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一百五十章 张利才的阴谋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6-04-21
    解决了龙修平的事,也让叶凡放下了心来,相信自己这样对他,他以后也不好意思再帮张利才做事了,不然的话,他在村里也无法活下去了,谁都会指着他的脊梁骂他的,那样的后果,就算他自己受得了,他老婆孩子也会受不了。

    第二天早上,龙修平来到了叶凡的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小凡,叔再求你一个事,能不能陪着我一起去?”

    叶凡一怔,说道:“平叔,你怕什么?”

    “小凡,你不知道,张利才那个人不简单的,他虽然明里是副镇长,但同时也跟一些不良分子有关系的,我怕他会为难我。”龙修平说道。

    叶凡一怔,然后便说:“行,我跟你一起去,将借条也带上,到时候看他有什么话可说。”

    “嗯,谢谢你了!”龙修平感激地说。

    “平叔,你等一会,我忙一会就跟你一起去,反正也不急,最好中午再去,那时候他应该会在家吧?”叶凡说道、

    “嗯,我一会约好他。”龙修平说。

    等到龙修平走了,叶凡也开始忙起了自己的事情,一直忙到差不多中午,这才停了下来。

    “平叔,约好没有?”他开车来到了村委,看到龙修平正在收拾东西,便问道。

    “约好了,在一家饭店吃饭,我们走吧!”龙修平说道。

    “好,那就走吧!”叶凡点头说。

    等他们来到了那家约好的农庄时,发现这里的生意真的不错,也许是因为环境优美的缘故,这里吸引了不少有钱人来吃饭,从停车场里停着的车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了。

    “我们订了包间的,你跟着我走就是。”龙修平小声说。

    “嗯,你进去吧,照着我说的话做。”叶凡点头说。

    包间里,张利才和一个女人正小声说着话,两人坐得很近,神态上也显得很亲密,不难看出,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老张,龙阳村的事失败了?”女人皱眉问道。

    “是啊,估计没办法了,宋芷若那个贱人亲自带人去考察了,这事就有了定论,我也没办法再阻拦了。”张利才苦笑道。

    “那看来是没办法的了,宋芷若的后台不差,目前还是别跟她闹得太凶的好。不过,她也不会得意太久了,听说上面最近要发生变动了,一旦她们宋家失势,你认为她还能继续在这里做下去么?就算她还能留任,手里的权力也会差很多,到时候,你就可以重新控制局势了。”女人冷笑道。

    “有消息了?”张利才精神一振,惊喜地说。

    “嗯,虽然现在还不是很明朗,但基本上也能看出来了,宋家后面的人,估计会倒下去。”女人点头说。

    “太好了!麻痹的,自从这个女人来了后,我就一直没有舒服过,这次本来以为能扳她一局,没曾想,却让她占了先机。”张利才恶狠狠地说。

    “别急,机会就快来了,先忍一忍吧!”女人脸上着冷笑,说道。

    正说着,门让敲响了,张利才说道:“应该是我那个老同学来了,之前让他办事,虽然没有成功,但看上去他以后还有作用的。”

    “让他进来吧!”女人点了点头说。

    张利才听话地站了起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了,看着站在那里的龙修平,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修平来了啊,快快请进!”

    龙修平看了一眼里面,见到了那个女人,心里一惊,这个女人他也认得,是县里的一个官,而且还是实权的官。

    “利才,我是来还钱的。”进去之后,龙修平并没有坐下来,而是直接就拿出了钱,放到桌子上说。

    张利才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想到龙修平会有钱还给自己,这让他用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修平。我不是说过了么,你帮我做事,钱就不用还了。”想了下,张利才将钱拿了起来,重新塞到了他手上,说道。

    “不,我也想过了,我不能那么做!我是龙阳村的人,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一旧业利益,就将村人的利益都出卖了!”龙修平坚定地说。

    “修平,你想哪去了?那件事只是我考验你一下的,你别当真!”张利才笑着将他按到了座位上,说道。

    龙修平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不懂他的意思,张利才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跟叶凡之间并没有什么的,虽然我不否认我对他打了小伟的事很恼火,但也不至于在公事上为难他。之前那么做,只是想看看他有没有能力应付这种复杂的情况,现在也证明了,他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才,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去为难他?”

    龙修平定定地看着他,突然冷笑道:“张利才,你我相交几十年,你的为人我很清楚,你就没必要玩这套了吧?钱,今天我一定要还的!你还有什么想利用的我,尽管说吧!”

    张利才一惊,不着痕迹地看了那个女人一眼,才说:“修平,你看你说的什么气话啊?我都说了,之前的都是在试探叶凡,并不是我专门跟他作对的。”

    “张利才,你别装了,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在试探别人,也在试探我么?别告诉你,你养的那些人也是在试探上面!”龙修平冷笑道。

    张利才的脸沉了下来,说:“龙修平,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明一点,我以后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龙修平心一横,说道。

    “很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么,你以后别想再做村干部了,我会撤了你的职的!还有,你儿子跟女儿在学校出了什么事,也别想我再帮你!”张利才冷笑道。

    “张利才,如果你敢动我的儿女,我不会跟你罢休的!”龙修平脸色大变,怒喝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会动他们了?龙修平,你别血口喷人,你知道诬蔑一个官员是什么罪行么?”张利才冷笑道。

    龙修平气得胸口不断地起伏着,红着眼说:“张利才,我在这里留下一句话,如果我儿女出了什么事,我不会跟你罢休的!别跟我说诬蔑什么的,这些年来,你害了多少人,真当别人就一点不知情么?我告诉你,你会有报应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到而已!”

    “放肆!”张利才怒喝一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视着他说:“龙修平,我也告诉你,在这江镇一带,我就是天!你敢跟我作对,那就等着承受后果吧!”

    “放手!”龙修平也怒了,虽然他一向软弱,但佛都会有火,更何况现在他还得到了叶凡的支持,对于张利才的惧意也减了不少。

    张利才也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心里有点震惊,缓缓将他放开,说道:“龙修平,你真是好样的!很好,将钱拿来,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龙修平将钱取出,放到了桌子上,说道:“钱在这里,欠条呢?”

    “欠条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你白痴啊!”张利才不屑地说。

    “欠条不给我,那怎么能证明我还清了钱?张利才,你别想屈我!”龙修平冷笑道。

    “我证明行不行?”女人突然开口说。

    “对不起,我不相信任何人的证明,我只相信字据!”龙修平摇头说。

    “你……好,利才你写一张字条给他算了,这种白眼狼,我看着都有气!”女人气得浑身发抖,说道。

    “好吧,我也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瓜葛了!”张利才冷笑着,随手就写下了一张字条。

    龙修平接了过来,认真看了一下,说道:“张利才,钱我还清了,如果你还想玩什么把戏,这张字条就是证据!好了,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几十年的同学情,也到此结束!”

    “滚吧,你这种乡巴佬也没有资格跟我有关系了!”张利才冷笑道。

    龙修平面无表情地退了出去,只是心里好痛,一直以来,他还以为张利才跟自己是好同学,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在他的心里,自己只是一个乡巴佬!

    “利才,你有点冲动了!”等到龙修平出去之后,女人有点不悦地说。

    “曼莉,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冲动,而是他根本就不上道!没事,不就是一条狗么,当他死了就成!而且这样也好,反正他都暴露了,以后也没有太多的价值了,还不如弃了,以后再偷偷养一条,那样还可能会成功。”张利才说道。

    “好吧,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以后要注意点,别再犯这错误了。”何曼莉有点扫兴地说。

    “嗯,我知道了。曼莉,别说这些了,我们上菜吧!吃完饭,我们去休息一下,好久没有跟你一起了!”张利才说道,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

    “你啊,别又是用药吧?”曼莉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当然不是了,我上次去看了一个神医,将病治好了,一会非让你爽死不可!”张利才邪笑道。

    “是就好,不过如果实在不行,用药也可以,关键是让我爽!”何曼莉荡笑一声,说道。

    都说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何曼莉也是快四十的女人了,在那方面的需求非常大,偏偏她家里那位又不行,就算是用了药也没用,体力的的不足,每次都只能扫兴结束。

    几年前开始,她跟张利才便勾在了一起,张利才虽然年轻不算小了,但体格强壮,技巧也好,让她一下子就迷上了,再加上张利才本身后面的势力,也让她不舍得离开他。

    “放心吧,一定会让你爽到底的!”张利才邪笑着,手也不老实了,在她身上游动了起来。

    “讨厌,一会服务员看到你就惨了!”何曼莉拍开他的手,嗔道。

    “怕什么,在这里谁敢阴我?”张利才一点也不在乎地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何曼莉虽然也情动了,但还是谨慎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