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五百三十章 到达/1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6-06-28
    叶凡在她帮盖被子的时候就醒了,作为一个高手,这一点警觉性还是有的。

    感觉到她并没有做出反常的事来,叶凡微微意外,不知道她是因为无法动弹,还是真的享受这种感觉。

    他也没有放手,川岛智子的身子抱着倒也挺舒服的,特别是现在这种接触,让他都会有点想入非非了。

    一直到了有人走动,叶凡才故意装作醒过来,“惊讶”地说:“智子,你怎么会p样子?”

    川岛智子无语地看着他,半天才说:“我也不想啊,我主浊帮你盖个被子,就让你在梦中抱住了,还好说,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

    “有这种事?哎呀,真是对不起,我这人很敏感的,就算是睡觉有陌生人靠近,我都会将对方抓住的,以前就出现过一次,一个仇人想在我睡觉的时候杀我,结果让我抓住了,个个都说很神奇。”叶凡说道。

    川岛智子看着他,但却看不出他有什么说谎的地方,于是摇头说:“算了,反正我也没吃什么大亏,就饶你一次了!”

    “谢谢!”叶凡拱手说。

    “哼,你就谢得过了!”川岛智子无奈地说。

    叶凡嘿嘿一笑,将手放到鼻子上,嗅了一下,说道:“哇,还真香!”

    川岛智子的脸又红了起来,嗔道:“你啊,还真坏!”

    “嘿嘿,刚才我没有摸到你什么地方吧?”叶凡说道,眼睛还朝她胸前看了看。

    川岛智子的脸瞬间就红透了,恨恨地说:“没有,如果让你占了那么大的便宜,我早就弄死你了!”

    “哎呀,真可惜了!”叶凡摇头晃脑地说。

    川岛智子想生气了,但看到有人过来了,便只好作罢,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便拿起被单叠起来放。

    “你饿了么?”叠好被子后,本来还想生气的川岛智子实在是忍不住,又说道。

    “差不多,有什么吃的?”叶凡笑吟吟地说。

    “你想吃什么,这里有菜单。”川岛智子说道,然后便从桌子底下抽出个本子,递给了他。

    叶凡看了一下,说道:“帮我来一份这个吧,谢谢!”

    “现在知道客气了?”川岛智子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感觉到跟他之间的交流轻松了许多,也不用用太多的敬语了,这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是跟自己的客人在聊天,而是跟一个朋友相处。

    “嘿嘿,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反正我们之间都那么亲密了!”叶凡笑道。

    “谁跟你亲密了?”川岛智子让他说得脸红了起来,嗔道。

    “你呗!好了,智子姐姐,帮我拿份饭来,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一起吃也行!”叶凡笑嘻嘻地说。

    “你……果然男人都是坏人,不管大小,不论国籍。”川岛智子脸红红地说。

    “那也是因为你太美了,才会让别人想对你使坏,如果你只是一个很丑很丑的,估计谁都不会有心思跟你开这种玩笑的。”叶凡认真地说。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踩我?”川岛智子哭笑不得地说。

    “总之我没有踩你的意思,随你自己理解。”叶凡认真地说。

    “你啊……好了,我去帮你拿东西去。”川岛智子白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叶凡微微一笑,对这个岛国美女,他本来没有太多的心思,只不过当发现她是一个身怀武功的人后,便开始怀疑起她的身份了,也对她有了兴趣。

    这么一个人居然会是空姐,那么,她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不管怎么样,如果她对自己,或者说对华夏没有什么恶意,那自己就不会对她怎么样,一旦让自己发现她敢对华夏有什么不好的货币,那就对不起了,不管她长得多美,多会讨自己欢心,都是白瞎,该杀还是该驯服,都得执行!

    过了一会,川岛智子端着晚餐过来了,一碗白米饭,再加上一些可口的菜,倒也让叶凡吃得很爽。

    “看你,一个大人了,吃饭还带饭包!”川岛智子取过一张纸币,帮他将嘴边的一粒米擦掉。

    看着她的动作,叶凡有一种错觉,这个女人还真i错,至少会照顾人,难道说,这真是岛国的传统教育起的作用么?

    想想自己国家在这方面就有点欠缺了,对女人的教育,以前还知道三从四德,但现在的女孩子,一个个都不知道什么是三从四德,根本就丢失了很多古老的伎,这一点,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呢?

    这个问题,估计就处是世界辩论大赛,也无法辩出一个高低来。

    “谢谢!”叶凡轻声说道。

    川岛智子微微一怔,然后便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我们都是这样的。”

    她收起了东西拿走了,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叶凡干脆就拿出个本子,开始写起东西来。

    一路上,就这样过去了。

    终于,在经过两次经停后,第二天上午九点钟,飞机安全降落到东京国际机场。

    “我走了,等你忙完,记得找我。”叶凡站了起来,将自己的背包拿在手里,微笑道。

    川岛智子脸色微红,说道:“我知道,到时候你可别推说自己没空哦!”

    叶凡笑了笑,说道:“怎么会,我可不j那种人!来,亲一个吻别!”

    “想得美,你坏死了!”川岛智子娇羞地说。

    “不亲就算了,我走啦!”叶凡笑了笑,转身就走。

    “等等!”川岛智子叫了一声。

    叶凡转过头来,便看到她羞答答地踮起脚尖,凑过嘴来,叶凡坏坏一笑,故意将头偏了一点。

    “你坏死了!”川岛智子惊觉不对,连续松嘴,脸都红透了。

    “嘿嘿,我赚到了!走了,亲爱的智子小姐,我期待着你的电话!”叶凡得意地说。

    川岛智子脸红红地看着他走了出去,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跺了跺脚,这坏蛋,真够讨厌的,又占了人家的便宜!

    下了飞机,叶凡直奔外面,找了一辆出租车,说了一个地址,然后便离开了机场。

    东京郊区,一座美丽的小庄园。

    大岛俊雄正和自己的妻子美子相依相偎的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些美味的小吃。

    “老公,香子都出去那么久了,最近也没有跟我们打一个电话,这孩子是怎么了?”美子有点不满地说。

    “你就别怪她了,她不是说了么,正跟恩人一起呢,而且恩人还教她练功,她哪有时间给你打电话啊!”大岛俊雄摇头说。

    “打个电话要多久啊!”美子说道。

    “没多久?你一打就是半个小时以上,她估计是怕了你了!”大岛俊雄说道。

    “h乱说,有那么久么?”美子脸上一红,说道。

    “就是有,最少都是半个小时的,有时候一个小时都不止,香子能不怕你么?”大岛俊难摇头苦笑道。

    “可是,我真想她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美子说着,眼泪都流下来了。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一个娇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是不是幻觉了?”美子惊喜地说,然后便转过头去。

    “妈妈!”大岛香子飞扑着冲了过来,一把钭自己母亲抱住,泪流满面。

    “香子,我想死你了!”美子也是泪流满面,说道。

    叶凡慢慢走了进来,看着这温馨而动人的一幕,心里也是诸多感慨,儿行千里母牵挂,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的,除非是那种狼心狗肺的父母,否则没有谁会不牵挂自己外出的儿女。

    大岛俊雄一眼就认出了他来,顿时惊喜地跑了过来,不顾一切地跪到了地上,磕头说:“恩人,你终于出现了!”

    叶凡微微一怔,想不到他的反应这么大,顿时苦笑起来,说道:“你不用行这么大礼,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应该的!”

    “不,也许对于别的人来说没什么,但你对于我们家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你,我们根本活不下来,这个家,永远就不存在了!”大岛俊雄激动地说。

    “所以,我们都很感恩,特别是,你将我们唯一的女儿从生死线上救了回来,这一份恩情,我们必须报!”大岛俊雄激动地说。

    “好吧,我现在已经接受了你们的回报,香子也跟了我,就不用多说了。”叶凡摇头说。

    “恩人,你对香子还满意么?她做的好不好?如果不好,我一定会责备她的!”大岛俊雄说道,

    叶凡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想多了,香子做得很好,我很喜欢她,不然也不会教她东西了。”

    “太好了,我就怕她做得不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大岛俊雄高兴地说。

    这时候,两母女也停止了哭泣,抹干眼泪走了过来,美子也跟大岛俊雄刚才一样,一下子跪到了地上,磕头说道:“恩人,您终于出现了,谢谢,太感谢了,终于有机会让我们回报了!”

    叶凡苦笑一声,对大岛香子说:“香子,快将你妈妈扶起来,不用这样的。”

    在大岛香子的百般劝导下,美子终于还是站了起来,泪流满面地说:“恩人,您快请坐!”

    <h3><b></b>看过这本书的人还在看这些<b></b></h3><ul><li></li><li></li><li></li><li></li><li></li><li></li></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