简单……”沈媛也确实是被沈廷的话驱散了一些寒意,也若有所思的回应他。

    “哦?”沈廷见她回应自己,连忙发出疑惑的声音,当然不是他看不出其中的关巧,而是,此时沈媛思绪的转移,让他不由的想要让她继续说下去。

    “先前金钩鱼怕就是一个警告了吧。”沈媛停下了脚步,眼眸向前望去,好像在看着那宫门,又好像是在看着其他的什么。

    “警告?”

    “是,怕是对沈家还有本宫的警告吧,你瞧到了吧,用那样轻松就能推翻了的方式,来栽赃与本宫,是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准备对沈家下手,用那样的方式,先迷惑了众人的眼,再将雷家牵扯进来。”沈媛冷静的分析着。

    “所以,雷家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沈廷也早就在旁观的时候就猜了出来会是这样的结果,只不过,他还是想看着让沈媛在多与他说说话,哪怕是跟他们无关的话题。

    “对,顺带着又威胁了沈家,可真是一箭双雕啊,杨相可真不愧是老狐狸。”沈媛将垂下的发丝轻轻的别在了耳后,做出了最后的总结。

    “嗯……确实。”

    “好了,你走吧,本宫要回去了。”心里的阴霾去了一些,沈媛便毫不犹豫的跟沈廷挥别,不是她冷漠无动于衷,而是就是在现在这样的立场下,他们不过是臣子与妃子罢了,杨家已经盯上了沈家,那就更加不能逾距了。

    “好。”沈廷嘴上应了,但却没有动作,于是,他便再一次看着那曼妙的身影,一点一点的离开他的视线。

    此时在御书房的昭华帝将人都赶了下去,坐下来,有些颓废,那个先前紧扣着手心的手指慢慢的展开来,那抹殷红,已经分不清是雷霆喷溅过来的血渍还是由于他内心的不平静硬生生的抠出的伤口。

    但无论是哪一个选项,可以无疑的是,都是陆南城心上的一道伤疤,在这位帝王的心里,他失去的不止是一个教过他武艺的老师,不止是一名为国建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更是一位好长辈。

    而现在这样的局面,让他加深了对杨家的恨意,他倒是没想到,杨家居然玩了这样一手,前面打着的是陷害沈家的旗子,紧跟着却是将雷家斩去一条臂膀,这样的手段,这样的目无君主王法,真是让人恨不得处置而后快。

    不过,他知道,现在需要的是更快的平静下来,因为还有着无数的事情在等他去处理,首先就是拿起那搁置在桌案上的笔,将此事亲笔写下,告诉好友……

    “哈哈哈,我就知道兄长的计谋向来是不错的,这不?雷家也受挫了不是,哈哈哈,这些人啊,真是看不清形势,这陆家是皇家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们杨家玩弄在鼓掌之间。”定北侯府里,定北侯接到了雷霆拔刀自尽的消息,大笑着拍打着桌案,跟杨潇说着话,那掩都掩不住的笑声,说明他此时正愉悦的心情。

    “还有那沈家,居然如此不自量力,哼,早晚会拿下他们。”定北侯神色凶狠,咒骂了几句,又满意的去后院耍刀了。

    杨潇无奈的看着父亲远去的身影,此次虽说是杨家为了削弱皇帝的势力而为,但主要是因为父亲先前就布置了一些蹩脚的计划,后来杨相为了不坏事,才又想出了那些一环套一环的计谋来。

    可是,虽说这应该是对杨家极其有利的事情来,但不知怎么,他的内心却不怎么高兴,脑海中还不断闪现出那日伯父无奈的神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