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真是人渣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6-11-25
    当叶凡来到了老屋时,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争吵声,虽然不大,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到的,心里顿时就恼怒了起来。

    这个钟季礼,看来真是太不像话了!

    他没有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

    客厅里,叶厚良一脸怒色地坐在那里,而陆琴芳,则是一副无奈的样子,反倒是叶秀流着泪,搂住晶晶不语。

    “发生什么事了?”叶凡淡淡地说。

    “你来得正好!”钟季礼怒冲冲地说。

    “姐,没有什么好哭的,这大好的日子,干嘛要哭?”叶凡理都没理他,走到了叶秀身边,柔声说道。

    “小凡,姐的命怎么这么苦?”叶秀一下子大哭了起来,惹得晶晶也跟着哭了起来。

    “别哭!”叶凡脸色一沉,说道。

    叶秀让他吓着了,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他。

    “有什么好哭的?说吧,发生了什么事?”叶凡淡淡地说。

    “我来说!”钟季礼插口说。

    叶凡冷冷地看着他,钟季礼却也不惧,说道:“我只是想帮我丈人一家说话的,你也不用这么看我!”

    “说出一个道理来,否则的话,我不会跟你客气,好好一件好事,居然让你闹成这样,你心里能安?”叶凡森然说道。

    “你吓我?我告诉你,我是懂法律的!”钟季礼不屑地说。

    “别废话,我的时间很宝贵!”叶凡坐了下来,冷冷地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是阿鸣的姐夫,站在他的立场,他生了儿子,是不是应该回去摆满月酒?好吧,在这里摆也可以,但是这礼金总得由他们家来收吧?可是,现在却是由你们家来收,而且还没有一个公证人,这简直就是太好笑了!好吧,我开始还以为你们会老实的,但是等交上来时,这里面的数目也不对,那我就不能忍了!”钟季礼冷笑道。

    “哦,你是说,我们家,或者说是我妈还贪了这点钱了?”叶凡淡淡地说。

    “是不是,自己明白!”钟季礼冷笑道。

    “好,我问你,今天收到的礼金总共多少?有没有一百万?”叶凡淡淡地说。

    “那当然没有了,不过十万八万总是有的!”钟季礼说道。

    “行,我给你看一个数目,然后你再说话!”叶凡冷笑一声,拿出了手机。

    “我叶氏集团有多少钱就不说了,我想你也应该有所耳闻!我只想说,我每个月给我妈的家用是多少,你知道么?是十万!而实际上,她一个月能多少?一万算多了!也就是说,她每个月能省下九万块,这几年来,她能存下几百万了!而且,就算她没钱,也能向我要,她会贪图这点红包钱,而且还是你说的那样,从中抽取一些?”叶凡指着手机里转账的短信,冷笑道。

    “还有,我妈的为人,方圆十里都有所闻,她从来都不是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人,你可以去问问,如果有人说我妈是那种人,我立马赔一百万给你!”叶凡森然说道。

    “老大,你别说了,这事我都说过,但他根本不相信!”杨鸣嘶哑着声音说。

    “你说他不信正常,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起过你!”叶凡摇头说。

    “知道为什么他不信么?因为,他接受了别人一大笔好处,故意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叶凡突然冷喝一声,说道。

    “你乱说!”钟季礼大惊。

    “我乱说?来人,将那些人押进来 !”叶凡冷笑道。

    门外走进了几个人,其中三个人脸色惨白,让赤龙的兄弟押了进来。

    “钟季礼,本来我不想揭穿斧,毕竟你是杨鸣的姐夫,我看在大家是亲戚的份上,还想网开一面,让你回去好好过日子的!但是,你不应该这么恶毒,居然想破坏我姐的幸福!我告诉你,龙有逆鳞,而我的家人,我的兄弟就是我逆鳞!你敢对我的家人,我的兄弟不利,那你就是我的敌人,我不会放过你!”叶凡冷笑道。

    “你乱说什么,我根本不懂!”钟季礼眼神慌 乱,却依然辩解着。

    “他们三个,就是跟你联系的人,你居然还敢不承认!”叶凡冷笑道。

    “我不认识他们!”钟季礼叫道。

    “好,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了!”叶凡冷笑一声,对一个兄弟说:“将拍到的东西拿出来,放给他们看看!”

    “是,老大!”一个赤龙的兄弟应了,便从身上拿出手机,取出了内存卡,交给叶凡。

    叶凡将内存卡插到了电视机上,然后便播放起来。

    没一会,一段视频便播放了出来 ,里面的内容,让众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钟季礼,你还有什么话说?”叶凡转过身来,看着浑身发拌的钟季礼,森然说道。

    “对不起,我是被迫的!”钟季礼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惊恐地说。

    “被迫?我看不是吧,你到现在还想编故事么?”叶凡冷冷地说。

    钟季礼完全傻了,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杨鸣震惊地说,想不到会出现这种神逆转。

    “就是视频里那样,他就是看不惯你,才会一直想拆掉你的婚姻,羞辱你!而你的父母又不知情,在他的煽动下,就相信他的话了!”叶凡淡淡地说。

    “他除了这事之外,跟那三个人又是怎么回事?”杨鸣不解地说。

    “唱衰我啊!那些人是我某个对头派来的,他们想通过舆论的压力,让我处于不利之中,而这种事,虽然不大,但也能让我分心,我一分心,就容易犯下错误,那样的话,就给了他们机会了!”叶凡淡淡地说。

    “原来是这样啊!”杨鸣点了点头,说道。

    他走到了钟季礼面前,突然一脚踹了出去,铁青着脸说:“人渣我见过多了,可从来都没见过你这么渣的人,居然连自己人都害!”

    钟季礼让他踹得哇哇大叫,也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了,却根本不敢还手,只是痛叫不已。

    “阿鸣,别踢了,再踢他就要死了!”杨鸣的姐姐杨霜扑了过来,哭道。

    “你还想为他辩护么?这种人,也值得你为他这样?”杨鸣铁青着脸说。

    “阿鸣,他是你姐夫啊!”杨霜哭道。

    “如果你还向着他,我也没有你这种姐姐!我跟你说,从今天起,他不再是我的姐夫,你如果坚持跟他,那就跟我断绝关系吧!”杨鸣愤怒地说。

    “阿鸣,你别这样,季礼也是一时糊涂,你就原谅他一次吧,毕竟他是你姐夫啊!”杨母也哭着说。

    “不,我早就看透他了,只是想不到他会恶劣到这种程度而已!这次原谅他,下一次只会让他害得家破人亡!妈,你醒醒吧,这种人渣不值得你求情!”杨鸣痛苦地说。

    “不会的,他只是一时糊涂,你就原谅他一次吧!”杨母哭道。

    杨霜也一直求情,杨鸣顿时为难起来,看向了叶凡。

    叶凡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无所谓,你自己抓主意!不过,我这里是不欢迎他来了,现在就让他走吧!”

    说完,他转过头去,看也不看钟季礼一家了。

    杨鸣长叹一声,说道:“你们走吧,以后我不想掺合到你们的事里面去,我只想过安静的日子!”

    杨霜大喜,扶起了钟季礼,说道:“阿鸣,谢谢你!”

    “走吧,连夜走,我不想再生气了!”杨鸣痛苦地说。

    “我们走!”钟季礼深深地听了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理了。

    杨霜呆了一呆,然后拉起自己的两个孩子,又流着泪跟父母说了一声,便追了出去。

    “阿霜!”杨母痛呼一声,便追了出去。

    杨鸣叹息了一声,对众人说:“我出去看看!”

    等他走了,叶凡才回过头来,走到杨父面前,说道:“亲家,你也看到了,不是我绝情,这种人,真不能容!”

    杨父满脸羞愧,说道:“小凡,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照我的脾气,我真想一巴掌打死他!”

    “我明白,他毕竟只是你的女婿,如果是你儿女,也许你就出手了!”叶凡点头说。

    “是的,他只是女婿,不是我儿子,如果阿鸣敢犯这种错误,我绝对不会原谅的!”杨父点头说。

    他又走到陆琴芳面前,一下子跪了下去,说道:“亲家,都是我的错,让你受委屈了!”

    陆琴芳大惊,连忙闪开,说道:“你别跪啊,这像什么话啊!”

    叶凡手一伸,将杨父扶了起来,说道:“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跪什么啊?好了,去洗澡吧,早点休息,明天起来好好玩一下,我们这里的景色还是不错的。”

    杨父呆立了一会,才说:“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大度,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正在这时,杨鸣扶着一脸泪痕的杨母回来了,叶凡淡淡地说:“大家都早点休息吧,这事过去了,谁也别放在心上。”

    “小凡,我……”杨母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却又羞于开口。

    “没事,都过去了!都洗澡休息吧,我也回去了!姐,你也别怨杨鸣,他也为难!”叶凡摇了摇头,说道。

    “嗯,我知道的。”叶秀点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