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一百九十八章 打赌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6-04-21
    从山上下来,叶凡找到了慕容刚,他正跟于正东两人在一起喝茶,这让叶凡非常不解,这货不是说到这时修炼冲击天道的么,怎么没见他练功,倒是天天都跟于正东一起喝茶谈天,悠闲得很。

    “小凡,忙完了啊!”看到他进来,面向他的于正东微笑着说。

    “也不是忙完了,于叔你也知道人寿 我这行的,天天都有得忙。”叶凡笑道。

    “那倒也是,你现在的产业太多了,而且很多都需要自己跟进,真正想有空也难啊!”于正东帮他倒出了一杯茶来,说道。

    叶凡坐了下来,脸色有点凝重地看着慕容刚,说道:“刚叔,你对崆峒派有什么看法?”

    慕容刚微微惊讶地看着他,说道:“小凡,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事的?”

    “因为出现在这里的那些人,就是崆峒的。”叶凡说道。

    慕容刚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沉吟了一下,才说:“这么说吧,现在的崆峒派亦正亦邪,做事有点不择手段,不过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乱来。实力方面,在我们国家的门派之中,算中等吧!”

    “刚叔,恕我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你说他们亦正亦邪,但我接触过的几个人中,却都是那种邪恶之徒,我对他们真的一点好感也没有!”叶凡愤然说道。

    “你跟他们打过交道了?”慕容刚惊讶地问。

    “嗯!”叶凡点头说。

    “有没有交过手?”慕容刚呼吸有点紧张,问道。

    “打过一场,我小胜!”叶凡不敢说实话,毕竟慕容刚的底细他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杀了柯强的事,他暂时是不会说出来的。

    “对手是谁?”慕容刚惊讶地看着他问。

    叶凡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矮胖子一个,四十多岁吧!”

    “矮胖子?是不是蓄有小胡子,非常孤傲的?”慕容刚问道。

    “咦,刚叔你认识他?”叶凡惊讶地说。

    “那就是他了,叫柯强,实力在崆峒派属于中上一点,因为他是崆峒派的外务执事,我也跟他打过交道。”慕容刚点头说。

    “他很骄横!”叶凡愤然说。

    “怎么说?”慕容刚皱眉说。

    “你知道他怎么说的么?他让我将这里的一切都送给崆峒派,括我的女人!”叶凡愤怒地说。

    “什么?”于正东一拍桌子,怒道。

    “于叔别动怒,这事我自然不可能答应他了,别说女人,就是钱财也不可能!他以为我一定会怕了他,一直威吓我,最后我不愿意,就跟他打了起来,最后我小胜,将他击伤了,现在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刚才他们门里的两个人找到我,威胁我交出人来,我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当然不答应了,然后他们就报出了崆峒派的名来,让我交人!”叶凡愤怒地说。

    “然后呢?”慕容刚眉头皱甚了,问道。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那个柯强也是崆峒派的,而且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当然不可能交得出来了,结果他们就一直威胁我,最后我说要报警告他们人身安全,这才吓退他们。”叶凡说道。

    “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出头的,你不用怕!”慕容刚说道。

    “刚叔,我不想将你拖进去,只是想问一下他们的底而已。”叶凡诚恳地说。

    “不行,这事我管定了!对于柯强的为人也清楚得很,那是一个贪财又好色的人,你说的那些事完全符合他的性格,我会警告一下崆峒派的。”慕容刚说道。

    “这……将刚叔拉进这个麻烦来,我深感不安啊!”叶凡惭愧地说。

    “说什么不安啊!这不是什么麻烦,崆峒派骄横惯了,不过他们也只敢对一些小门派或者一些弱者狂,我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的,但他们还不敢得罪我!”慕容刚傲然说道。

    “刚叔,我一直没有问过你的门派呢!”叶凡说道。

    “我不属于任何门派的,只能说是祖传,家族式的,我们慕容家祖上是非常了不起的,不过到了近代,便逐渐式微了,到了我这一代,更是跌入了低谷。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会怕一个崆峒派!”慕容刚傲然说。

    “好吧,那我只能谢谢刚叔你了!”叶凡说道。

    “行了,你帮了我这么多,如果别人欺负到你头上了我都不管,那以后我不做人?”慕容刚摇头说。

    “呵呵,慕容说得对,这事本身就是对方的错,他帮你出头也是没问题的。”于正东插口说。

    “当然了,如果慕容都管不了,那么我也不会客气,虽然我自身没有什么能耐帮你,但我结识的人也不少,想必他们会很乐意为你出头的。”

    “这事就这么定了,如果他们还敢找你麻烦,那你就直接报上我的名字,我想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动你!”慕容刚冷笑道。

    “好,谢谢刚叔!”叶凡感激地说。

    这时候,于珍从外面回来了,看到叶凡也在,眼里闪过了一丝异色,说道:“小凡,我今天到你的药材园去了,发现你那里居然还种着龙井茶,是什么品种的啊?”

    “狮峰山的正宗品种啊!”叶凡微笑道。

    “那你也是白种了,那里的品种早就让人证明是不可以移植的,就算你种出来也没用,完全不同味道了。”于珍摇头说。

    “呵呵,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就赌我能不能种出一样呼吸道,甚至更好喝的茶!”叶凡笑道。

    “你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不赌!”于珍惊讶地说。

    “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占我的便宜了?其实我心里很有信心的!”叶凡笑道。

    “别逗了,不可能的事。”于珍坚决地说。

    “那我们就赌一赌,就不用赌多大,随便下点注就可以了。”叶凡笑道。

    “好,赌就赌,如果你能做到你说的那样,我以后就做你的茶艺师,一辈子跟着你!”于珍珍认真地说。

    “珍姐,你这是什么赌注啊,刚才还说不赌大的,可是你这赌注也太大了吧?”叶凡无奈地说。

    “我才不管,反正就算你不接受这个赌注,如果你真能培育出狮峰山龙井来,我也会蚤着你的,你别想赶我走!”于珍瞪着他说。

    “于叔,你看珍姐,又开始不讲理了!”叶凡无奈地说。

    于正东也有点发呆,他想不到自己女儿会这样,心里暗叹一声,看来之前自己预料的事情要发生了!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主见很强,一旦认准了一事就不会改变,就算别人怎么说也一样。

    所以,他也只能耸耸肩,说道:“小凡,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随便你们怎么弄!”

    叶凡顿时傻眼了,说道:“于叔,你这做法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你们都是大人了,我怎么管得了?好了,你们的事自己搞定,我跟慕容喝茶聊天!”于正东摊手说。

    叶凡无奈了,看着于珍说:“珍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只能跟你赌了……这样吧,如果我输了,就分两成药材园的股份给你,怎么样?”

    “行,那就这么说了!”于珍珍爽快地说。

    “那于叔、刚叔,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喝!”叶凡站了起来,说道。

    “好紧,你忙去吧!”于正东挥手说。

    叶凡走了出去,才走几步,于珍就追了出来,说道:“小凡,你会不会炒茶?”

    “当然会了,如果我连炒茶也不会,怎么能成为段老的徒弟?”叶凡傲然说道。

    “那……你能不能教我?”于珍犹豫着说。

    “你想学?”叶凡惊讶地说。

    “嗯,我对茶艺有着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于珍珍说道。

    “这样啊……行,不过我这里没有生茶叶,想教你都没有办法。”叶凡摊手说。

    于珍珍看他答应了,顿时大喜,说道:“没问题,现在也不是产茶的季节,等过阵时间就有了,到时候你可别忘了。”

    “当然不会忘了,我可是说得出做到得的人!”叶凡正色道。

    “嗯,还有,你的药材园还要不要请人?我除了茶叶外,对药材也有很大的兴趣。”于珍问道。

    听到她如此坦白的话,叶凡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想了一会才说道:“珍姐,说真的,药材园现在也不用请人了,毕竟都牌成长期,除了除草外,倒没有什么活干了。”

    “那你能不能让我天天到上面去看啊!你放心,我不会偷你的药材,也不会破坏的!”于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叶凡顿时失笑起来,说:“珍姐,我当然不会怀疑你的动机了!没问题,你想上去的话随时可以,但有一点,告别别带第三个人上去,你应该也看到了,我上面还种有非常珍贵的药材,让别人知道了不好。”

    于珍大喜,说道:“太好了!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轻重的。”

    “那就好,我会跟青青姐她们说清楚的,以后你去了,让他们放行就是了。”叶凡笑道。

    看到他要走了,于珍却没有停下来,而是跟着他走,叶凡奇怪地说:“珍姐,我还有什么事么?”

    “你都给了我这么大的好处,我当然要感谢一下了,我请你吃饭!”于珍一本正经地说。

    “不用了,我回家吃就好。”叶凡摇头说。

    “你们家有什么好吃的么?”于珍问道。

    “还可以吧,应该不比你们家的差。”叶凡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解她的意思。

    “那我就厚脸皮一点,到你们家蹭饭了!”于珍脸也不红一下地说。

    “呃……没问题,我顺路到姐那里拿点饭就可以了。”叶凡说道。

    平时家里的饭都是做得正好够吃的,现在于珍突然说要到自己家里吃,饭肯定不会够的,不过叶秀那里有饭,就不用再多做了。至于菜,那肯定只多不少,反正都是自家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