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村医 第五章 救了个美妇
作者:周氏天下的小说      更新:2016-04-21
    只不过,现在郑翠怡身旁有一个男人,正一脸贱笑地看着她,这个人叶凡也认得,正是冲沙村的恶霸狗蛋。

    “妹子,你想我干你什么呢?”狗蛋听了郑翠怡的话后,不但没有退缩,还笑嘻嘻地逼近一步,眼睛贼溜溜的扫向郑翠怡那雄伟的胸口,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华夏的文字实在是博大精深,这一个干字,就包含了不少意思,很显然,现在狗蛋这个干字,就是其中最让人浮想连翩的一种意思。

    “滚蛋!再不滚,我真喊了!”郑翠怡瞪着他说,虽然她也想男人,可是这狗蛋也太不像样了,不但人长得丑,而且那副模样简直就能让她作呕,真让他摸了,那晚上还不得做噩梦?

    她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媳妇,在村里还是有点厨威望的,村里那些男人平时看到她虽然也一副色相,可是并不敢真的动手,可是这个狗蛋并不是自己陈村的,而是沙冲村的恶霸,倒不会怕自己那个公公。

    “你叫啊?套一句星哥电影里的话,你就算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狗蛋得意地说,他早就侦察过了,在这个时间段里,只有郑翠怡会到这里洗菜,别的人早就洗过了,所以才会这么大胆。

    “救……”郑翠怡看到他越逼越近了,终于还是叫了出来,但才一出声,就让狗蛋一把捂住了嘴,虽说不会有人来,但狗蛋也怕万一,所以先下手为强。

    而狗蛋的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她的胸口,郑翠怡拼命地挣扎起来,极力阻挡对方,不过她力气跟对方比也太小了,眼看就要蒙难。

    水里的叶凡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虽然狗蛋是恶霸,以前的叶凡也不敢惹他,但他现在的力气奇大,相信应该可以打得赢对方的。

    于是,他猛然从水里跳起来,大吼一声:“狗蛋,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居然敢欺负女人!”

    看到水里跳出一个人,狗蛋先是吃了一惊,等看清了后,冷笑起来,喝道:“小子,不想死就滚蛋,不然的话,我弄死你!”

    叶凡也懒得再跟他多说,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对着他的面门便了一拳,狗蛋想不到他出招这么凶狠,吃了一惊,再加上手里抓着郑翠怡,竟然没有躲得开。

    “砰!”叶凡的拳头一下子打中了狗蛋的脸,痛得他叫了一声,松开了捂住郑翠怡的手,用手一摸,满手的血!

    他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就朝叶凡扑了过来,叶凡夷然不惧,脑子里出现了一套拳法,这是伏羲独创的武功,简单而有效,当年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洪荒的,现在用来打一个小混混,自然不在话下了。

    只是几招,狗蛋便让他打得痛叫不已,终于慌了,拔腿就跑,一直跑出了十几米,才回头说:“小子,我记住你了,以后有我好看!”

    “我艹,还敢硬嘴,我弄死你!”叶凡作势欲追,吓得狗蛋连忙转身狂奔,一转间就看不到人了。

    叶凡其实也没有去意思,就算追上了又能怎样,总不能将人打死吧?

    “谢谢你,小弟!”身后传来郑翠怡的声音。

    叶凡转过身去,看着她那千娇百媚的脸,心里一震,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吓得腿软了,郑翠怡现在还半跪在地上,而这个姿势,正好让他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叶凡今天特别容易冲动,几乎是瞬间,便有了反应,将那条紧身贴身裤瞬间弄变形了。

    偏偏叶凡自己没有感觉到,眼睛还朝着郑翠怡那雪白的一片看,而好死不死的,郑翠怡正抬起头来,也看到了他那无比雄伟的样子,顿时心跳加速,我的天,这不是自己日夜想念的么?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会,叶凡的耳朵灵,听到了远处有人声传来,便惊醒了过来,有点尴尬地说:“那个……翠怡嫂子,既然没有事了,我还是先走吧,该回家吃饭了!”

    说完,还没有等郑翠怡反应过来,便纵身跳到了河里,顺着河水飞快地游了下去。

    郑翠怡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心里既好笑,又有点失望,心说我还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呢,怎么就跑了?

    叶凡认识她,可她并不认识叶凡,因为叶凡只是一个学生,平时也不在家,所以她没有认出来。

    正想开口问,就听到一阵脚步响起,将她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站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公公和几个村里人跑过来了。

    “翠怡,你没事吧?”陈伟紧张地问。

    郑翠怡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眼神,淡淡地说:“没事了,刚才差点让冲沙村那个狗蛋欺负了,不过幸好让一个过路的小伙子吓跑了他。”

    “天杀的狗蛋,他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来,等明天我找他理论去,如果他不认错,以后敢出现在我们这里,就找人揍他!”陈伟气愤地说。

    “是啊是啊,那个狗蛋也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前几天听说他调戏了自己村里的小媳妇,没想到今天胆子大到这种程度,敢到我们这里来了!”另一个人也说。

    听着他们在那里不断地说话,但无一例外的,眼神都往自己身上瞄,就连自己那个身为村长的公公也一样,郑翠怡心里暗自冷笑,这些男人还真够不要脸的了,嘴里说别人不要脸,却没想到自己也是属于那一个档次的。

    恨只恨,自己那个该死的老公在跟自己结婚没到几天,就因为犯了事锒铛入狱了,还判了十几年,结果让自己只做了几天的女人,便守了活寡。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男人,包括自己的公公都对自己产生了兴趣,每每看向自己时,都是用带色的眼光看的,让她既害怕,同时又有点愤怒,同时心里还有点点的期待。

    只不过,她不是期待村里这些老男人,而是期待碰到年轻一点的,比如刚才的叶凡,那才是她想要的男人。