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烈女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17
    凌晨两点钟,叶凡一行终于离开了天京会所。

    这个时候,大家都清醒了。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完全就是想醉都难,但醉了也没事,运功化了就没事了。

    跟众人分开后,叶凡开车回到了自己家里。

    李玉珍和西门凤两个小妞已经离开了,叶凡也没有所谓,反正自己想见她们的话,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了。

    休息了一会,他拿出电话打出去,只是不到两秒钟,那边就接通了:“小坏蛋,想起姐来了?”

    听着李玉玲那软软的声音,叶凡只觉得自己便有点那啥起来,说道:“玉玲姐,今天你怎么不回来啊?”

    “我也想啊,可是这边的事走不开。”李玉玲幽怨地说。

    “这样啊……明天我看看顺路过去一趟吧,你今天晚上可以休息好,嘿嘿!”叶凡笑道。

    “坏人,你想整死我啊!”李玉玲心里一荡,媚笑道。

    “你死是死定的,就看能坚持多久了,嘿嘿!”叶凡得意起来。

    “你就是欺负姐没帮手,哼!”李玉玲嗔道。

    “要不我将玉珍一起带过去?”叶凡邪笑道。

    “小坏蛋,你果然是色死了,整天就想着姐妹花!”李玉玲格格笑了起来。

    “玉玲姐,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每次你都特别兴奋,嘿嘿!”叶凡取笑道。

    “没有,我才没有,你瞎说!”李玉玲不依地叫道。

    跟李玉玲调笑了一会后,约好了时间,叶凡便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便起身出门。

    跟袁婷约好了,他可不能失信的。

    来到袁婷的家外面,叶凡也没有敲门,直接就用自己的手段进去了。

    刚刚潜到袁婷的卧室,便听到了里面传出哭声与吵闹声,叶凡一怔,不会吧,这么晚了谁在这里?

    他记得,袁婷早就离婚了,而且这套房子平时也是她自己一个人住,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听了一会,他才听出来了,原来是她前夫!

    无耻啊,都离婚了,居然还想回来xxoo!

    “你混蛋,快放开我!”袁婷不断地挣扎着说。

    “放开你?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想都别想!”男人冷笑道。

    “你混蛋,我都我离婚了,你还想怎么样?没错,你是世家公子,你很厉害,可是我们没有关系了,你凭什么还闯进我家里?”袁婷哭道。

    “凭什么?刚才我可是看到你跟那些人在那里喝酒寻欢的,说,你看上谁了?”男人嫉妒地说。

    “我看上谁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的谁,我爱跟谁就跟谁,你管不着!”袁婷愤怒地说。

    “我管不着?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毕竟是一起生活了几年的,你居然说我们没有关系?”男人冷笑道。

    “刘维民,你这混蛋会不得好死的,当年你那样虐待我,还想让我去招待你的朋友,拉拢他为你效力,你还是人么?”袁婷骂道。

    叶凡一下子惊呆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么?

    “袁婷,我早就看出你水性杨花了,你跟我一起时,我都应付不了你,让你跟他那啥,不是正好合你心意么?”刘维民冷笑道。

    “你混蛋,我是需求大,但我从来都没有出过轨!而你,却整天寻花问柳,家里都顾不上了,还出去混,你是人么?”袁婷骂道。

    “说这些都没用了,现在的问题是,你到底看上了谁?如果你不说,我会将你的丑事说出去的!”刘维民冷笑道。

    “我有什么丑事?”袁婷停下了哭声,冰冷地说。

    “你没有么?别忘了,当初我可是拍了照的,虽然最后没有做那事,但谁知道呢?”刘维民阴笑道。

    “你……你果然是天底下最恶毒的男人,这么阴险!”袁婷又让气哭了。

    听到这里,叶凡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

    他随便化了一下妆,便跳进了屋子里。

    “谁?”刘维民吃了一惊,厉声叫道。

    “你这种人渣,也活该你遇到我!”叶凡冷笑一声,一掌便将他击倒在地上。

    看到刘维民晕了过去,袁婷也呆住了,看着陌生的叶凡,瑟瑟发抖。

    叶凡摇了摇头,袁婷全身上下都让剥光了,而且还让捆着,那样子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他并没有那种虐待倾向,如果是那种人,也许看着这种情况会非常兴奋的,因为这是一个标准的绑法,绝对是某些变态人士最喜欢的一种。

    手一挥,那些绳索就散开了,袁婷终于自由了。

    只是,她让绑得太久了,虽然自由了,却一下子倒了下去,半天都没能站起来。

    叶凡没有管她,而是将刘维民彻底制住了,让他至少要昏迷到明天早上,然后才扔到了一边。

    “你没事吧?”他走到了袁婷身边,柔声说道。

    “你……你是谁?”袁婷又羞又急,自己这个样子出现在对方面前,虽说他是救了自己,可是这样子也不好看啊!

    叶凡微微一笑,也没有说破自己的身份,伸手出去,想扶起她。

    “别碰我!”袁婷尖叫一声。

    叶凡一怔,想不到她会这么烈,顿时肃然起敬。

    “我只是想扶起你,没有别的意思!”他轻叹一声,说道。

    袁婷貌似有了一点力气,一把抓起旁边的衣服,将自己的身挡住,才脸红耳赤地说:“你能不能先出去?”

    “为什么?”叶凡假装不懂。

    “我要穿衣服,你能避开一下么?”袁婷又羞又气地说。

    “哦,我马上走!”叶凡说着,脚下却不动。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虽然救了我,但是,不等于就可以欺负我!”袁婷厉声说道。

    “我救了你,你就没有想过以身相许么?”叶凡微微一笑,说道。

    “你说什么?原来你也不是好人,滚出去!”袁婷大怒,斥道。

    “为什么这么说?我只是问一下你,如果你不愿意,我当然也不会勉强了!”叶凡说道。

    “你再不出去,我死给你看!”袁婷咬牙说道。

    叶凡一呆,然后突然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别以为我是说说的,我虽然是残花败柳了,但也不是你可以侵犯的!”袁婷怒道。

    下一刻,她就让抱住了。

    “放开我,你这个……咦,小坏蛋是你?”袁婷正剧烈挣扎着,突然看到了叶凡重新换回来的脸,顿时震惊地说。

    “是我,怎么了?”叶凡嘻嘻笑道。

    “刚才那个人呢?”袁婷说道,她当然看不到是叶凡冲过来了。

    “刚才有别的人么?”叶凡笑道。

    “什么意思,刚刚我明明正被人胁迫着……啊,我明白了,那个人就是你对不对?”袁婷终于发现,因为叶凡虽然变了脸,但身上的衣服却没有变,完全一模一样的!

    “你终于认出来了,真不赖啊,哈哈!”叶凡笑了起来。

    然后,就变成苦笑了。

    袁婷狠狠地他一回,才有点恼怒地放开,说道:“好啊,你居然耍我!”

    “嘿嘿,我可没有专门耍你的意思,只是不想让那个混蛋知道我跟你的关系罢了!不过,后来是你自己没有认出我来,可不能怪我!”叶凡得意地说。

    “我这坏蛋,是不是想测一下人家的忠心?”袁婷幽幽地说。

    “没有的事,我可没有怀疑过你,只是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想不到你表面这么柔弱,骨子里却那么的烈,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叶凡认真地说。

    “哼,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别人想碰我,除非跟刚才一样,趁我不注意!”袁婷恨恨地说。

    “说起来,他是怎么进来的?”叶凡皱眉说。

    “我也不知道,我都换了锁的,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进来了。”袁婷摇头说。

    叶凡想了想,说道:“你去洗一下,我去检查一下有什么问题没有。”

    “好吧,你小心一点。”袁婷娇羞地说。

    看着他的样子,叶凡忍不住出手拧了一把,引得袁婷一阵的娇嗔。

    看着她扭着身子进去,叶凡也是强忍心里的冲动,开始在这幢房子里检查起来。

    他第一间房间都没有放过,只是当他打开四楼的一间房里,却是一怔!

    房间里,卫紫和罗清娟居然都在那里睡着,只不过两人看上去醉得很厉害,刚才那么大的动静都没有醒过来!

    叶凡摇了摇头,轻轻施展出一股净霖术,将她们的酒解了一些,然后才退了出去。

    一直检查到了一门杂物房,叶凡才发现了问题,这里的窗户让人动了手脚,从外面可以钻进来!

    而且上面也有新痕迹,看起来,刘维民就是从这里进来的!

    他摇了摇头,将窗户先堵上,等明天再让人来修就是了。

    等他回到上面后,袁婷也洗完出来了,看着她一身镂空的睡衣,叶凡眼睛都直了。

    “好看么?”袁婷娇媚地说。

    “好看,太好看了!”叶凡认真地说。

    “那你想做什么呢?”袁婷娇笑道。

    “我……我想洗澡了,浑身都脏了!”叶凡说道。

    “不要洗,我不介意!”袁婷说着,便贴了过来。

    长久的思念,再加上刚才的事,让她更加迫切想得到他,交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