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压力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6-11-16
    看到他的脸色,叶凡也有点感慨,知道他的难处,虽然他身为一个市局局长,可是在这种省城里,他一个市局局长真的不算什么,上面有好几尊大神压着,他只能算是一个七八把手,根本没有多大的话语权!

    所以,他能顶到现在,都算是神经够坚韧了!

    “没有问题吧?”叶凡坐了下来,问道。

    “叶副,你再不来,我恐怕都顶不住了!”陈智锋苦着脸说。

    “怎么,很大压力?”叶凡似笑非笑地说。

    “压力山大啊!你不知道,我还没有起床,就让人夺命三连催,差点崩溃啊!”陈智锋摊手说。

    “来自哪一方的?”叶凡不动声色地说。

    “好几个人打电话来,特别是我的直属上司,你说我能怎么说?”陈智锋苦笑道。

    “哦,你是指哪一个?”叶凡问道。

    “警察厅的副厅长,许挺许副厅长!”陈智锋小声说。

    “许挺?我知道了,我记得,他应该是黄水安母亲的叔叔吧?”叶凡淡淡地说。

    “是的,您的记忆力真好!”陈智锋点头说。

    “他想怎么样?”叶凡淡淡地说。

    “要求将黄水安放出来!”陈智锋摊手说。

    “理由?”叶凡喝了一口茶,淡淡地问。

    “说他会让人去调查,看看是谁陷害他外甥孙!”陈智锋说道。

    叶凡冷笑起来,看起来,这里的情况还是挺复杂的,如果不是自己来的话,也许这件事真会让他们压下去了!

    “让他自己来,你就说是我的意思!”他看着陈智锋,淡淡地说。

    “当然,你可以不提及我的职位,让他再嚣张一些。”叶凡又加了一句。

    陈智锋愕然,然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复他电话!”

    “等等……你就说询问过我,说我不同意放人,看看他会不会自己过来!”叶凡冷笑道。

    “行,那我就打了?”陈智锋说道。

    “打吧!”叶凡点头说。

    听着陈智锋小心翼翼地打电话,语气非常的恭敬,叶凡摇了摇头,这个陈智锋虽然不错,但胆子还是不够大,都有自己在支持他了,还担心什么?

    过了一会,陈智锋放下电话,说道:“叶副,许副厅长很愤怒!”

    “哦,正常啊,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是不是?对了,他跟省里某大员的关系很好,是那一派强力的人员?”叶凡淡淡地说。

    “嗯,是这样的!”陈智锋暗自心惊,他不是笨蛋,从叶凡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来,难道说,这个冬天,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大事么?

    “那就让他闹吧,我看看他能闹出什么来!”叶凡冷笑连连。

    这一来,陈智锋更加心惊了,他基本上可以确定,叶凡这一次来,绝对不是偶然的!

    看至他深思的样子,叶凡淡淡一笑,说道:“你也不用猜了,我可以告诉你,我这次是专门过来的!你的资历我知道,所以我才放心跟你说!至于你能不能把握好,那就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了!”

    陈智锋一凛,连忙挺胸说:“叶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做那些昧良心的事!你放心,我对国家的忠心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很好,那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也许你可以挪一挪了!”叶凡微笑道。

    “是,我一定会听从叶副的话,做一个正直的警察!”陈智锋心里大喜,叶凡这是正面给自己承诺了!

    虽然只是口头的承诺,但陈智锋却可以肯定,叶凡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如果自己真做好了,那绝对是可以挪一挪的!

    至于自己的上级?去特么的上级,那些人犯下了大忌,就等着下台吧!

    “这样就对了!我们为官者,就要为民办事,不能总想着自己的前途!当然了,前途之所以是前途,是因为你做了实事,做了好事。而不是靠着那些歪门邪道得到的,那样的前途,也许能拥有一段时间,但你确定自己能吃得香?能睡得着?”叶凡认真地说。

    “是,是!”陈智锋满头大汗地说。

    “只有问心无愧,为民请命,为国效命,这样的前途才是正确的,才能让自己挺起胸膛,面对人民群众,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自己祖宗!”叶凡认真地说。

    “叶副说得对,你真是一个好上司!”陈智锋敬了一个礼,说道。

    “好了,话我就不多说了,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你的表现了!”叶凡淡淡地说。

    “我知道,我一定会做好的。”陈智锋挺胸说道。

    “好了,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审一审那个混蛋!”叶凡森然道。

    “好,小李,你进来一下!”陈智锋打开门,叫道。

    一个警员走了进来,正是昨晚跟着他出警的一个,进来后,敬了一礼:“长官,有什么吩咐?”

    “带长官去审讯室,提审黄水安!”陈智锋沉声说道。

    “是!”小李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对叶凡说:“长官,请跟我走!”

    叶凡站了起来,跟在他后面走出去,来到了一间审讯室里。

    没一会,黄水安让押进来了,从他的脸色来看,非常的差,而且还有点流口水的样子。

    叶凡摇了摇头,这混蛋是毒瘾犯了!

    “黄水安,想吸么?”他冷笑一声,说道。

    “混蛋,你不得好死!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黄水安抬头看着他,突然狂叫起来。

    “你觉得可能么?”叶凡冷笑一声。

    “我爸爸是大官,我舅爷是大官,你敢不放了我,会不得好死的!”黄水安发狂般叫道。

    “那又如何?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人,就算我不抓你,也一样会不得好死的!只不过,你自己死了就死了,反正也是垃圾人渣一个,可是你却还害别人,做尽坏事无数,你这样的人,我不抓你抓谁?”叶凡冷笑道。

    “混蛋,你管得着我?快放我出去!”黄水安越发的癫狂了,口水鼻涕也流下来了,完全无法控制。

    叶凡摇了摇头,走过去,一针扎了下去。

    黄水安全身一震,瞬间就不再流口水鼻涕了。

    “现在舒服一点了么?”叶凡冷笑道。

    “你……”黄水安十分的震惊,从那种癫狂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虽然癫狂,可是也还有一些理智,知道自己刚才的情况,以前都是需要吸食那些东西才能止住的,没想到,现在叶凡光是凭着一根银针就解决了,这真是太神奇了!

    “别你你我我,我的本事,不是你能理解的!”叶凡冷笑道。

    “虽然你帮我解决了,但我不会感激你的!”黄水安眼神怨毒地说。

    他当然不会认为叶凡是好心为他解决的,这么做的原因,只可能是进一步陷害自己!

    “我不需要你感激我,你这种人渣,也没有资格感激我,那样我会感觉到恶心的!”叶凡冷笑道。

    “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黄水安呼吸紧张起来,恶狠狠地看着他。

    “将你的犯罪事实交待清楚,也许可以争取到轻判!”叶凡淡淡地说。

    “不可能,你别想诈我!”黄水安冷笑道。

    “确定不想坦白?”叶凡盯着他的眼睛,淡淡地说。

    “做梦吧!”黄水安不屑地说。

    叶凡盯着他,没有说话。

    黄水安也不示弱,居然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太好了!”叶凡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黄水安全身发冷,感觉到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混蛋,你别笑,不许笑!”他突然大吼起来。

    “怕了?”叶凡冷笑道。

    “我怕个毛!可是混蛋,你笑得太难听了,我不爽!”黄水安恶狠狠地说。

    叶凡盯着他的眼睛,突然摇头说道:“其实我真不想那样做,可是你不愿意坦白,也只能委屈我的银针了!”

    看着他手里出现的银针,黄水安莫名恐惧起来,刚才一针就能让自己的痛苦解除,这银针到底有什么魔力?

    难道说,除了解除痛苦之外,还有什么负面作用不成?

    还没等他想明白了,便看到叶凡手一扬!

    没感觉啊!

    黄水安一呆,弄不懂叶凡在干什么,这不痛不痒的,有什么作用?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他不可思议地说。

    “是的,我在跟你开玩笑!”叶凡淡淡地说,走回去坐了下来。

    黄水安不解地看着他,潜意识里,叶凡不可能这么好心,也不可能这么好说话!

    就在他疑惑之时,效果就慢慢出来了!

    “好痒……我好痒,快放开我!”黄水安叫了起来。

    叶凡只是喝着茶,理都不理他。

    “那个小警察,你快放开我!”黄水安朝着小李吼道。

    小李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也恐惧无比,他也弄不懂叶凡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让黄水安这么难受,那不就是一根普通的银针么?

    听到黄水安朝自己吼,小李下意识看向叶凡,但叶凡却是面无表情,仿佛没有听到黄水安的叫声一般!

    小李心里一叹,拧转头去,故意不看黄水安,任由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