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零三章:突变(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于是昭华帝也融入了其中,细细的点评起来,听到他说沈媛的字很不错的时候,也是有些高兴的。

    “确实。”昭华帝也细细的观赏了一番,一旁的邓清在解释着这些名次,他便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看起来也是满意的。

    最后,看大家对这个都挺满意的,便同意让邓清上台宣布这最后的结果。

    “好了,各位欣赏完了动人的歌舞,就让我们来宣布这让人激动的比赛结果吧。”邓清大声的喊道,场上的人们反应也都挺激烈的。

    “那么,首先,第三名是属于这位北冥国的姑娘。”邓清这会采取了倒着报出名次的方式。

    “继续!继续!”场上的热情有增无减,欢呼雀跃着。

    “第二名嘛……自然是属于这位温婉的南宁国的姑娘!”邓清拖长了音调,调了下大家的胃口。

    “最后,自然是大家等待许久的第一名,那么……”邓清故意停顿了一下,这回场上也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第一名,是属于我们玄赤国的代表,沈媛!”说完后,不等众人欢呼,他也率先的鼓起掌来。

    沈媛温温柔柔的笑着,接受了几位一同比赛的女子们的问候,同她们随意的聊了几句,便一同的退场了。

    这书法大赛,虽然写字的时辰不长,但因为又夹杂了歌舞,评委们还请了王储还有昭华帝又看了一遍那些作品,所以等一切都结束了,也快到午时了。

    “王子,咱们下午如何安排。”施大人恭敬的问起来。

    “嗯……这上午嘛,只是坐在这里一直看着,太无趣了,下午……”万俟子琪摸着下巴思索着。

    “嗯,下午,我要下去看着他们写!”卖了个关子,又兴高采烈的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这有句老话说的好啊,“这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啊。”现在的万俟王储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他意想不到的……

    “杨相爷,您看这……”既然主子已经擅自决定了,但是这人家玄赤国给不给这个便利,还是一回事,总不能人家都不乐意,你就那样大摇大摆的跑到场上乱晃吧,只是,他对这个主子是一如既往的头疼啊。

    “无妨,不过是下去逛逛罢了。”杨相摆了摆手,示意这样也是可以安排的,其实说来这人家别的国家的来使,打着友好的旗号来了这边,若是不能好好的招待,岂不是落了玄赤国的脸面。

    “既然王储想要下午在这边继续赏玩,那朕就一起陪同吧。”昭华帝在一旁也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安排。

    接下来,就是众人一同进了建章行宫,用行宫特有的材料做了膳食,好好的招待起这位北冥国的王储来,席间,还邀请了那位带队前来的上官将军。

    北冥国地处广袤的草原,见多了各种的野味,所以在招待他们的时候,便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野味是要有的,这是为了照顾客人的口味,同时还要将一些玄赤国特有的采食一并摆上来,才能展现这一国的风范。

    酒足饭饱之后,这位北冥国的王储也是吃的满足,挥挥手告别说是要好好的养精蓄锐,准备下午要细细的观赏他们是如何动笔的,等他走了,大家便也都散了去,准备午休,等待下午的到来。

    “都准备妥当了吗?”角落里,一个低沉又带着些苍老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是,先前的计划已经重新按您的吩咐变动了。”一个淡漠的声音回应着。

    “好。”前一个声音低低的说了一句,不久两人的身影都消失了,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建章行宫御书房。

    “主子,他们已经有了动作了。”影一恭敬的声音响起,抬头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那端坐着的昭华帝。

    “好,朕知道了,时刻注意着点就是了。”陆南城挥了挥手,让人下去了,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他是知道杨家想要搞些什么动作的,毕竟这一次,他借着这个四国大会暗暗的查了杨家的底,虽然查到的不多,但已经让那个老头子有些紧张了。

    如今的这种情况倒是在他的掌握之中,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这兔子急了都还要咬人呢,更何况这杨家,本就是养不熟的一头狼,更是会逮着机会进行反击。

    只是,如今他手中的情报,也只能是知道这杨家是要搞什么动作出来,却是不知这杨家到底要对谁下手,掌握的那些蛛丝马迹也不能直接的拿出来,杨相此人,向来是个滴水不漏的老狐狸,狡诈的很,所以也不怪影一他们办事不利。

    昭华帝正摩挲着玉扳指的手,不由的紧了紧,眉间有散不去的寒气,隐隐的扩散着……

    很快的,将近一个时辰的光阴已然过去了,那场上棚子里的人,也都又坐了回去,场上的桌案,还保持着上午的模样,只是由着干杂物的太监们替换了被用过的毛笔,再铺上那崭新的宣纸,这便算是布置的差不多了。

    等昭华帝他们都入场后,比赛也就一声令下的开始了,因着听碧枕说,昭华帝下午还是在这边,沈媛便也坐到了棚子里观赏起表演来,一个当时由她选出的表演琴技的姑娘,见到她还有些激动。

    “怎么这么高兴啊?”沈媛看她凑近的坐了下来,也不赶人,因着上次负责举行了对女子这边的筛选,所以倒是和不少宫外的大臣的家眷们都认识了。

    因为沈媛小时候,就跟着母亲被赶出了京城沈家的大门,后来又是在江南的老宅长大,直到后面选秀前的两个月,才又赶回了京城,所以错过了在年少的时候,多认识几个小伙伴的机会。

    唯一让她有些心动的大姐姐,顾衔凤,却偏偏也在这宫里,而且,还因为被卷入了那样一桩事,早早的就去了。

    后来在这宫里边,大家都是相互忌惮着对方,跟昌顺仪关系虽好,却也是因为不同的立场而不为人知,就连那个杨家的杨若华也是,哪怕两人的关系是不打不相识,但毕竟她是杨家人,尤其是自从她那两个堂兄因为进宫探望她的缘故,去了一个,便愈发的沉寂了,许久都见不到一次面。

    而且,沈媛一想到以后还要对付杨家,就也不忍心过多的去招惹她,毕竟是个曾经单纯的人,虽然脾气有些不好,做事又缺了点脑子,但确实是这宫里边少有的真性情的人了。

    所以,当她主持这个那个选才活动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年轻的姑娘们,心里也是高兴的,在这宫里边,有时候连身边伺候的人都不能信,更何况是其他的妃嫔呢,因此,有了这些愿意凑过来和自己聊一聊的姑娘,沈媛从来是不拒绝的,甚至还有些高兴。

    “德妃娘娘,您上午比赛的时候,好厉害啊!”小姑娘由衷的发出一声感慨,仔细的看过去,还能发现那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很是激动。

    碧枕见状,暗暗发笑,自家娘娘从来都是个能引人注意的,都说这宫里边,最漂亮的就是莞贵妃了,可是她觉得啊,那是因为她们的美是不一样的,莞贵妃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在她面前,你会觉得整个心都平静了。

    但是,沈媛呢,则是像散发着一种可以引人不由自主靠近的气场,跟她在一起,能跟她说上话,就会莫名的心悦,若是得到了信任,那心里便是更高兴了,所以,像这位小姐的情况,她可是见多不怪了。

    沈媛笑了笑,原来这是看了自己早上的表演,才这么激动的啊,也就和气的跟她聊了一会,正聊得高兴的时候,一旁的碧枕轻轻的唤了她一声。

    回过头去,就见她也不说话,只是眼睛好像正看着什么,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便看见沈廷穿了一身官袍,正立在那里,嘴角带笑的看着她。

    说实话,沈廷到底还是个年纪不大又长相不错的,旁边的小姑娘看她停下不说了,也就看了过去,看到是沈相爷的时候,脸上不由的泛起了红。

    沈媛却是一点都不想看见沈廷,虽然,距离上一次被他突如起来的吻住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是心底的异样还是在的,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就有些不自在,所以,便扭过头去了,好像一个在赌气的孩子。

    沈廷却是不自知的一般走了过来,冲着沈媛柔情似水的唤了一声,“阿媛。”看到沈媛还是不理他,却也不急。

    一边的那个小姑娘也发现德妃娘娘似乎不太想理这个哥哥,就问,“德妃娘娘,沈相爷不是您的兄长吗?怎么?”

    “无妨,怕是在恼我上午没有来看她比赛呢。”沈廷含笑的解释了一番。

    听到他给别人曲解了自己的反应,沈媛有些生气,侧了侧身子,继续不搭理他,沈廷就冲着那个小姑娘使了个眼色,将人支走以后,便凑近了些。

    只是,还没等他做些什么,就突然听到了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